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通动保
广告
您的位置: 首页 > 技术 > 非洲猪瘟 > 内容

分析病机,对因处理!非洲猪瘟常态下猪蓝耳病控制和净化的思考与实践

抗非大家谈 2022-11-24

阅读()

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Porcine reproductive and respiratory syndrome,PRRS),俗称猪蓝耳病。Peter G.W. Plagemann推测说,该病是由鼠动脉炎病毒(乳酸脱氢酶增高病毒,Lactate dehydrogenase-elevating virus)通过伤口感染中欧野猪后发生病毒变异而来。

笔者多年从事猪群健康服务,对于猪蓝耳病这一行业难题,初接触时怀着好奇心,逐渐逻辑寻因,分析病机,对因处理,最终实现了蓝耳病猪群的稳定控制和部分群体净化。笔者将循着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思路,与同行分享自己的一点心得。

 

李刚

 

1猪蓝耳病的由来及危害

 

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Porcine reproductive and respiratory syndrome,PRRS),俗称猪蓝耳病。Peter G.W. Plagemann推测说,该病是由鼠动脉炎病毒(乳酸脱氢酶增高病毒,Lactate dehydrogenase-elevating virus)通过伤口感染中欧野猪后发生病毒变异而来,这些野猪因被用作狩猎引进到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再由野猪与家猪接触传入家猪,后在两大洲独立变异进化,形成了两大独立基因型——美洲型猪蓝耳病病毒和欧洲型猪蓝耳病病毒。

 

国家生猪产业技术体系疫病控制研究室主任和岗位专家、中国农业大学杨汉春教授在2017年对472个猪场的39173份血清抗体的监测结果表明,只有0.6%的猪场是猪蓝耳病阴性场,阳性率高达99.4%。并且它几乎参与所有重大疫病的发生,给养猪业带来的损失十分巨大,难以估量。

 

2 临床症状及病机分析

 

2.1 两肺大叶中间间质增宽颜色变深、新生仔猪脐带炎等,均是动脉炎的临床表现,为血流动力减弱所致。

 

2.2 耳朵发绀、眼圈发黑、皮肤晦暗等,这是微循环障碍的临床表现,为血流减慢、淤流于表皮静脉血管所致。

 

2.3 育肥猪咳嗽、哺乳仔猪和保育猪气喘等,均是微循环障碍导致肺气不宣的临床表现。

 

2.4 母猪流产等,是猪蓝耳病病毒导致代谢动力不足、内分泌代谢紊乱,提前中断妊娠“卸载”而“排毒”的表现。

 

2.5 猪蓝耳病不稳定的猪场,不仅呼吸道病常发生,严重影响生长效率,影响饲料报酬,更有甚者会影响繁殖(流产、发情紊乱等)、加剧产房腹泻、抵抗力下降导致猪群处于“易感”状态。

 

3 猪蓝耳病在中国的历程

 

1995年,因引进种猪导致猪蓝耳病病毒传入中国,自此美洲型猪蓝耳病在中国流行;

 

2000年,因引种,猪圆环病毒2a亚型进入中国;

 

2001年,中国养猪业出现“流产风暴”,猪蓝耳病病毒在中国进入了经典变异期,是否因猪圆环病毒影响导致呢?

 

2004年,在中国流行的圆环病毒变异为2b亚型,是否因猪蓝耳病病毒影响导致呢?

 

2006年,中国养猪业发生“无名高热”,席卷南北,期间一些科研院所同时分离到猪蓝耳病病毒和猪圆环病毒,高致病性猪蓝耳病进入暴发期,是否因“猪圆环病毒与猪蓝耳病病毒”互扰导致呢?

 

2010年,南方六省试点强制免疫“高致病性猪蓝耳病减毒活疫苗”;

 

2011年,南方暴发反常性“产房腹泻”(事实是2010年底就发生了),其特点是:同一产房“跳跃”发生、反复发生、无明显季节性发生、腹泻疫苗无效。笔者此时通过实验室抗体监测,发现了一个规律——大多数腹泻严重反复的猪场,猪蓝耳病抗体和猪瘟抗体离散度极大;高致病性猪蓝耳病进入免疫紊乱期,是否因“高蓝活苗”免疫扰乱了平衡而导致呢?

