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观点 > 内容

从新的角度去尝试防控非瘟的设想!

尚果猪道2019-06-24 09:31:33

阅读()

当前养猪业毋容置疑的一个事实就是:非瘟问题,无论是热度还是出现的频率!用更俗一点的话来讲叫:以非之名,扯淡前行!
  当前养猪业毋容置疑的一个事实就是:非瘟问题,无论是热度还是出现的频率!用更俗一点的话来讲叫:以非之名,扯淡前行!
  
  有猪的在煎熬,没猪的在扯淡,不扯扯非瘟的话题,我们都不好意思证明自己是搞猪的,如果能扯出一点实用的东西,也是不错的!教练也很俗,那就扯上一点全新角度的尝试防控设想!
 
猪好多
  
  事实:
  
  无论我们愿不愿意承认,当前的事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尽管尚有一部分还在苦苦承受煎熬的猪场,我们不得不正视一个现实,那天会被光顾?损失会如何?未来会朝着那个方向发展?.........都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
  
  在这样的事实下,我们不得不反思我们对于传染性猪病,特别是新的传染性猪病的防控方案是否契合当前的猪场需求?传染源、传播途径、易感动物的防控思路没错,但结果呢?
  
  虽然在这个思路上我们取得了一些非常实用的经验及方法,但是真正的契合度和执行度呢?如果换一个角度再配合当前我们已经积累的经验,是不是会更好一些呢?
  
  逆向思维或许会为我们打开一扇新的大门,如何再结合当前我们花费巨大成本及代价换来的有效经验,是不是会更有效一些呢?
  
  新角度:
  
  从目前我们各地一线搜集的资料来看,非瘟是一种高度接触性、高致死率、发病相对缓慢的一种全新的烈性传染性猪病。
  
  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造成猪群的高死亡率?原因又是什么?这是值得我们去思考和探索的一个方向,也是一个全新的角度问题。
  
  为什么对于出现症状的猪群不建议治疗?其实大家都很清楚,无论是全身性的血管破裂、还是以脾脏肿大坏死、乃至肝、肺、肾的实质性剖检的共性事实来看,对于已经发病或者已经出现症状的猪群来讲,实质性器官损伤过于严重的猪是很难治疗成功的,即便是偶尔有个例成功,其对于一个经济动物来讲,其投入和产出比也是没有经济意义的。
  
  那么我们全新的角度就是:如何有效延缓或者降低这种全身性血管破裂及实质性器官坏死和肿大的结果呢?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及价值的方向,一旦成功,能大大的提升我们抗击非瘟的有效性和降低其防控非瘟的成本。
  
  我们发现,很多猪一旦出现症状,大部分从发病到死亡的时间在3—10天内,一旦扛过这个时间,比如15天以上,其存活的几率就开始上升,是不是事实?
  
  猜测:
  
  无论是烈性传染性猪病,在我们的猜测及认知中,造成其高死亡率的不仅仅是病原本身,而是其某些到目前尚未被我们清晰认知的一些病原性代谢产物,我们统称之为——毒素!
  
  用更俗的话来讲,比如埃希氏大肠杆菌代谢的毒素对于猪的实质性损害等等,那么我们的猪群感染非瘟以后是否也会代谢一些我们尚未知道的毒素呢?而这种代谢的毒素对于猪群整体的血液、免疫器官等损伤度较高,进而造成脾脏、肝脏、肾脏等实质器官的衰竭、肿大及坏死呢?
  
  既然在当前的大环境下,我们的战非策略实施难度较大,做为有益的补充和支持措施,对于现有猪群的某些功能强化,从猪群的耐受性提升及猪群在气血水平的提升乃至猪群自身的排毒、解毒能力提升做为辅助手段之后,会不会有效的延缓其发病时间?给猪自身提供一个相对有效的自我调节和抵御环境呢?
  
  比如从3-10天死亡,延缓到15天甚至30天甚至更长的时间,对于猪群的自我调节机能激活和抗争是不是更有意义呢?最不济,在这个延缓的区间内,也可以为我们的科研提供更精准的以结果为导向的实案呢?
  
  一旦找出了有效的方法甚至积累出有效的经验,加上我们在正常防控思维上的有效经验积累,全面的融合及不断的验证优化,是不是一种更值得投入和尝试的方向?
  
  从理论上猜测的话,假设我们的猪感染后其自身的抵御能力和耐受平衡点是5的话,如果短期内通过一些有效的方式和方法去做一些工作,使非瘟病毒在猪体内代谢的这些未知的有害毒素超不过甚至迟迟超不过5这个平衡点的话会发生什么?
  
  首先是发病甚至死亡的时间会延迟,让猪群有更长的时间去激活自身的自我调节机能,其次在不断的,超不过平衡点的不断刺激下,猪群的这种耐受平衡点可能会变成6甚至7......这又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呢?
  
  尝试:
  
  理论再有道理或者看似没有道理,最终还是要在实战中去验证期思路和价值的。扯淡亦是一个技术活,很多有效的经验源于偶然的扯淡与实战的验证!比如以前高热病中的放羊疗法、母猪不发情的运动尝试........到至今在防控非瘟过程中的降低密度、有效隔离.......是不是很多经验都是扯与尝试中出来的实用经验呢?
  
  当然,在当前的情况下,一味的去夸大甚至杜撰某些单点上的实效都是有问题的,而目前对于高度不确定的非瘟问题,只有从点到线、从线到面,从面到体的立体性防控思维才是最为有效的防控战略和方向。
  
  对于我们当前整个养猪业的困境来讲,制定契合自己猪场的防控战略远远比战术更重要。你5000头的母猪规模去照搬500头母猪规模的防控方案,500头去照搬50头的防控方案,都是不合适的,反之,亦是如此。
  
  故而,多与规模相差不大,有实战经验及实战结果的猪场交流,吸收和借鉴人家的一些有效经验,并吸收和优化,根据自己猪场的实际情况,制定出契合自己的抗非战略,丰满自己的战非方法,是非常重要的,也最实用的思路。
  
  方向不对,努力白费!方向正确,剩下的就是进行有效的筛选和以结果为标准的框架丰满,战略为魂,战术为肉,在不断的尝试验证中去丰满和优化自己的防控方案,才是最实用的。
  
  防非有四道防线,第一道是传染源、第二道是传播途径,第三道是易感动物,第四道就是我们的挽救方案。
  
  第一道和第二道在当前的大环境下我们要去做,但是很多猪场是做不到的,这是不争的事实,那么我们能看的见,摸得着的就是第三和第四,有准备的去防远远要大于没准备的去蒙更能提升我们防控小非的实效性。
  
  非瘟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伤害,也是契机!一次可能会颠覆我们这么多年养猪习惯和模式的契机!
  
  时间不语,会回答所有问题!
  
  猜测是为了扯淡交流,而尝试是为了验证猜测的最终实效性及价值!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从来不单单是靠猜测来实现的,尝试验证、不断优化总结,才是实现的最终途径!
  
  因此,新的角度只是设想,最终的价值还要看结果!结果何来?唯有务实的尝试方为正途!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天兆猪业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