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大赛
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观点 > 内容

猪殇之重 ——回眸非洲猪瘟虐华一周年有感

刚生2019-08-26 10:09:12

阅读()

始料未及的非瘟,不到一年,就在我国攻城略地,真的好像不费吹灰之力地就摧枯拉朽,让我们的养殖场显得那么地不堪一击。
  始料未及的非瘟,不到一年,就在我国攻城略地,真的好像不费吹灰之力地就摧枯拉朽,让我们的养殖场显得那么地不堪一击。也许,去年8月让它不期而至来到唾涎已久的中华大地时,没有谁会想到竟出现如此不堪惨局。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一周年之际,发现有的同志还是写了一点东西来思考。但,起码我接触到的材料,这些分析,可能还是属于盲人摸象,既不全面,也没有抓到根本,更遑论有见地的深刻。
  
  如,前些天看到一篇还是什么猪业高层负责人的文章,语法错误,逻辑混乱就不说了,还有为什么损失那么大这种一加一等于几的口水话也不要提,但在说到为什么如此快横扫中国的原因,归纳是基层乱作为、补贴少、养殖户道德有问题等等这几条。       
  
  都有点道理,但都没有抓到根本。
  
  根本是什么?根本就是没有依法办事,没有依法行政,没有依法管理。一句话,在这次的猪瘟处理过程中,国家的根基——法治,严重缺失,没有效能,没有作为,甚至,没有得到必要的彰显体现。
  
  这,才是根本,也才是最可怕,最不可思议,最不可以原谅之所在。这个问题不解决,法治如果依然缺席,类似的悲剧,将难以避免。
  
  建设法制国家,我们提出这个要求由来已久,综合性的措施越来越严密,成就也是有目共睹。近年,还由法制改为法治,制与治,一字之差,进步显然。而我国,早就公布了诸如动物防疫法,对动物的重大疫情提出明细严格的封、杀、补要求,对不依法处理者必须承担的法律责任,也有明确的规定。干部的管理方面,我们制定了公务员法,纪监委还有一系列的党纪政纪摆着。在去年非瘟进入中国后,国务院再三提出多方面的针对性要求,农业农村厅,还轰轰烈烈,紧锣密鼓地拿出不少措施,甚至杀气腾腾的八项禁令都出台了。而各地的职能部门,包括每个乡镇的政府、农办、兽医站等等,肯定也有一大堆的规章制度。。。。。
  
  但是,这些法律法规,党纪政纪,规章制度,到底在一年来的防控非瘟工作中作用如何?
  
  答:不突出,有的地方甚至可以说没有。
  
  以两广地区为例。先,广东大面积出现非瘟疫情。后,广西也才两个来月就紧跟其步。两个地方的处理,各有千秋,但最相同的地方就是:公然瞒报,漫延奇快。
  
  为什么瞒报?不知道多少种“据说”:领导要求,地方形象,财政困难,人力有限。。。。。
  
  因此,就怪事叠出。如,广西几乎十栏九空了,才羞答答地一本正经公开一个场出现了非瘟,而这个中彩般横空出世的场里,才有一条猪。广东的疫情在去年12月到今年初已经铺天盖地,形势严竣,但新闻媒体集体失语不给报道(拖到二月中旬在新华社的帮助下我通过特殊渠道让内参反映到中办和国办给国家领导人,可以说是才第一次有新闻媒体来介入。而《财新周刊》也在五月份开始陆续公开报道,而此时,疫情已经不可收拾。但各省的地方媒体,到今天还是平静如水。到底为什么长期不给报道?心照不宣矣),也是五月份,外国专家来中国出席某会议,发现某的宣传头头是道,疫情防控成绩斐然,就信以为真地喜滋滋表示要感谢中国的一系列成功措施,希望中国尽快把这些经验介绍给全世界。。。。
  
  还有一个天大的笑话今天依然众目睽睽之下赫然在册,那就是农业农村部依然白纸黑字:中国至今为止的非瘟还是仅为一百多起。而且,“今年以来逐步减少”。不知道如此煞有介事地宣布时是否做到脸不改色心不跳。
  
  大家是不是应该捏一下自己有否痛感,看看到底是天下人睡着,还是发布者未醒。
  
  说假话,已经到了这样匪夷所思的地步。上上下下的一片莺歌燕舞,假话当真,又怎么可能把防控工作落到实处?非瘟在中国大地安不得意洋洋地风卷残云,如入无防之境?
  
  所以,根本原因就是:法治和吏治不严。
  
  因为,事实就如此摆着:尽管后果如此严重,损失如此巨浩,但违法违纪者,今天有几个受到追责,得到应有的处理?
  
  而直接的受害者,也就是养殖人,许多惨淡经营饱受折磨的场主明明知道因为疫情自己已经接近破产或者已经破产,但又有哪一个拿起法律的武器,通过起诉去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答案还是没有。不少养殖户,包括大型企业,既没有这个意识,也根本不懂如何采证留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的劳动果实得不到法规政策的保护而徒呼奈何。
  
  这,的确又是一大怪事。为什么出现这个现象?我接触的一个例子可能说明问题:今年春节期间,听说有个大企业遇到非瘟,已经濒临破产,一家人如何如何等等,我就两次给那个李姓的老板打电话,告诉他怎么样反映和留证,并请如实告诉我情况,我会尽力帮助他,而且可以依法依规帮助到他。没想到他非常紧张,就是不敢承认。后来看到这样下去肯定破产,因为每天的损失都几十万,不得已这才来找我说出事实。帮助他和一大批人很快解决问题拿到补贴后,他才心有余悸地说,如果当时告诉我,他们就担心让主管部门知道后不但马上不给他继续卖猪造成更大的损失,而且,还可能把他抓起来。
  
