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内 > 内容

母猪缺口大,温氏开始外购仔猪,多家企业打响仔猪争夺战

市界2020-03-09 11:36:17

阅读()

在生猪缺口仍然比较大的情况下,被非洲猪瘟摧残后活下来的猪企,开始瞄准这轮猪行情,想方设法买猪苗扩产,毕竟,在圈里哼哼叫的二师兄,就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财富。   
  “上个月7公斤的仔猪卖到了2200元。”
  
  安吉这家养殖场的规模不算小,而且是国内一家知名猪企的合作方,养着13000头猪。作为场长,他切身感受着猪价的起起落落。
  
  安吉告诉市界,7公斤的仔猪刚断奶,如果不是非洲猪瘟影响养猪行业,在正常情况下,一头也就350元左右。相较之下,现在价格翻了6倍多,在去年八九月份的时候,他还卖到过2800元。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猪行情一片大好,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缺猪。
  
  在生猪缺口仍然比较大的情况下,被非洲猪瘟摧残后活下来的猪企,开始瞄准这轮猪行情,想方设法买猪苗扩产,毕竟,在圈里哼哼叫的二师兄,就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财富。
  
  意外的是,行业老大温氏股份也加入了这场“抢猪大战”。
  
  “猪老大”抢猪
  
  近期,网上流传着一份温氏股份关于实施猪苗外购工作奖励的通知,具体内容是鼓励员工外购猪苗,并给予5元/头的奖励,并且从今年2月1日一直持续到12月31日。
  
  身为国内养殖业的超级航母,温氏股份极少出现外购仔猪的情况,所以业界对此表示质疑,更别说还奖励员工去外购仔猪了。
  
  对于这份通知内容的真实性,温氏股份尚未回复市界。不过,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温氏股份的董秘表示:“网传外购仔猪文件为公司内部发文。”这件事情算是实锤了。
  
猪价
 
  温氏股份董秘解释称,公司在部分区域外购仔猪,主要有三点考量:
  
  ①基于公司在防范非洲猪瘟方面经验积累的优势,合作养户养殖成绩优于社会水平,且猪价预计仍继续维持在高位。在种苗不平衡的区域,鼓励下属公司外购部分猪苗,弥补自身产能不足,盘活公司合作农户资源,增加出栏量;
  
  ②积极吸收社会优质养殖资源,帮助中小养殖企业发展,增加公司产出;
  
  ③积极响应落实政府加快恢复生猪生产号召,扩大产能,增加收储,想方设法保障居民肉类供给。
  
  说了这么多,最重要的还是想通过外购仔猪来扩大产能、增加出栏量。在这方面,温氏股份应该挺着急的,因为行业老大的地位快保不住了。
  
  在2019年度,温氏股份销售肉猪1851.66万头,相较于2018年度的2229.70万头,下降了16.95%,与行业老二牧原股份比起来,降幅不小。
  
  2019年,牧原股份销售生猪1025.33万头,与2018年1101.1万头的的销售量相比也下降了,但是降幅是6.88%,比温氏股份小了不少。
  
猪价
 
  对于2020年的预期,牧原股份计划出栏生猪1750万头至2000万头,这意味着,2020年的出栏量将增长70.67%至95.06%。并且,根据市界的测算,2020年出栏2000万头生猪,对于牧原股份来说,如果不出意外,是有很大可能的。
  
  温氏股份则相反。在2020年2月份的一份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温氏股份提到,2020年上半年出栏的肉猪是2019年下半年投的苗,2019下半年总体投苗较少,所以2020年出栏整体预期会比去年少一些。
  
  总结一下,就是在2020年出栏量的预期上,牧原股份将大增70%以上,而温氏股份将出现下降。在具体的销售数量上,牧原股份在向2000万头靠近,而温氏股份可能低于1851.66万头。
  
  温氏股份会不会丢掉行业老大的位子,关键之战在于今年。在这个层面上,或许就可以理解温氏股份为什么奖励员工外购仔猪了。
  
猪价
  河南首富、牧原股份董事长秦英林
  
  在此之前,牧原股份的市值已经超过了温氏股份,成为了新任“猪王”。截至3月6日收盘,牧原股份的市值已高达2821.90亿元,而温氏股份为1922.77亿元。2019年至今,牧原股份的市值爆涨了将近2189.78亿元,让人叹为观止。
  
