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大赛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点评 > 内容

如何有效降低母猪中招,这几点实战经验值得借鉴!

尚果猪道董广林2019-03-22 10:22:56

阅读()

在非瘟威胁之下,如何保住自己的母猪群或者面对最坏的结果,损失能有效的降低到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才是最现实,也最具参考价值的务实之选。
  这几个月来,我们已经认清楚一个事实:如何保住自己的母猪群或者面对最坏的结果,损失能有效的降低到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才是最现实,也最具参考价值的务实之选。

猪好多
 
  认知:
  
  无论你愿不愿承认,现在依然有未中枪者,亦有中枪后损失极低者,更有中枪后损失惨重者,还有豪赌勇士被反复肆虐2-3次甚至更多的奇葩案例
  
  对于我们大多数猪场来讲,当我们开始尊重这种事实案例,并去真正专注的研究这些案例,并找出一些共性的、与自己猪场实况相差不大的、损失较小的案例做为参考对象的时候,我们已经走对了方向。
  
  应激诱因,易感动物这两个环节做的相对有质量,且所投入的经历和定位精准是其尚未中枪或者损失较低的共性特征。在传染源、传播途径上的投入,是契合自己的、能做到的尽量做好,不过度的去押宝也是很现实的共性特征。
  
  我们的认知标准很简单:喜欢把重心放在对于有结果的案例上进行深入的分析及筛选研究,特别是损失较小和损失较重的进行了一些研究,并在这种研究中得出的一些真实经验和观点分享给大家。
  
  希望能给大家带来一些有用的参考。
  
  事实:
  
  任何传染病的发生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诱因及致病病原超出了动物本身的耐受极限,进而造成的一种攻守失衡的事实。
  
  我们大家如果是做一线临床的,你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那就是所有的中枪案例中,损失最大的猪场都有以下几个特征:气温突变、注射应激较大的疫苗、配种后、产后、母猪群长期非特异性免疫力低下...........这些共性的特征。
  
  一旦中枪,不同的处理思路和方式其最终的损失率是不一样的。那些一旦发现有疑似病例出现,在半月内及狠心淘汰或者无害化处理到位的,损失相对较低。
  
  且在这个过程中,能有效的降低各种应激因素的发生及影响,并能很快的淘汰体质相对较弱,短期内提升猪群耐受水准的猪场,损失相对较低,甚至可以短期内通过系统的、契合的方案和执行,把损失降低最低,进而维系到一个相对平衡的正常健康状态。
  
  我们可以去现场看那些养殖比较密集的地区,最容易找到这种案例,甚至可以找到附近邻居几家甚至多家都清栏的情况下,依然还未中枪或者即便中枪已经耐过的猪场真实案例。
  
  理论猜测:
  
  按照我们的猜测,可能有两个因素造成了这种显现:第一种就是猪群的耐受力不变甚至也降低了一些,但是通过有效的基础改进和漏洞修补,摄入的致病量得不到有效的增殖,干不过猪群自身的耐受力上线,进而处于隐形中枪状态。
  
  第二种是摄入的致病量得到了快速的增殖,进而超越猪群自身的耐受力,或者在应激等不利因素的诱导下,打破了这种平衡,进而被攻陷而出现临床症状。
  
  在我们研究的众多案例中,一旦发现有临床症状的,最好的方式是进行比较狠的无害化处理,而不是治疗,因为到目前为止,治疗成功的概率真的很低,无论是从病原净化的风险角度还是成本等方面考虑,建议放弃治疗。
  
  在这样的猜测下,我们做了一个大胆的应对措施,那就是从几个节点上去做一些工作,进而在不断的观察和总结中完善及持续的优化。
  
  既然有些东西我们左右不了,“抑攻助守”的思路是值得尝试的。
  
  抑攻:
  
  病原的做为进攻方,首先要有一定的入侵数量、质量和有效通路才能一个个攻破我们建立的防线。
  
  在进攻的过程中,不但需要有通路,还要有适宜的增殖环境,当我们把这些通路一个个的找出来,设立些路障、并把这种环境搞成不利于病原增殖的环境的时候,是不是一种有效的抑病原攻击的有效措施呢?
  
