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观点 > 内容

思考:生态文明时代下中国特色的养猪业应该做什么?有这几个核心观点!

王林云教授2021-01-15 16:03:01

阅读()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开展一系列根本性、开创性、长远性工作,加快推进生态文明顶层设计和制度体系建设,加强法治建设,建立并实施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制度,大力推动绿色发展,深入实施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三大行动计划。

中国畜牧兽医学会养猪学分会顾问,第三届、四届理事长,南京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王林云教授就生态文明时代下中国特色的养猪业怎么看、怎么走在“养猪产业科技”公众号发表如下核心观点:

 

转变观念,把养猪业看作是农业生态循环的一个重要环节,不是单纯为了赚钱,也不是单纯为了吃肉;适当降低我国养猪数量,更符合生态文明要求;坚持猪品种多元化和饲料生产多元化;不主张“南猪北养”,不提倡以工业文明的思维去养猪。

 

南京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王林云教授

中国畜牧兽医学会养猪学分会顾问,南京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王林云教授

 

21世纪,人类已进入了生态文明时代

 

文明是指人进化脱离了动物与生俱来的野蛮行径后,在处理人与人、人与自然关系的一种规则。在地球上出现人类的450万年中,人类在经历了漫长的原始文明、近一万年的农业文明、几百年的工业文明几个阶段后,21世纪开始,进入了生态文明阶段。

 

在原始文明初期,人类生活完全依靠大自然赐予,猎狩、采集是发展系统的主要活动,也是最重要的生产劳动,人类进行的是丛林法则和弱肉强食的兽性。之后,随着石器、弓箭、火的发明,逐渐积累了一些生活资源和生产资源。开始了原始文明,建立了一些合理规则。但对自然的开发和支配能力极其有限。

 

大约距今一万年前,人对自然进行初步开发。进入了农业文明时代。开始出现青铜器、铁器、陶器、文字、造纸、印刷术等。主要的生产活动是农耕和畜牧,人类通过创造适当的条件,使自己所需要的物种得到生长和繁衍,并驯化为家畜和作物,不再依赖自然界提供的现成食物。对自然力的利用已经扩大到若干可再生能源(畜力、水力等),铁器农具使人类劳动产品由“赐予接受”变成“主动索取”,经济活动开始主动转向生产力发展的领域,开始探索获取最大劳动成果的途径和方法。

 

随着科技和社会生产力发展,以1698年出现第一台蒸汽机为代表,人类开始以自然的“征服者”自居,从农业文明转向工业文明。工业文明是人类运用科学技术武器以控制和改造自然取得空前胜利的时代。蒸汽机、电动机、电脑和原子核反应堆,每一次科技革命都建立了“人化自然”的新丰碑,并以工业武装农业。工业文明的可持续发展活动主要表现在征服大自然的物质活动,此时,生态、资源、人口等问题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成为可持续发展系统的重要功能因子。但对环境的污染和破坏威胁到人类本身的生存。

 

生态文明是人类对工业文明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获取经济效益进行反思的结果。强调自然界是人类生存与发展的基石,明确人类社会必须在生态基础上与自然界发生相互作用、共同发展,人类的经济社会才能持续发展。因而,人类与生存环境的共同进化就是生态文明,生态文明不再是纯粹的发展系统,而是一个人和自然和谐发展的、可持续发展的系统。这是一个更为复杂的复合系统。 

 

中国养猪业发展的几个阶段

 

中国的养猪业也经历过上述几个阶段。在原始文明时代开始驯养野猪。在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和1949年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后的几十年间,一直处在农业文明时代。1978年改革开放后,特别是1985年取消“生猪派购”政策后,才进入了工业文明的阶段。养猪业进入了高速发展时代。1978年,全国出栏肉猪1.6亿头,生产猪肉856.3万吨,人均猪肉占有量8.9kg。1985年,全国出栏生猪2.38亿头,生产猪肉1654.7万吨。人均猪肉占有量15.63kg。2010年,全国出栏生猪6.67亿头,生产猪肉5070万吨,人均猪肉占有量37.81kg。

 

但养猪业发展带来的资源消耗和环境污染也不可小观。我国每年从国外进口上万头外国种猪,外国猪品种及其杂交种的比例快速上升,地方猪种资源比例急剧下降,从1978年前占比80%以上,迅速下降到目前的5%以下。每年需要大量玉米和大豆作为畜禽的饲料。2014年全国饲料产量达到19692万吨[1]。2010年,猪饲料在各畜禽饲料中的比例为在配合饲料中占31.70%(4112万吨),在浓缩饲料中占56.56%(1498万吨),在添加剂预混合饲料中占58.12%(337吨)[2]。每年需要消耗2亿多吨玉米和近1亿吨的大豆,70%-80%的大豆需要进口。

 

据海关总署数据,2020年1-9月,我国进口大豆达9280.3万吨,同比增加17.5%[3]。每年外排的猪场粪污达几十亿吨。对猪场周边环境造成很大污染。我国每年(2015年)约产生38亿吨畜禽粪便和污水,但综合利用率不到60%。畜禽养殖业的COD、TN 、TP排放量分别占农业源污染物排放总量的96%、56%和38%[4]。

 