  如果今年在出栏量上也输给牧原股份,温氏股份头上顶了多年的“猪王”桂冠就要彻底被抢走了。
  
  布瑞克·农产品集购网研究总监林国发告诉市界,目前,温氏想要在出栏量上稳住行业老大的地位,必须要借助外力,而种猪产能恢复需要时间,最快速的方法就是外购仔猪,当然,这也是为了盈利。
  
  当然,各家猪企也在抢占未来。有行业人士分析称,经过这一轮,以后养猪这碗饭基本就定型了。
  
  林国发也认为,种源受到了重创,恢复需要较长时间,各家企业趁机扩大份额,可能就决定了产能恢复后的新格局。
  
  得母猪者得天下
  
  仔猪的价格不断刷新着历史。农业农村部采集的数据显示,2月26日,全国500个农村集贸市场仔猪平均价格为84.07元/公斤,比2月19日上涨了2.3%,与去年同期相比,涨幅达241.6%。
  
猪价
 
  秦寅是广西玉林的一个养殖户,养着100多头猪,上个月没钱买饲料了,于是卖了10来头仔猪,每头15公斤左右卖了2500元,当时路还没有“解封”,价格比较稳定,这些天路解封了之后,又开始猛涨了。
  
  这个价格相较于安吉的出售价,是偏低的。因为小养殖户相对于大养殖场而言,议价能力较弱,中间还有猪贩子倒手,所以出售生猪的价格也相对低一点。
  
  即便如此,秦寅也赚得不少。“2018年的时候,养着20多头母猪还一直在亏钱,现在出栏1头(肥猪)就能赚个三千,养1头(挣的钱)赶上以前正常年份养小10头的,这在以前谁敢想。”他说,如果没有疫情风险,养肥猪赚的更多。
  
  非洲猪瘟叠加猪周期出现的“超级猪周期”,让这个行业变得不同往常。
  
  按照猪周期的循环:猪肉价上涨——能繁母猪存栏量大增——生猪供应增加——猪肉价格下跌——大量减少能繁母猪——生猪供应量下降——猪肉价格上涨,在猪价上涨之际大肆增加能繁母猪是有极大风险的,但是,非洲猪瘟创伤了种源——能繁母猪,加剧了本来的周期。
  
  说到底,外购仔猪在本质上还是因为缺能繁母猪,因为能繁母猪才是生猪生产的源头,是产能恢复与扩张的基础。
  
  根据牧原股份年报上公布的数据,2018年国内能繁母猪存栏2973万头,同比下降13.25%;2019年年底能繁母猪存栏2045万头,同比下降31.21%。国内能繁母猪存栏量连续下降,意味着未来国内生猪行业将会出现较大的产能供需缺口。
  
  因此,目前来说,“得母猪者得天下”成为了行业共识。“仔猪母的比公的要贵”,安吉说,母仔猪长大了可以做种猪。
  
  非洲猪瘟发生以来,能繁母猪严重缺乏,很多猪企将本该用作商品肉猪的三元母猪留作生产母猪,即“肉转种”,所以这些企业所谓的能繁母猪中,既有正常用来生产的二元母猪,又有“肉转种”来的三元母猪。
  
  三元母猪与二元母猪在生产效率与质量上是有差异的。有案例表明,相同胎次下,三元母猪的产仔数、健仔数低于二元母猪,失配率、死胎数高于二元母猪。
  
猪价
 
  谋易咨询首席顾问官王中告诉市界,三元母猪与二元母猪相比,繁殖性能和效率会下降15%到20%以上,“有的规模场反映甚至是40%到50%,很多都已经淘汰了”。
  
  “三元母猪的后续生产是跟不上的,而且产的小猪也不好养。”安吉说,现在种猪数量减少,市场需求大,价格也高,肉猪转种猪是迫不得已的策略。
  
  从2019年8月份开始,温氏股份便在销售简报中提到,“为保证公司后期增产计划的实施,公司从三元杂商品猪中挑选优秀母猪留作种源”,并且从10月开始“加大种猪选留”。
  
  牧原股份则表示,公司采用独特的轮回二元育种体系,销售的商品猪中二元猪占比在95%以上,公司可以直接从商品猪中挑选性能符合要求的二元母猪进行留种,因此不存在三元留种的情况。
  
