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点评 > 内容

降低造肉成本,提高竞争力,养猪企业还有哪些“手法”?

今日养猪2018-10-07 21:08:54

阅读()

近期猪价行情持续低迷,降低成本对养猪企业的生存更为重要,养猪企业该如何有效降低养殖成本,提高企业的竞争力,在日益激烈的市场上求得一席之地?
  近期猪价行情持续低迷,降低成本对养猪企业的生存更为重要,养猪企业该如何有效降低养殖成本,提高企业的竞争力,在日益激烈的市场上求得一席之地?本文就“降低造肉成本,提高养猪企业抗风险能力”主题分享观点,希望能为大家提供一些建议。
  
  1 猪价持续低迷,谁胜?
  
  面对低迷的行业,究竟是规模大的猪场还是规模小的猪场能坚持到最后?有的观点认为规模大的猪场能挺过去,规模小的猪场可能看不到曙光。也有观点认为行情不好,规模大猪场必死无疑,规模小的猪场好调头反而能走到最后。
  
  我国存在规模不经济的问题,即当生产规模扩大时,开始为规模经济阶段,继而为规模经济不变阶段,如继续扩大生产规模,在超过一定限度之后,便会产生种种不利,使同种产品的单位成本比原来生产规模较小时提高,从而形成规模不经济。它表现为规模收益递减,即生产规模扩大后,收益增加的幅度小于规模扩大的幅度,甚至收益绝对地减少,使边际收益为负数。人们通常认为企业规模越大,成本越低越赚钱。但如果企业规模不经济,规模越大,成本越高越反而不赚钱。这涉及到最佳企业规模的概念,最佳企业规模是指在一定的生产技术组织条件下,为了满足社会需要,通过根据适宜规模计算的各种规模方案的比较鉴别而确定的企业实际最佳规模。这样的规模未必是大规模。中小企业只要规模适度就能够存在和发展。
  
  从比例来讲,大小企业都一样,规模大的体量大,规模小的体量小。按照比例才能反映一个企业的问题所在。很多企业存在着规模不经济的问题。企业摊子铺得很大,原料、人力、各种成本都很高,各种浪费也随着而来。
  
  行情不好,最终资金充足的企业能够取得成功吗?短期内资金充足的企业能够取得成功,赢在资金充足。这涉及到企业资金链的问题,资金充足的企业资金链不容易断,企业如果能够保证自己的资金链不断,钱不用很多也能成功。所以在行情低迷的时候,如何保证企业的资金链不断是最值得我们思考和关注的问题。
  
  有技术、有人才的企业能够取得成功么?有技术、有人才,但是员工不出力也无济于事。有技术、有人才的企业方向走反了,造成“南辕北辙”的局面,只能死的更快。本人认为,企业要具备资金实力,适度的规模,有技术、有人才,更重要的是有先进理念且付诸于行动,才能够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思想理念落后的人终将把企业带入万丈深渊。
  
猪好多
 
  2 每个企业都是独一无二的
  
  我们经常能看到两个猪场之间进行竞争,他家猪场PSY达到23,我的猪场PSY也要做到23。养猪企业各种生产指标不断努力,究竟要不要朝这个方向努力?答案是肯定的。能否把这些生产指标纳为本企业的目标?本人认为要根据企业的特点量身定制。因为每个企业都是独一无二的。首先每个企业的规模不同,规模小的猪场无法与规模大的猪场比较PSY、MSY、管理费用等。小规模的猪场管理费用低,PSY低。规模大的猪场财务成本高,管理费用高。规模大小不一是无法比较的。即使猪场规模一样,地址位置也不一样也没有可比性,如东北区域和南方区域养猪也会相差很多。即使猪场规模、地理位置一样,每个猪场设施设备、厂房设计、设备新旧程度也是不同的。即使猪场规模、地理位置、设施设备都一样,每个场的资金状况也是不同的。有的猪场资金充足,财大气粗。有的猪场资金不充裕,做事谨小慎微。除此之外,不同猪场猪的品种、员工饲养水平也是有差别的。这些都对我们的管理指标有影响。最重要的是理念有差别,两个人都不能统一思想,何谈两个猪场的员工呢?每个企业规模、管理指标都是不同的,没有可比性。
  
  3 各企业都有自己的最经济管理指标
  
  养猪企业各项管理指标也有“最经济”概念,比如洗衣服,10件衣服只要1勺洗涤剂就够了,那1勺洗涤剂就是“最经济”的。如果使用半勺虽然省钱但是洗不干净,可能还需要再洗一遍,不仅水用得多且时间浪费也不经济。连洗涤剂都有“最经济”的计量,“最经济”的浓度。再比如汽车也有最经济的运行速度,通俗来说,就是车辆油耗最低时的车速。不同车型的经济车速也会有所不同。如果车速过低,活塞的运动速度低,燃油燃烧不充分,导致油耗增高;如果车速过高,进气速度会加大进气阻力,风阻系数会加大,导致油耗增高。养猪行业也是同理。设备达到更换年限要及时更换,否则运行、维护成本更高。在养猪过程中只有各项指标达到“最经济”,造肉成本才最低。企业管理各项指标都有“最经济”概念,要把这个概念贯彻到实际中。
  