 

2012年,种猪伪狂犬病转阳,且沉寂十多年的猪丹毒又死灰复燃,是否因高致病性猪蓝耳病减毒活疫苗免疫扰乱了平衡,加剧了猪圆环病毒造成的免疫抑制导致呢?

 

2014年3月,农业部的《常见动物疫病免疫推荐方案》中,取消“高致病性猪蓝耳病”这一名词;

 

2015年后,陆续在很多规模化猪场检测到猪蓝耳病毒NADC30-like野毒株;

 

2017年,农业部取消“高致病性猪蓝耳病活疫苗”强制免疫;

 

2018年,农业部取消“高致病性猪蓝耳病灭活苗”批号。

 

生物界的变异是一种“常态”。猪蓝耳病疫苗免疫产生的体液抗体持续极短,而且只能作参考,而不同毒株的猪蓝耳病活疫苗都会产生一定效果,从1种到3种,再到7种,从2010年、2011年、2012年、2014年、2017年和2018年几大事件节点来看,说明猪蓝耳病疫苗免疫是以细胞免疫或非特异性免疫为主的,用疫苗控制猪蓝耳病与毒株变异关系不大、基因测序就更没有多大意义,因为疫苗毒株的更新永远无法追上野毒株变异的速度。

 

笔者认为,纵观近二十年养猪业发生的重大疫情,几乎都有猪蓝耳病病毒作祟,还有另一免疫抑制性疾病——猪圆环病毒在如影随形地影响着猪蓝耳病病毒的活跃及变异,如2001年“流产风暴”、2006年“无名高热”、2011年“产房腹泻异常”和2012年“猪伪狂犬转阳和猪丹毒死灰复燃”等几次大的、席卷全国的疫情。

 

4 猪蓝耳病的本质

 

生活在地球上的生物,均要遵循“阴阳”“张弛”之道,方会得到健康,而当代快繁殖快生长的工厂化养殖模式,违背了动物健康规律,导致器官功能在高压下出现故障而生病。

 

从中医角度来看,动物体内脏器官根据功能分为上中下三焦,上焦为心肺,属于动力器官,中焦为脾胃,用于运化外来食物,下焦为肝肾,属于机体的新旧代谢器官(下水道),每日自由采食行为不断,非常累,当出现瘀滞堵塞时,就相当于“中毒”——下焦不通,则上焦失去动力,中焦就会没了食欲,所以才有了“肝乃将军之官,喜调达恶抑郁”。当今的“快养殖模式”违背了健康之道,加重了“下焦”——肝肾的负担,导致先天免疫由吞噬细胞和体液循环构成的“自稳屏障”出现“紊乱”,影响其对病原的清除功能和后天疫苗免疫监视功能,导致了疾病的发生。

 

而猪蓝耳病的病原属于动脉炎病毒,导致机体血液循环、体液循环的动力不足(气虚),导致微循环障碍,导致机体的代谢排毒障碍,更加剧“中毒”,影响了先天免疫自稳屏障的排毒自稳功能,正如哈兽研蔡雪辉研究员所说,猪蓝耳病本质是“免疫紊乱病”。

 

5 猪蓝耳病的防控方法

 

笔者多年从事一线猪蓝耳病防控实践,总结了四大稳“蓝”净“蓝”方法,先后顺序代表了四大方案的重要性。

 

5.1 扶正代谢治本之道

 

猪蓝耳病就是免疫紊乱病,干扰免疫自稳屏障功能,从而影响先天免疫清除病原功能,导致后天免疫成功率不高或失败,这与猪病的本质相同。

 

但是在生产实践中,追求猪快长是商业利益使然,如何解决这一矛盾呢?笔者建议分为两类:一类是针对家庭农场,可以实行相对“慢养殖”的模式,给猪群提供舒适的环境条件,确保充足的光照、适宜的温度以及清洁的饮水,并调整饲喂模式,比如一天饲喂3~4顿或者应用发酵饲料,也应重视定期或关键节点前的“中药保健”提速代谢,做简单必要的免疫,此为健康养殖模式;另一类是针对大型养殖场,在猪舍环境比较舒适的条件下,定期或在关键节点时提前投放一些“补气排毒”“扶正代谢”的保健品,在不改变饲喂模式的前提下,经常使猪群体内“毒素蓄积指数”处于最低,则其免疫系统就会处于灵敏状态,保证猪群的抵抗力最强,而这便是“免疫力”。