与此同时,猪的高危传染病也入侵中国,影响较大的有2007年初开始的猪蓝耳病,后又演变为高致病性蓝耳病和2018年8月入侵的非洲猪瘟。前者使中国的母猪死亡在10%以上,后者使中国母猪数减少了近50%。

 

这些情况说明,中国的养猪业发展已和生态环境不相协调。如再用工业文明的思维去发展必将影响人类本身的生存。

 

2016年10月28日,环境保护部办公厅、农业部办公厅发布《畜禽养殖禁养区划定技术指南(环办水体[2016]99号文件》。

 

2014年4月24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修订1989年12月26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 颁布时间:2014-04-24, 生效时间:2015-01-01)。

 

农业部办公厅2016 年4 月20 日印发了《全国生猪生产发展规划(2016-2020年)》(农业部文件,农牧发【2016】6号),提出“南猪北养”的设想。

 

进入生态文明时代,中国特色的养猪业应该做什么?

 

2018年5月18日至19日,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在讲话中强调,生态文明建设是关系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根本大计。中华民族向来尊重自然、热爱自然,绵延5000多年的中华文明孕育着丰富的生态文化。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开展一系列根本性、开创性、长远性工作,加快推进生态文明顶层设计和制度体系建设,加强法治建设,建立并实施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制度,大力推动绿色发展,深入实施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三大行动计划。

 

中国养猪业今后如何“绿色发展”?提出几点建议:

 

1. 改变观点,把养猪业看作是农业生态循环的一个重要环节,不是单纯为了赚钱,也不是单纯为了吃肉

 

人类生活在地球上,要吃饭、要生活,就离不开农业和畜牧业。畜牧业是农业生态循环中不可缺少的一环。我国古代早有“人养猪,猪养田,田养人”之说。历史上,我国在汉代、唐代开始大力发展养猪业时,就把养猪业和种植业结合起来。到了近代和现代,作为发展农业的基本理论仍然是“农牧结合”。虽然在19世纪时出现了“化肥”,随之全世界出现了化肥工业。使现代农民不愿去用又臭、又不方便,价格又不合算的猪粪。但从改良土壤的角度来看,长期使用化肥会损坏土壤,只有使用有机肥才能改良土壤。

 

因此,养猪不是单纯为了赚钱,也不是单纯为了吃肉。猪粪是农业生态循环中不可缺少的物质。不要把猪场妖魔化,不要随便提出“禁养猪”,任意“拆猪场”。根据耕地面积计算养猪数量,用土壤中的微生物来消纳粪污,增加土壤中的有机质。根据2018年1月22日,农业部公布的《畜禽粪污土地承载力测算技术指南》,500头存栏猪场“粪肥全部就地利用”所需水稻田为113.6亩。

 

猪是一个生物反应器。猪粪污依靠微生物分解,变成生物有机肥,被土地消纳,是最好的生态循环。改变处理猪场粪污的理念和方法。不主张把粪污水当作工业污水,用厌氧-耗氧技术把COD-BOD降下来,再外排。主张干粪、污水舍内分理,鲜粪用滚筒发酵,污水用异位发酵床发酵,做成有机肥。在条件不具备的地方,不学习国外把污水冬季先集中放在大的粪池里,春季再用粪泵直接送到农田的做法。

 

2. 适当降低我国养猪数量,更符合生态文明要求

 

在生态文明条件下,不是不要养猪,而是要进行宏观调控,中国有13多亿人口,有巨大的消费市场。但中国到底要养多少猪?是年出栏7亿头肉猪,还是6亿头肉猪?是年存栏5000万头母猪?还是3000万头母猪?这才是要研究的问题。

 

中国是一个猪肉生产大国,也是消费大国,2015年1月20日国家统计局公布2014年全年生猪出栏量达到了73510万头,较2013年全年同比增加2.7%。2014年全年猪肉产量5671万吨,增长3.2%。中国大陆人口为136782万人,如果忽略国内猪肉、杂碎的进出口量,2014年人均猪肉占有量为41.46千克。有必要这么多吗?我认为要适当减少。中国人均猪肉占有量在35kg-37kg就可以了。控制人口增长,控制猪肉消费量,就可控制养猪数量。

 

3.猪品种多元化和饲料生产多元化

 

猪品种多元化:猪品种要洋三元猪、地方猪、土洋杂交猪同时并存。不是单一的养洋三元猪。要养土洋杂交猪,多种杂交猪。以含有适当比例的地方猪种的土洋杂交猪较好。生长速度可慢一点,但猪肉的口味要好一点。

 

饲料生产多元化:不用单一的“玉米+豆粕+添加剂”饲料;不同类群的猪使用不同的蛋白质配比,减少豆粕用量,增加粗纤维和其它蛋白质来源的开发利用,如:利用大叶枸、饲料桑、辣木等植物性蛋白质来源。减少大豆的进口量。

 

4.不主张“南猪北养”

 

在经济发达、人口密集的各大、中城市和郊县的猪肉自给率要在50%-90%。土地紧张,可提倡楼房养猪,节约土地。

 

猪场规模应大、中、小型结合,中型为主,单个场的母猪数在300-1000头左右,肉猪年出栏5000-20000头左右。多点分散。猪场的规模过大,粪污不好处理,一旦高危传染病入侵,全群覆灭。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天兆猪业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