  4 造肉成本反映养猪企业综合盈利能力
  
  造肉成本是各项管理指标综合作用的结果,是反映养猪企业盈利能力最直接的指标。企业各项管理指标之间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为了降低造肉选择价格低的饲料会带来猪饲养周期长,猪的饲养周期长,占用的固定资产的问题。成本无疑增加。同时资金的占有更高,包括死淘,防疫费用、管理费用、人力成本及财务成本相互制约的。不要从单一角度看成本,如果猪价低迷的时候,企业就很可能出问题。
  
  5 降低造肉成本的主要措施
  
  如何降低造肉成本?可以从降低劳动力成本、降低固定资产折旧、降低管理费用分摊、提高饲料转化率、降低种猪费用分摊、降低死淘费用分摊、降低防疫费用分摊及做好鼠害控制工作这八大主要措施入手。
  
  第一降低劳动力成本。猪价行情不好,首先想到的措施是裁员,企业的通过裁员降低劳动力成本。裁员是企业人力资源管理中的一部分,是企业优胜劣汰、推陈出新机制的内在要求。裁员就一定有效果?假如在行情好的时候队伍已经很精干,行情不好的时候还要选择裁员?以牺牲员工利益来换取企业短期利润的行为往往会适得其反,引起企业、经济市场、甚至社会的负面效应。即使能裁员,给企业带来的副作用太大,造成人心不稳。企业想要得到长远的发展,离不开一群坚定不移的员工作为后盾。管理更多的是在管理人心,需要企业管理者的努力,所谓人心所向。当你把人心管理住,人员就管住了。
  
  第二降低固定资产折旧。一旦设备投入运行,固定资产折旧就变得很难。假如一家猪场设计产能是年出栏一万头商品猪,但实际出栏只有5000头,那没出栏的5000头应该算在在固定资产折旧。还有的观点说当行情不好,采取缩减规模减少成本。当企业资金不充足时,缩减规模是不得已为之。当企业资金充足,缩减规模带来的问题是固定资产折旧的分摊费用增加。
  
  第三降低管理费用分摊。企业规模大,所需的管理人员多,尤其是规模猪场聘请都是职业经理人,职业经理人待遇相对高一些。当企业要降低管理费用时候,把高管的待遇降低很可能会带来出工不出力的现象。或者把高管裁掉,很可能出现技术力量不够的局面,难免会带来其他的意想不到的后果。
  
  第四提高饲料转化率。行情不好如果采用价位低、饲喂效果比较差的饲料,甚至有的猪场通过给猪饲喂牧草、饲喂青饲料降低饲料成本。当采用劣质饲料时,饲料中的霉菌毒素可能超标,由霉菌毒素带来猪群抵抗力下降,疾病爆发的风险会增加。降低饲料成本不能选择劣质饲料。
  
  第五降低种猪费用分摊。行情不好时候,别的企业母猪在10胎淘汰,假如你猪场的母猪10胎产仔数仍然很好,繁殖率很高,可以选择不淘汰。假如母猪5~6胎产仔就很低,还留着生10胎肯定有问题。要分析、判断猪场的问题所在,不能盲目跟风。
  
  第六降低死淘费用。降低死淘费用很重要,有些猪场比较极端,谈及蓝耳病,就要做蓝耳病的净化、猪瘟净化、猪伪狂犬净化等一系列净化。要把这些疾病通通净化。是否可以?答案是可以的,疾病净化之后死淘率是确实降低,但付出的代价非常高。空气过滤、水源消毒、饲料消毒等会让生产成本上升。
  
  第七降低防疫费用分摊。很多企业做什么都要讲数字化,甚至把防控费用包干,具体到一头猪防疫费用不能超过50~60元。1头猪降低20元的防疫费用,造肉成本降低多少?平均1千克分摊2毛钱,为了降低2毛钱的的造肉成本,猪场面临的是更多的疾病风险,甚至饲养周期延长。猪场防疫费用包干的情况不可行,如果没有疫情50块钱的防疫费用可能够,但是如果出现大的疫情50块钱肯定不够。
  
  第八做好鼠害控制工作。鼠害给猪场带来的危害非常大。鼠类繁殖速度很快,每只雌鼠每年平均繁育44.5只幼鼠加入种群,一对成年老鼠一年会有1.5万只后代,俗话说“老鼠一公和一母,三年三百六十五”。留下一对老鼠,一年生下一大堆老鼠,对猪场的危害巨大,首先是饲料的浪费,其次是老鼠具有破坏性,啃咬猪场的设备,不仅增加维修费用,还会影响生产的正常进行。还有老鼠是许多自然疫源性疾病的贮存宿主,传播猪瘟、猪口蹄疫、猪伪狂犬、地方性斑疹伤寒等多种疾病。
  