 

5.2 控“圆”稳“蓝”之法

 

5.2.1 猪病五行辩证关系

 

从辨证角度看,猪蓝耳病属“肺金”(蓄积中毒),猪圆环病毒病属“脾土”(营养不良),猪伪狂犬病和一些烈性细菌病(猪链球菌病、猪传染性胸膜肺炎、猪丹毒、猪肺疫等)属“心火”(过敏反应或炎症反应),猪瘟、猪流感和腹泻属“肾水”(免疫抑制)。当猪圆环病毒病严重,不能有效组织营养合成代谢时,就导致猪伪狂犬病毒或烈性细菌有机会加剧繁殖而发病,而菌体更替又会大量释放内毒素,使巨噬细胞加剧扩繁以吞噬它们,加剧猪蓝耳病病毒感染(巨噬细胞是猪蓝耳病病毒的宿主细胞),当猪蓝耳病病毒活跃时,又会进一步加剧微循环障碍,导致毒素排泄不掉(猪蓝耳病病毒活跃发病时,病猪的肾脏是土黄色便是佐证),进而导致免疫紊乱,使猪瘟疫苗免疫受到影响,当猪瘟抗体低、失去保护时,猪流感就容易在大猪阶段频繁发生,而猪蓝耳病病毒活跃表现在产房便是新生仔猪腹泻严重且病因复杂。

 

如今很多企业开始重视猪圆环病毒疫苗免疫了,但有的是根据行情来决定免疫与否,有的为了省钱或省事,选择母猪不免疫,或者4~6个月免疫一次,或者商品猪只免疫一次,这些操作都是不科学的。

 

5.2.2 商品猪圆环病毒疫苗免疫一针对猪蓝耳病的影响

 

当今快吃快长的饲喂模式,加重了对猪脾胃功能的压力,阻碍了肝肾的疏泄,影响先天免疫自稳功能,进而导致后天免疫成功率低及抗体持续时间短,猪群免疫力不均衡。若商品猪只打一针圆环病毒疫苗,则产生的中和抗体保护不了几个月,只有间隔2~4周的连续免疫,才能产生群体相对均衡的中和抗体且保护期相对要持久一些。而几个月后的实验室检测报告只能呈现ELISA抗体,该数据是分不清疫苗抗体还是野毒抗体的,只有配合全血的抗原检测,才能判断是野毒抗体还是疫苗抗体。若是变成野毒抗体,则猪蓝耳病病毒就失去“束缚”,会定期活跃起来。即便是最好的圆环疫苗,商品猪2周龄时打一针,在临近出栏时也可能会出现大小不均的现象或者出现“皮炎”等临床表现。

 

例1:2017年华北某万头种猪场,场里种猪群均为2胎母猪,猪蓝耳病活疫苗和猪圆环病毒疫苗免疫分别是每年3次(4个月免疫一次),均为某知名进口产品。当年12月份产房腹泻十分严重,几近无法控制。为弄清到底是什么病原引起腹泻,于是采集前腔静脉血,检测种猪的抗体和抗原,抗体检测数据如表1。

 

表1 母猪群四大病抗体检测结果

 母猪群四大病抗体检测结果

 

经产母猪猪瘟阻断率平均值至少应该在60%以上,表1显示的猪瘟数据显然是不合格的;猪蓝耳病S/P值和离散度越来越高,离散度大于30%,处在活跃期;猪圆环病毒S/P均大于1.0、小于1.5、离散度也很小,数据显示很好;然而依照因果关系分析,猪瘟阻断率不达标,应该与猪蓝耳病野毒越来越活跃的干扰有关,而猪蓝耳病的活跃应该归因于猪圆环病毒的感染严重影响,笔者分析,即便猪圆环病毒的ELISA抗体数据很好,但未必全是疫苗抗体。2天后,全血抗原检测结果如表2。