  这或将影响到2020年温氏股份与牧原股份的生猪出栏状况。
  
  不过,温氏股份提出了2027年实现7000万头的肉猪出栏目标,并且表示,“内生发展为主,外延合作为辅”,公司的并购工作,会结合自身发展所需,围绕主产业的发展,以提升主产业效率和效益,建立温氏的生态圈。
  
  2019年12月,温氏股份公告称,拟通过全资子公司以3.5亿元收购河南新大牧业41.22%股份,同时,将对其增资4.6亿元,合计持股达到61.86%。而新大牧业是一家集种猪育种、生猪生产等于一体的生猪供应商。
  
  不同的滋味
  
  大猪企在想方设法扩产,与之相对应的是,小养殖户在加速退出。
  
  2019年12月,农业农村部印发《加快生猪生产恢复发展三年行动方案》提出,“像抓粮食生产一样抓生猪生产”,千方百计加快恢复生猪生产,确保“2020年年底前产能基本恢复到接近常年的水平,2021年恢复正常”。
  
  按照这个说法,对猪企来说,如果不出什么“幺蛾子”,2020年的猪行情应该不会差。
  
  而且,非洲猪瘟还没过去,新冠肺炎疫情又至,大猪企的很多扩产工程被迫中止,复工时间也一再推迟,生猪产能的恢复速度较以往明显放缓。行业景气时间可能被拉长。
  
猪价
 
  国家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卓创资讯联合发布的2020年2月第2周全国猪料、鸡料及蛋料比价情况显示,按当前价格及成本推算,未来生猪养殖头均盈利预期为每头2354.00元。
  
  不过,养殖户虽然心痒痒,但是更多的是犹豫。
  
  相较于新冠疫情饲料运输受阻、生猪生产销售受到的影响,非洲猪瘟更让小养殖户们担忧。提起非洲猪瘟,养殖户都用“惨烈”来形容。
  
  王鹏是广西南宁的养殖户,以前养着200来头猪,不过,“去年一年让我回到了十年前”。2019年猪瘟侵袭,他的猪场死了一大半,没死的也只能一两百块钱一头处理了。
  
  现在,他的猪舍还空着,想找大的猪企合作,自己赚取代养费。像温氏股份是“公司+农户”的模式,2019年12月份的时候,温氏股份给合作农户的委托养殖费平均为260~270元/头,但是他目前还没有找到可以合作的猪企。
  
  对于猪瘟的恐慌犹在,而且现在仔猪价格飞涨。“现在仔猪贵,没钱养了。”王鹏告诉市界。
  
  刘浩是四川成都的一个养殖户,2019年猪瘟肆虐,7月份,政府出面全面扑杀,每头补贴400元。现在,他家也不养猪了。
  
猪价
 
  很多养殖户都在犹豫,小猪成本高,养殖风险大,叠加政策层面在向大企业倾斜,有的养殖户甚至放弃养猪,改养鸡鸭了。
  
  安吉说,他们养殖场周边的个体养殖户,没有能力扛过疫情,也都淘汰的淘汰,挣扎的挣扎。“大企业对于疾病防控更系统,也更舍得下成本。”他说。
  
  如牧原股份在年报中所说,2019年,生猪养殖行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与起伏:第一季度,全行业受到非洲猪瘟疫情的影响,生猪销售价格呈现极度低迷;第二季度开始,市场供需形势发生变化,生猪价格开始恢复性上涨;第三季度,供需缺口进一步加大,生猪价格出现加速上涨;第四季度,生猪价格创下历史高点后有所回落,但仍维持在高位。
  
  具体表现在牧原股份的经营业绩上,全年四个季度的净利润分别为-5.57亿元、4.07亿元、16.04亿元、48.82亿元。一年下来,实现归母净利润61.14亿元,增长了1075.37%,笑傲整个行业。
  
  招商证券农林牧渔首席分析师雷轶向市界表示:“非洲猪瘟抬高了行业门槛,加速了散户的退出,使得行业规模化的速度加快,本来可能需要20年,在非洲猪瘟的刺激下,可能会集中在10年里面演绎。”
  
  同样的猪周期,同样的变化与起伏,对大猪企和小养殖户,却是不同的滋味。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天兆猪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