  6 养猪企业的各种最经济管理指标
  
  众所周知,收入等于利润减去支出。有的观点认为想增加利润就要增加收入。有的观点则认为增加利润要降低支出也。当你收入增加的时候,可能要付出更大的支出才能支撑你的利润。如一个猪场实际年出栏1万头商品猪,要实现11000头商品猪就需要增加栏舍、人工、饲料等。收入增加可能支出相应的增加,才能实现收入的增加。另外一方面,支出减少可能带来的是收入也会减少。如养猪要减少成本,我把取暖一项减去,那么成活仔猪相应少,收入就随之减少。劳动力成本、固定资产折旧、管理费用分摊是否越低越好?劳动成本降低涉及到裁员,丢了人心。固定资产折旧成本降低了,该用好的设备不用,导致饲养过程延长,增加劳动力。管理费用降低,把公司高管辞退,结果管理一塌糊涂,病猪死猪更多。
  
  养猪企业各项管理指标有一个“最经济”的指标,劳动成本不能无限降低,要有一个最适合的“度”。管理费用也有一个“最经济”的成本。太高级的人才费用太高,太低档的人才管理跟不上。只要适合企业的人才才是经济的。当劳动力成本、固定资产折旧、管理费用分摊、饲料转化率、种猪费用分摊、死淘费用分摊及防疫费用分摊等各项指标最经济的时候,造肉成本才最低。每一辆汽车都有最经济的行驶速度,每一家猪场也都有最经济的管理指标。企业不要照搬其他家,核算出本场最经济养殖指标并执行。企业抗风险能力最强,造肉成本控制在最低。
  
  7 这些理念影响企业抗风险能力
  
  1)通过血清学检测来评估疫苗效果。每一种疫病都有合理的方法检测,不能每一种疫病都有同一种方法检测。如猪伪狂犬,很多人会检测疾病总抗体,检测疾病总抗体对不对?有没有必要?是检测疾病总抗体更好还是检测GE还是GI抗体的阳性率更好?另外很多人做血清学实验仅凭一次检测报告来判断是否有问题是不够科学严谨的。
  
  2)强调病毒株变异,忽视血清型相同的问题。很多人说我们国家的猪瘟病毒发生变异,我国相关单位做了研究,我们国家的猪瘟确实发生变异,但是现在使用的猪瘟疫苗还是对猪瘟有着很好的防控。说明这些变异不足以产生体积形的变化,导致现在的疫苗无效。最近也有人说我们国家的猪伪狂犬病发生变异,出现超强毒。近几年从基因学分析来看,我国猪伪狂犬病基因变化并不大。还是很稳定的。抗原抗体,免疫保护是按照血清型的,基因型的变化是小的,血清型的变化是大的,如果基因型的变化不足以导致血清学的变化,同一个血清型类和各个病毒毒株之间都有很强的免疫保护力。过分的强调毒株的变异,而忽视血清型,只能让我们的工作越来越复杂,越无效。
  
  3)不重视蓝耳病在猪病防控中的地位。中国猪病复杂的根源就在于蓝耳病,我们要重视蓝耳病的防控,当蓝耳病防控不好时,猪瘟、猪伪狂犬、PCV2都难以控制。如果猪场蓝耳病防控不好,不会有很好的造肉成本,不会有很强的抗风险能力。除非做蓝耳病净化,但是我国做蓝耳病净化不实际,要实现彻底蓝耳病净化要花多少代价?要花多少成本来维持猪场蓝耳病阴性?一旦蓝耳病阴性猪场感染了蓝耳病,损失有多大?我认为目前中国的状态,还不太适合做蓝耳病的净化。如果说净化只能说是无限接近净化,通过疫苗的驯化来达到蓝耳病的净化是可行的。
  
  4)不认为防好其他疫病有利于PED的防控。2018年腹泻是造成仔猪死亡的头号疾病,根据我们技术服务团队调研,如果猪场蓝耳病、猪瘟、猪伪狂犬病、猪圆环四大疾病控制不好,想有效控制腹泻很难。而当PRRS、CSF、PR、PCV2免疫到位后,PED的问题可迎刃而解。
  
  5)基因工程高科技疫苗是否就是好疫苗?市场上各种概念炒作很多,作为疫苗使用者,不要过分关注疫苗所采用的生产工艺或佐剂。安全性、有效性、稳定性才是疫苗的评判标准。当人类或者动物感染了某种疾病,就获得了这种疾病的抵抗能力,当感染的毒力越强,我们的抵抗力就越强。当疫苗的毒力无限接近野毒,保护力越强。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天兆猪业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