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大赛
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观点 > 内容

仇华吉:非洲猪瘟是一种可管理的疫病

仇华吉2019-10-18 08:46:00

阅读()

另一方面,现阶段我国生猪数量减少,短期对我国居民消费造成了负面影响,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是净化猪群主要疫病的最佳时机。因为从长远看,净化成本永远最低!
  眼下,猪价高涨,政策加持,加上一年多的抗非历练,让很多养猪人从怦然心动,到悄然行动,开启了复养之路。此刻,且不论非洲猪瘟威胁下的复养胜算几何,如履薄冰的忐忑是一望而知的。面对非洲猪瘟,都说“防非千万条,生物安全第一条”,除此之外,在抗击非洲猪瘟的过程中,有的猪场消失了,而有的猪企趁势崛起,个中经验教训也值得反思。痛定思痛,目前最有效的防控非洲猪瘟策略是什么?拨云见日之后,有哪些实用技术是切实可行的?……本期专题——“抗非大家谈”特邀数位行业大咖、实战专家围绕“抗非”的话题,道出肺腑之言,希望大家能从中受益,有所启发,对非洲猪瘟的防控有所帮助。
  
仇华吉
  仇华吉(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研究员)
  
  仇华吉,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猪传染病研究室主任、猪烈性传染病创新团队首席科学家,主要从事猪瘟、非洲猪瘟和伪狂犬病相关的基础和应用研究。
  
  非洲猪瘟的确很凶残,杀伤力极强,但它并非无懈可击。它有短板和软肋,就是“三怕”(怕高温、怕干燥、怕强酸强碱)和高度接触性传染。故而我将其比喻为“坐在轮椅上的冷血杀手”。因此,不要把它妖魔化。
  
  与其说非洲猪瘟是天灾,不如说它是人祸。说它是“人为的疾病(human-made disease)”,毫不夸张。从这个意义上讲,它是“可管理的疫病(manageable disease)”,并不过分。因此,人是非洲猪瘟防控的最大变量,是防控成败的关键。加强对各种风险因素特别是对人的精细化管理,才能做好非洲猪瘟防控。
  
  我很早就提出了防控非洲猪瘟的“九字”方针:高筑墙、养管防、胜者王。目前现地已经探索出很多有效方法和策略,包括实体墙、小单元、降密度、防范性淘汰、管道通风、抗应激、防便秘、全价均衡营养、发酵饲料、酸化剂、臭氧水、补血益气类中药等,需要认真总结和推广。
  
  当前无商品化非洲猪瘟疫苗可用,我们不能等、靠、要,更不能坐以待毙,唯有依靠基于生物安全体系的综合防控。生物安全体系不是对付非洲猪瘟的权宜之计,而是今后防控已有和新发疫病的强有力武器,应成为规模化猪场的“标配”。做好生物安全,同时加强饲料营养、环境控制、饲养管理、日常免疫接种,提高猪群健康度、舒适度,非洲猪瘟是可防可控的!需要指出的是,疫苗不是万能的,一个不安全的疫苗犹如饮鸩止渴。即便是将来非洲猪瘟疫苗上市了,并非万事大吉(可能还要接受疫苗的若干副作用!),依然要坚持依靠严格的生物安全,同时做好饲料营养、环境控制、饲养管理等,实行系统性、综合性防控措施,才有可能控制和根除非洲猪瘟。
  
  非洲猪瘟固然是中国猪业的一场劫难,也是对我们过去过于依赖疫苗和药物、漠视生物安全的惩罚!因此也是养猪业转型升级、浴火重生的契机!
  
  另一方面,现阶段我国生猪数量减少,短期对我国居民消费造成了负面影响,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是净化猪群主要疫病的最佳时机。因为从长远看,净化成本永远最低!在净化非洲猪瘟的同时,尽早实现《国家中长期动物疫病防治规划》确定的目标。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天兆猪业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