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邦集团
广告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点评 > 内容

养猪巨头们的“钱袋子”空了吗?天邦、大北农加码养猪板块 意在“补血”吗?

长江商报 2022-06-12

阅读()

养猪巨头们的“钱袋子”空了吗?近日,天邦股份、大北农不约而同地发布了募资计划,欲募资超20亿元加码养猪板块。

养猪巨头们的“钱袋子”空了吗?近日,天邦股份、大北农不约而同地发布了募资计划,欲募资超20亿元加码养猪板块。不过,需要关注的是,养猪仍在持续亏损,今年一季度上市猪企资产负债率达到65.4%新高点。两大巨头选择此时募资,是为缓解现金流压力还是为新一轮“猪周期”准备筹码?

 

 

加码养猪板块 意在“补血”吗

 

持续亏损加重了上市猪企的资金压力,募资或是当前缓解资金压力的“补血”方案。

 

银河证券数据显示,2021年17家上市猪企资产负债率均值61.52%,同比增加13.9%。而今年一季度这一数据上升为65.4%。其中,正邦科技、傲农生物、天邦股份的资产负债率超80%。

 

天邦股份表示,将募资不超过28亿元用于建设数智化猪场升级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募资数额达到上市以来的最高值。同一天,大北农也表示,将募资22.6亿元用于饲料生产项目、种猪养殖及研发项目、总部创新园区建设项目、信息化系统升级改造项目及其他项目。

 

需要关注的是,养猪仍在持续亏损,今年一季度,天邦股份、大北农均有上亿元的亏损。此时加大募资力度意欲何为?“上市猪企当前发布募资计划,或是为了缓解现金流压力,保持正常生产,高资产负债率的企业也可熬过‘猪周期’底部。”

 

国内某上市猪企相关负责人则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也可能是为了在当前生猪价格低时融资逆势扩张,在新一轮‘猪周期’中占据先发优势。但目前生猪价格走势尚不明朗,此时逆势扩张更像是一场‘豪赌’。”

 

天邦股份在声明中表示,募资目的之一是投资猪场建设及满足公司业务规模扩大对营运资金的需求。但天邦股份相关工作人员此前对记者表示,公司产能较为充足,暂不考虑收购猪场等扩产方面的计划。

 

与天邦股份相比,大北农的募资或更显得审时度势。在大北农此次的募资项目中,养猪项目资金占比仅10%左右,最主要的是饲料业务。大北农在近期的机构调研中表示:“公司的饲料产业是基础是核心,养殖产业是有益的补充,而种子产业是突破。公司的工作重心和资源倾斜在种业,养猪排在第三位。”大北农方面也对自己表示,今年公司产业发展上更加突出生物技术和作物育种等产业,提高创利能力。

 

此轮募资的资金投进去经济效益如何衡量?记者就此采访天邦股份、大北农,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养猪是重资产投入,无论增发、转债,还是借款,都无法从根源上解决企业面临的现金流压力。”一位中小规模猪企创始人对记者坦言:“若利润累计为负最终将会侵蚀净资产。融资是资本市场上保住资产的一种方式,当前对猪企来说只有保得住资产,方能谈得上扩张。当前融资或都是为了弥补亏损,先保住资产再说其他的。”

 

 

 

融资能如愿吗

 

值得关注的是,猪企在亏损下的融资“算盘”也存在“落空”的风险。目前,上一家抢先提出募资计划的牧原股份定增预案还未获得证监会批复。

 

“仍在亏损的猪企都能想到在现金流承压时融资,关键是融资之后有没有收益。”上述国内某上市猪企相关负责人说:“监管机构也要考虑融资之后的钱会不会‘打水漂’,比如猪企融资建猪场对企业来说能降低多少成本、投入的资金进去能带来多少收益?如果企业目前亏损太严重,没有足够的经营实力,融资方案便很难通过。”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21年下半年起,生猪养猪行业已公布了超过10起募资方案,总募资金额超过200亿元。但截至目前,被批准的方案寥寥无几。生猪养殖行业出栏量排名前四的上市猪企牧原股份、温氏股份、正邦科技、新希望均有发布融资计划,其中“补充流动资金”成为募资最主要的目的。今年5月,巨亏的正邦科技终止部分募投项目、将前期已用于暂时性补流的资金直接转为永久性补充流动资金。

 

目前,面临资金压力的上市猪企对融资也有较高期待。温氏股份方面表示,无论生猪价格跌到何种程度,处于任何生长阶段的库存生猪是可以随时销售变现的。企业只要不是大量运用资金杠杆,破产几率较小。同时,大型猪企融资渠道较多,抗压能力较强。在资金极端困难时,还可以通过售卖仔猪、肉猪、母猪及其他资产等多种方式,增加资金回流,减少饲料原料消耗带来的资金支出,解燃眉之急。

 

新希望方面也表示,建议加大对养殖企业的金融政策支持,引导评级机构合理客观评判,完善金融风险对冲工具。

 

 

资金状况究竟如何

 

资金短缺、融资困难已成为当前猪企面临的关键难题。

 

“生猪养殖行业是重资产、固定投入较大,但这部分固定投入是不能作为贷款依据的。”河南某猪企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如果因为养猪过度亏损,企业倒闭了,这部分固定资产也不能算作抵押。猪企大部分的资金都投在了固定资产上,能向银行融资的数额非常少。

 

“生猪市场持续仍处于亏损周期,自繁自养模式下的利润从最高盈利1500元/头转变为最高亏损700元/头,而外购仔猪模式的亏损一度高达千元/头以上。对于成本控制较差、资金渠道狭窄的中小型猪企来说,亏损已超一年,这在历次猪周期中已是亏损时间最长的了。”上述上市猪企相关负责人说。

 

咨询研究机构布瑞克农业方面表示,长期亏损之后,经营活动方面的现金呈现长期净流出,猪企资金状况仍十分危险。毕竟在养殖者看来,连续10个月亏损100元/头远比一个月亏1000元/头要严重得多,未来盈利的预期不管多么诱人,也只是远水,或难解当下资金紧张的近渴。特别是对于上市公司而言,既然存栏规模难以像中小猪场那样快速调减,成本也不可能在短期内降到理想位置,而生猪价格回升的节奏和幅度还存在若干不确定性。

 

“目前行业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生猪价格时高时低,很难判断未来的行情走势。”一位长期观察生猪行业的业内人士对记者坦言:“大多数猪企较难停下扩产步伐,项目投资已经规划出去了,只能‘赌’未来的行情。若企业能融资成功,这笔钱很有可能会成为填补产能建设的筹码,只有等到生猪价格明显回升或者大批中小养殖企业被清退、市场供应再度紧缺时,在这轮‘猪周期’中存活下来的企业现金流压力才能得到一定缓解。”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国药动保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