抖音大赛
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观点 > 内容

辛国昌:非洲猪瘟疫情对中国肉类生产的影响(上)

牧食记2019-07-21 11:39:55

阅读()

整个防控措施既要稳定生产,又要控制疫情,要妥善协调其间的关系,其中核心问题还是处理利益关系。
  生猪生产对于中国来说意义非常重大,因为全球大约一半的饲养量是在中国。借这个机会,我跟大家分享三个方面的内容:第一,介绍一下中国当前的疫情形势和非洲猪瘟防控的成效;第二,我们当前生猪生产和畜产品供应的基本形势是什么样的?第三,非洲猪瘟的发生对中国的产业格局和肉类结构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有些数据和观点可能和在座的有些代表掌握的不太一样,也欢迎大家讨论。
 
猪好多
  
  截止到7月3日,中国一共发生了143起非洲猪瘟疫情,其中有3起是野猪疫情。2019年以来中国一共发生了40起疫情,总体势头比2018年的后四个月是放缓的。目前我们有26个省份的疫区已经全部解除封锁,有6起疫情还在疫区封锁之中。
  
  非洲猪瘟疫情在中国发生以后,中国政府主要采取了四个方面的措施来控制疫情。第一个就是强化监测排查,做到早发现、早扑灭,及时控制。在140起家猪疫情中,我们主动排查发现的有90起,比例是很高的。
  
  第二个是果断处置疫情,防止疫情二次扩散。从去年8月份非洲猪瘟疫情发生以来,中国政府的生猪生产和疫病防控行业主管部门上上下下都一致行动起来,工作节奏特别紧张,就是双休日、节假日休息的时候也很少。每一起疫情基本上都要派工作组到现场去处置,防止二次扩散。
  
  第三项措施就是严管关键的环节,努力阻断疫情传播途径。关键环节现在在我们来看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个就是运输工具和人员的传播,我们出台了相关的规定来加强运输的管理,禁止生猪及其产品由高风险区调入低风险区;同时疫区要有一定的封锁时间,检测合格为阴性以后才允许调运。第二个是餐厨剩余物用来喂猪,以前这也是资源再利用的一种方式,是有传统的,但是很多养殖场户没有按照要求经过高温处理以后去喂,这样就形成了一个病毒传播的链条。所以我们现在正在加强这方面的管理,就是禁止未经高温处理的餐厨剩余物用来喂猪。第三个是屠宰环节的病毒传播。现在我们要求所有生猪屠宰企业都要开展非洲猪瘟病毒的自检,而且我们正在加强力量,派驻官方兽医进场检验监督。
 
猪好多
  
  第四项措施是加强对社会公众的宣传和解读,提振消费信心。中国的畜产品消费中猪肉占了很大的比重,如果处理不当,就会造成恐慌。现在可以明确地说,非洲猪瘟不是公共卫生安全问题,也基本上不涉及食品安全问题,因为它不感染人。所以我们要稳定生产、稳定消费,首先就要让公众都来了解非洲猪瘟是个什么样的病。
  
  如果对前一阶段工作进行总结的话,首先要肯定的一点就是我们的防控成效是非常显著的。可能有人说现在才143起疫情(编者注:截至2019年7月3日),是不是有瞒报的?这个我给大家解释一下:中国政府去年从中央财政拿出了6.3亿元用于非洲猪瘟疫情的扑杀补助,按扑杀一头猪补助1200元人民币来计算,就是为了维护养猪业生产。那么也不排除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可能有的地方或者养殖场户不上报疫情——这种情况现在不能绝对地把它排除。但是我想大部分情况我们是掌握的,而且中国政府的信息一直是公开透明的。
  
  如果大家再对比一下它的背景数据,就可以发现中国在非洲猪瘟防控过程中取得的成效。中国现在还有2600万个左右的养猪场户,包括小农户和大型的现代化养猪场,从最现代到最原始的生产方式都有。如果没有前期这样的工作力度,没有我们这种全民动员的体制,我想现在的局面肯定和大家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尽管对我们公布的数据大家可能有这样那样的看法,但是总体来讲,我们的防控成效是显而易见的,这是不能否定的。
  
  其次,我们在策略上一直在调整。因为中国以前没接触过这个病种,在防控过程中,我们也在不断地根据实际情况、根据反馈回来的效果,总结经验。一项政策的出台在中国涉及的面是非常广的,所以我们的调整过程也是循序渐进的,是很慎重的。比如说对生猪及其产品的调运监管,我们前后出台了四个规定,不断地在完善。一方面我们要把疫病控制住,另一方面要保障正常的生产流通。在疫情处置方式上,我们还出了非洲猪瘟应急实施方案2019版,其中有很多对原来的规定进行了完善和调整。比如说对扑杀范围,原来一旦发现有一头猪因为非洲猪瘟死亡,其3公里范围内的生猪要全部扑杀,现在我们把它调整为精准扑杀。很多企业由于这项措施的调整把生产损失降到了最低。还有比如说对解除封锁的时间,过去我们规定是42天,后来我们缩短为30天。
 
猪好多
  
  此外在监管环节上,大家知道控制疫情一般是从三个方面——传染源、传播途径和易感动物,对于传染源这一块的控制,我们的力度是最大的;对于传播途径这块的控制,比如说现在用餐厨剩余物来喂猪的问题,我们的管控力度也在逐步地加大,但是现在还有死角。包括运输的问题,现在有些地方政府在执行相关规定时矫枉过正。我们一直要求对非洲猪瘟检测阴性的合格的生猪,特别是种猪和仔猪,应该无条件地允许调运,但是一些地方政府在执行规定过程中做得不好,他们层层加码,等于调运这块限制得比较死。这个度没有把握好,造成有些企业的生产周转困难。我们前一时期也进行过相应的检查和督导,今后在这方面还要进一步加大力度,从而保生产、保流通。
  
  还有一个环节是易感动物。因为非洲猪瘟到现在还没有有效的疫苗,这一块就有赖于我们广大的养猪场户,要做到早发现、早清除。这在一些企业里已经开始实行了,大家也从中得到了很大的好处,看到了防控非洲猪瘟的这种希望,我们的养猪场户在这方面要进一步加强。
  
  最后归结起来,整个防控措施既要稳定生产,又要控制疫情,要妥善协调其间的关系,其中核心问题还是处理利益关系。我们也知道世界上很多国家为了控制非洲猪瘟,把全国的猪都给扑杀掉了,但这在中国是行不通的。我们必须得既兼顾眼前利益,又兼顾长远利益;既兼顾企业利益,同时我们有些规定必须得到严格执行,要兼顾社会利益,特别要防止企业出售染疫生猪产品这样的情况。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天兆猪业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