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大赛
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观点 > 内容

非洲猪瘟之战:95万头猪的遗愿(下)

三耕天2019-04-04 15:06:01

阅读()

 如果病毒持续大规模的蔓延,将会对我国生猪养殖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因此,对于整个生猪养殖产业来讲,控制非洲猪瘟疫情的传播,是当务之急。
  3
 
  每一次大的疫情都使我们警醒,看到了存在的问题,才能不断地改进完善。
 
  如果病毒持续大规模的蔓延,将会对我国生猪养殖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因此,对于整个生猪养殖产业来讲,控制非洲猪瘟疫情的传播,是当务之急。
 
  如何做好当下非洲猪瘟的防控呢?我们从生猪产业链上的养殖屠宰等环节来看。
 
  在养殖上,养殖方式和规模的一些调整,可以极大地提高养殖场防范和对抗非洲猪瘟病毒的能力。
 
  首先,用餐厨泔水喂猪是绝对不允许的,这是原则性问题。国务院办公厅已经全面禁止了餐厨剩余物饲喂生猪。
 
  其次,推行适度规模经营,以“公司+农户”的模式,实行标准化养殖,改善猪舍的设计和选址,明确种猪的来源和质量,控制养殖密度,做好人员和车辆进出的消毒工作,完善养殖环节的生物安全措施。
 
  主产区和主销区二元结构已经并且还会长期存在,为了保障供应,跨区域的调运是不可避免的。目前,全国的生猪调运有着严格的限制,虽不鼓励长距离运输,但并不是“一刀切”的全部禁止,只是跨省的生猪调运会相对麻烦些。
 
  以安徽为例,一头来自外省的猪,要想进入安徽地界,是要经历“八十一难”的。
 
  首先要亮明身份——必须是来自规模化养殖基地的育肥猪,且这个养殖场具备一定的资质。
 
  其次要证明清白——抽样检测呈阴性,且这头猪的家乡必须未发生过疫情,或者是疫情全部解封的省份。
 
  最后就是坦白从宽——从哪来、到哪里去、谁家的猪、谁运输等等所有的信息都要明确出具,最后以“点对点”的方式调运。这还不算完,这头来自外省的猪到达安徽以后,还需要14~45天不等的隔离观察,只有确认了“没毛病”,才能跟安徽本地的猪们放心地厮混在一起。
 
  运输过程中车辆受到严格监管,车牌、运行路线、司机师傅,装车前和卸载后的严格清洗都在24小时全方位的监控下。交通部门和公安部门有权依法在当地设立各类检查站,发现违规调运生猪及生猪产品的,可以立即扣押处置。
 
  在屠宰环节上,根据有关部门要求,5月1日前,各地的生猪屠宰企业将面临全面清理,未取得排污许可证和不符合动物防疫要求的,需立即停产整改,7月1日前整改不达标的,将会被取消定点屠宰资格。
 
  最新的情况是,驻屠宰场的官方兽医可以根据实际,在生猪进入屠宰场前,以车为单位,采集全部生猪血液样品,均匀混合后进行检测。屠宰企业可以在畜牧兽医部门的指导下,建设符合要求的实验室,或者寻求有资质的实验室提供社会化服务,对入场生猪进行血液检测。屠宰过程中发现疑似非洲猪瘟典型病变的,会立即停止屠宰,确认病毒核酸阳性的,则需采取应急处理措施。
 
  据通报,截至3月19日,我国已有超九成的疫区解除了封锁,疫情发生势头趋缓。这表明,各项防疫措施是有效的。在猪肉供应上,今年的冻肉储备收储工作已经启动,解禁的主产区养殖户也在逐渐恢复生产,适当补栏。2月18日之前扑杀的95万头生猪,只占全国生猪年出栏量的0.14%,下半年国内的猪肉供给并不是大问题。
 
  近日,农业农村部印发了相关意见,提出了多项措施,支持生猪养殖场尽快恢复生产,保障市场供应,针对特殊时期各地生猪产业链的市场预警、疫情的优化处置、调运的监管都有了更加明确的行动指南。
 
  但从全球疫情状况来看,要想根除非洲猪瘟病毒,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猪瘟、O型口蹄疫、蓝耳病和其他猪流行病也不时困扰着生猪养殖产业。
 
  我国养殖业发展很快,但发展底子薄,人才、技术还没有跟上,所以一些动物疾病一来,就会暴露出一些问题。但是每一次大的疫情,也使我们警醒,看到了存在的问题,才能不断地改进完善。
 
猪好多
 
  4
 
  从长期来看,产业提档升级、建立新的风险防范体系,是保障国民“肉罐子”安全必须要做的事情。
 
  即便非洲猪瘟走了,或许还有其他的情况出现。从长期来看,产业提档升级、建立新的风险防范体系,是保障国民“肉罐子”安全必须要做的事情。
 
  随着防疫和环保要求的趋紧,对小养殖户来说,面前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主动升级,要么被迫退出。主动升级就是提高环保和防疫能力,适当扩大养殖规模,而泔水养殖户则需尽快淘汰出局。
 
  对于规模养殖企业来说,除了建立更加规范的生物安全体系之外,可以从产业链上出发,将饲料生产、生猪养殖和屠宰加工三个环节整合到一个公司体系中运营。这种产业链的整合,可以简化流通环节,降低各环节之间的无序性和不可控性。
 
  山东鼓励“集中屠宰、冷链运输、冷鲜上市”的模式,变运猪为运肉,在保障市场供给的同时,推动生猪产业转型升级。这在全国范围内,是可以行得通的,但需要更多冷链环节上的保障,肉类的冷链物流发展或将迎来一次难得发展机遇。
 
  目前我国养猪业的主体依旧是小农户,这股力量亟待被纳入到产业政策扶持体系当中去,形成小农户与规模企业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机制。比如说,在生猪主产区,不妨分工合作,规模公司负责高风险仔猪生产,散户进行低风险的育肥生产,“公司+小农户”的形式可以有很多种,但一定是朝着更加规模化、集约化、标准化的方向。
 
  在养殖布局上,不论是生猪养殖、猪肉供给,或是疫病防控,都需要进行区域性的调整,终止以往流行的“南猪北养”模式,在守住生态底线的前提下,一定程度地恢复南方水网地区的生猪养殖。
 
  我们可以从《全国非洲猪瘟等重大动物疫病区域化防控方案》征求意见稿中看到,全国或将分为北部、西北部、东部、中南部和西南部5个大区,各区域内的动物疫病防控、生猪及其产品的调运、相关产业的布局都将进行统一的规划和管理,使区域内生猪供应需达到平衡,实现供给的本地化,减少跨区调运。当疫病在某一区域发生时,区域内的联防联控和及时隔离,可以减少疫情在更大范围传播的可能性。
 
  近日,在中国农科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国家非洲猪瘟专业实验室,赵东明、刘任强等人成功分离了我国第一株非洲猪瘟病毒,对其感染性、致病力和传播能力等生物学特性进行了较为系统的研究。这也就是说,我们对非洲猪瘟的了解更近了一步,或许,我们离非洲猪瘟疫苗的研发又近了一步。
 
  消灭非洲猪瘟病毒道阻且长,我国生猪养殖产业如果能够在这次危机中,看到自身的问题,及时调整,重新出发,想必那些被扑杀的猪也能够安息了。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标签 : 95万头 遗愿
天兆猪业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