  比如我们长提的生物安全、拉猪车、人员、饲料车、饮水、呼吸、采食环节等等,按照理论上讲,做为猪场在饲喂环节和饮水环节做些抑制的措施是完全可以做到的,比如酸化剂的饮水,脉冲式的饮水,建立一个不利于病原生存和增殖的环境,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另外对于尿液、粪便、环境卫生上的外部有效处理及猪自身内部的一些措施,建立一个相对有效的抑制内外环境,真的很难吗?
  
  抑攻是在病原层面上的细节性系统工作。
  
  助守:
  
  母猪群对于致病源和内外的不利环境都有自己的耐受力的,我们称之为守!对于任何一种致病源,每个猪场甚至具体到个体的每一头猪,其真实的耐受力和水准是有差异的,甚至会存在极大的差异。
  
  这点从我们养猪这么多年的经验上是可以得到有效验证的,即便是再厉害的致病源,猪的发病先后顺序、耐受过程、最终损失都是存在差异的,这些与猪自身的调理和抵御能力是有直接关系的。
  
  耐受力不一定是抗体,也可能是母猪自身的某些强大抗逆功能!只不过从理论和实验室中我们尚未发现罢了,不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耐过的猪坚强?在事实面前,口水战是没有意义的,尊重事实才是做研究的基本态度。
  
  当我们能通过一些方式有效的提升猪群的这种耐受力的时候,就能达到助守的目的。也就能有效的降低中招的几率或者损失。
  
  助守的方式有很多:增加母猪的福利,比如运动、比如活动量、比如新鲜有质量的呼吸和卫生环境、比如降低应激的程度和频率、比如不做过多的压榨..........这些都是行之有效的、基础的助守思路和实用经验!至于选择产品和药物方案,那只是补充的调理环节,是排在基础环节之后的选择,切记这种逻辑上的认知顺序。
  
  调理:
  
  ‘’抑攻助守‘’是一种认知层面上的思路和选择,要想完成这个目标,调理是常用的方式,调理调理,是在有理的基础上进行调剂的一种手段,其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削弱进攻方,强化坚守方的一种手段。
  
  当我们不可避免的要面临威胁的时候,第一个选择是通过有效的方式削弱进攻方,其次是强化坚守方的能力,在这个过程中,一切实用的、契合的、有效的手段我们都是需要考虑的。
  
  调理的方式有很多种,契合自己的、实用的、有效的才是我们遵循的标准:为什么对于这种急性病我们的损失会那么高?其实与实质器官的损伤度太大和败血症出现的过快有直接关系的。
  
  那么这种病原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是什么样的途径去损害这些实质器官或者造成快速的败血症状的?按照我们的猜测,最大的可能就是病原在体内大量增殖的过程,代谢的某些有害物质毒性太大,进而造成了实质器官的快速破坏及严重损伤,进而造成快速的死亡。
  
  所以,在调理的过程中,我们一方面要有效的抑制这种病原的增值速度,另外就是提升猪群的本身耐受力和实质器官的功能,特别是肝肾的代谢及解毒功能增强,肠道到的排泄功能、增强猪群的气血水平等等这些有效的、系统的方案和方法切入,并在不断的筛选和践行中总结及完善优化,才是最适用的调理思路。
  
  从问题的出现到问题的解决,不在于我们讲的多有道理!而在于通过我们的务实践行,能在践行中做出多少有效的结果,哪怕是一点点,也是一种价值,当着一点点积累的足够多的时候,就是一种从量到质上的变化!
  
  思路的最大作用是解决方向问题,其实用价值是在不断的践行筛选过程中根据真实结果做不断的修正和完善优化,进而找出一套契合自己的实用母猪饲养标注和方法!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天兆猪业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