 

表2 全血抗原检测结果

全血抗原检测结果

 

表2结果表明:

 

A、造成产房腹泻发生的病原有猪流行性腹泻病毒(PEDV)、猪伪狂犬病毒(PRV)、猪圆环病毒2型(PCV2)、猪蓝耳病毒(PRRSV)等;而且,有猪圆环病毒抗原检出的,还对应检出了猪蓝耳病病毒血症;有猪圆环病毒抗原检出的也几乎都对应了猪流行性腹泻病毒的检出;

 

B、猪圆环病毒抗原的检出证明了抗体检测的判断,猪圆环病毒ELISA抗体检测数据虽好,但不全是疫苗抗体,存在着70%的野毒感染,而这还是最好的“进口圆环疫苗”4月一次跳跃免疫的种猪,分析应归因于免疫程序有误。

 

5.2.3 母猪不打圆环病毒疫苗的影响

 

母猪群圆环病毒疫苗免疫程序不正确或不打疫苗,在一些大型猪场很普遍。请不要认为打猪圆环病毒疫苗只为抵抗圆环病毒,或者仅为提供健康仔猪。笔者认为,给母猪打圆环病毒疫苗,是为了整个“免疫系统大环境”的健康,是为了降低猪圆环病毒对母猪其他疫苗免疫和疾病的影响,进而为了提供“真正健康的新生仔猪”。

 

5.2.4 连续注射两次猪圆环病毒疫苗对猪蓝耳病的影响

 

在猪蓝耳病不稳定场,如何评价猪圆环病毒疫苗的优劣呢?就要间隔2~4周连续注射圆环病毒疫苗两次,一个月后观察猪圆环病毒疫苗抗体的S/P值(建议使用中国猪圆环病毒试剂盒金标准——“RJ”,表3),观察计算S/P值“良好+优秀”或者“优秀”的占比,越多越好,猪圆环病毒疫苗抗体越好,猪蓝耳病抗体离散度就越小,猪蓝耳病就越稳定,这显示猪圆环病毒疫苗免疫是控制猪蓝耳病非常有效的手段。

 

表3 中国猪圆环病毒2型试剂盒金标准——“RJ”的评价标准

中国猪圆环病毒2型试剂盒金标准——“RJ”的评价标准

 

例2:2019年12月南方某3000头母猪场后备母猪群,分成NJ组和ST组,分别进行了两次猪蓝耳病灭活疫苗免疫,然后再分别进行了两次猪圆环病毒疫苗免疫(两组第二次猪圆环病毒疫苗免疫选择疫苗不同)。一个月后抗体检测的结果显示,后备种猪圆环病毒疫苗ELISA抗体NJ组优于ST组,同时猪蓝耳病的ELISA抗体显示NJ组比ST组稳定,而ST组猪蓝耳病野毒较为活跃(详情参阅表4),而该结果与实际生产相对应,可见,猪圆环病毒疫苗免疫的优劣对猪蓝耳病活跃与否的影响之大。

 

表4  血清抗体检测报告分析

血清抗体检测报告分析

 

以上两种方法,是稳“蓝”净“蓝”关键,结合良好的环境福利,持久坚持,猪群可以实现猪蓝耳病稳定并转阴。

 

5.3 猪蓝耳病免疫回归经典

 

有些猪场,因为不懂稳“蓝”净“蓝”的底层逻辑,始终不敢让自己的种猪群完全转阴,因为他们担心阴性种群一旦再次转阳,就会造成大面积流产的恐怖局面,他们希望种群维持在阳性稳定群即可。

 

笔者建议,若要免疫猪蓝耳病疫苗,请选择经典美洲株。因为猪蓝耳病的免疫是以黏膜免疫和细胞免疫为主的,不管它怎样变异,安全、稳定、排毒时间短才是选择猪蓝耳病疫苗的关键;笔者经多年实践,相比其他活疫苗,经典美洲自然弱毒株活疫苗更为经济、高效。

 

5.4 西药控制只能治标

 

钟南山院士曾说,西药重在控制疾病(治标),中药重在调理功能(治本),营养重在修复组织(辅助)。当今养殖场多使用替米考星、泰万菌素等控制猪蓝耳病,可能是因为这两种药物都是双碱基”的大环内酯类药物,呈碱性,有趋向性地向巨噬细胞(猪蓝耳病病毒的宿主细胞)富集,使巨噬细胞的pH值升高,降低猪蓝耳病病毒的复制,且能控制合并感染的细菌性疾病。但这类抗生素只能短期有效,治标不治本。

 

即便是用此类抗生素治疗猪蓝耳病的活跃期,笔者也建议要用“肠溶包被”的、“适口性好”的药,毕竟药物是小投入,猪病多消耗一天,就要多消耗一天的增重成本,多延长一天的死亡威胁。所以,在治疗时,一定要选对药、用足量(例如替米考星最好用到400PPM),缩短治愈时间、降低死亡率是上策。

 

6 小结

 

首先,从辨证角度看,猪蓝耳病属“阴”,要给猪群阳光和地暖,以促进体液循环,提速代谢,促进排毒;猪蓝耳病属“肺金”,所以要有好空气和漏粪等环境条件,解决猪蓝耳病问题,优良的环境是第一位的。

 

第二,要么“慢养殖”,学习那些网红猪场,每日3~4顿饲喂,以促进脾胃休养生息,促进肝肾疏泄排毒,要么中药保健或使用发酵饲料以实现健脾利湿,促合成生长和疏通代谢的平衡,使猪群“毒素蓄积指数”始终处于最低状态,以维护猪群免疫自稳功能最佳。

 

第三,猪圆环病毒属“阳”,正确注射猪圆环病毒疫苗可克制猪蓝耳病,可实现健脾之目的,这既是促生长和提高均匀度的有效措施,也是克制猪蓝耳病的有效技法。

 

第四,如果要使用猪蓝耳病疫苗,美洲经典蓝耳病自然弱毒活疫苗比强毒致弱的活疫苗、比高致病性减毒活疫苗更稳定、更安全、排毒时间更短、效果更好。

 

|| 专家点评

 

可以说,猪蓝耳病是除非洲猪瘟之外最复杂、发病率最高、造成综合经济损失最大的猪病。由于猪蓝耳病病毒易变异、免疫原性低、抗体依赖强、免疫逃逸、传播途径多样、导致免疫抑制等特点,造成临床防控猪蓝耳病的流派很多、方案很多,但始终没有一种“统一的声音”。

 

章红兵

 

文章通过猪蓝耳病临床症状及病机分析,透过猪蓝耳病发生的现象,探寻猪蓝耳病毒本质是动脉炎病毒,会造成微循环障碍,导致垃圾毒素排下障碍,扰乱肝脏功能,损伤免疫自稳,进而造成后天免疫成功率降低或失灵,导致“疾病易感”,是“免疫紊乱病”。为此,作者总结了四大稳“蓝”净“蓝”方法。其中通过给猪群提供舒适的环境、清洁的饮水、平衡的营养、定期的中药保健等措施扶正代谢、补气排毒、提高免疫力,恢复免疫自稳,方是治本之道;而间隔2~4周连续两次免疫猪圆环病毒疫苗能有效控制猪蓝耳病的实际数据值得同行思考与尝试。这个试验结果也从另外一个层面与我个人的观点一致:猪蓝耳病也是一种条件致病性疾病,降低猪群免疫抑制的发生、提升猪群非特异性免疫力和健康度是防控猪蓝耳病的基础,甚至是根本。

 

当然,生物安全依然是防控猪蓝耳病非常重要的措施,优质中药对防治猪蓝耳病的作用不能低估,有标准的、科学选用猪蓝耳病活疫苗在预防猪蓝耳病上能发挥一定作用,猪蓝耳病灭活疫苗的应用效果可继续观察和验证,替米考星和泰万菌素在投药期间抑制猪蓝耳病病毒复制和控制细菌感染方面效果明显。但要真正做到稳“蓝”净“蓝”,猪场应采取个性化的综合防控方案。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国药动保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