  这个例子有没有代表性?为什么养殖户主普遍害怕?这般环境下,他们又怎么敢又怎么可能去依法维权?战战兢兢度日如年,本来就是主管部门卵生下的养猪协会形同虚设又根本不可能发挥作用,养殖主还能怎么样?所以,有些法治的死角,即是这样形成的。    
  
  就是主管部门,撒谎到如此程度,但在如此惨局面前,谁看到哪怕是装点门面的一次责己、反思、堵漏?更遑论是认真的、深入的、全面的追责。相反,文过饰非,大言不惭的“还是一百多起”的皇帝新衣,依然旁若无人地照穿不误。
  
  “他们在撒谎。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他们也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他们在撒谎,但他们依然继续撒谎”。多年前就流行的这段话,今天,却还可悲地提供活生生的现实版。如果到了连真话都不能说,虚假都不需要伪装的地歩,夫复何言,又天理何在。可怕之处,也离不开这点。真正的法治国度里,谁敢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对全社会撒谎,结果如何?又可能否?为什么我们时至今日还没有得到制止。应不应该和能不能够继续轻风淡云地看待这个涉法涉纪问题?
  
  中国,不应该存在法外之地,纪外之域。倘诺法纪荡然,正义不张,那么治国之基,又何言牢稳。这次的非瘟,结结实实地裸证了许多东西并又给我们上了恶狠狠的一课。
  
  现在,有的人议论纷纷,认为非瘟如此轻易得手,是由于许多养殖场无道德地为了止损去抛卖。
  
  洪水到来,如果防洪大堤根本没有发挥作用,甚至自废武功放下武器,也就是不执行法规,缝漏不堵,漫顶不理,等于自我崩溃。如此情况下,你怎么可能让滔天洪水冲击中的小草去坚强“抗洪”?可能吗。如果法治到位,吏治严格,谁敢开合格票给养殖场抛卖?谁敢瞒报?谁敢不履行职责去封、杀、补?如果依法遵纪去做好本职,怎么可能出现如此不堪的抛卖?你抛得了吗? 
  
  倾巢之下难有完卵。所以,责怪养殖主不得已的自保行为,绝对是黑白颠倒,主次不分。我们不能因果倒置,连管理学的基本原理都不要。
  
  话题太沉重,但又不能不提,而且,有必要再深入一点去提。那就是今后怎么办。怎么样去复产,怎么样去提高产能,也包括怎么样让一大批养殖场起死回生,不要倒下。这,不仅关系到养殖人的目前与未来,还关系到民生需求和社会稳定。直接影响到国家的长治久安。
 
猪殇之重
  
  这当然不是什么夸大其词,故弄玄虚。猪粮天下安是历史和现实所证明的规律。我国的肉食品中,猪肉占比高达62%。年产值也达1.6万亿,还派生涉及的其他产业竟有3.3万亿。在国民经济中的份量非轻。有的人士信誓旦旦,说什么进口猪肉可以解决问题。其实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全世界的猪,中国占53%。每年世界的猪肉交易量,大约为800万吨(出口量最大是美国。但今后方不方便进口,天知道),我国的进口量至今为止从来没有超过180万吨,但我国的猪肉年需量达约5500万吨。也就是说,全世界的交易量全部给我国,也不能满足我们之所需,所以,我们只能够唱国际歌,而且必须唱好才能够解决问题。那么,主客观条件已经如此,怎么办? 
  
  我们的回眸不是目的,面对伤痕累累的躯体,必须尽可能彻底地消炎去毒,才有利于裹伤和愈伤再战。
  
  那么,我们面对的最大的“炎”和“毒”,主要是那些?
  
  那就简单地分析一下当下的形势。我认为,现在的形势,不是喊狼来了,而是真正的狼已经来了。也就是改革开放以来罕有甚至是没有过的低潮险局,已经出现。这不是什么危言耸听,让我们用事实数据说话。
  
  我们国家的经济,明后几年,增长率速度基本上不能达不到6个点百分点,今年估计也就能够保住6点2左右(建国以来的年均速度为11点5。其中,前三十年为6点4,后四十年为14点7),也就是说,这样的结果不仅难望建国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平均速度之项背,甚至已经掉到连前三十年的水平都不如。而物价指数呢,毋庸置疑,明年肯定超过3个点(很可能下半年就突破)。这两个一降一升,后果如何,不言而喻。
  
  再看今年上半年,两个信号既值得警惕又说明问题。一个,上半年全国各地的财政收支情况,除了上海市的财政是略有结余外,其他各地一律入不敷出;另外一个,人民币的在案与离岸,夫妻双双把家还,均跌破7点。后两年破8,又何物可挡?
  
  值得注意的是,本来显性的地方债务已经高达18万亿(隐性就不好说了),竟与去年全国的财政收入平起平坐,在多方下药的情况下,今年上半年不但没减少,而且又再大幅增加1万多亿。财政这方面的表现也一样不甘落后,强调减税减费,但非税收入竟高歌猛进地提高到48%。如此堤内损失堤外补,不知道念的是哪一门的歪经。
  
  市场货币量前所未有地高企,08年到大前年已经增加了可怕的10万亿,效果却适得其反,数据证明2007年后平均效率增长率的百分点由13个点降到接近6个点(为什么种下龙种收获跳蚤,是另外需要认真研究的课题。在此按下不表)。再考虑另外已经存在的不良资产10万亿。真的有点雪上加霜的感觉。这两个10万个亿,等于我们一年的财政收入还不够兑冲,怎么样化解?几年内可不可以看到一丝一毫可能解决的曙光?恐怕目前没有谁敢下这个定论。这个局面,必须睁大眼睛去时时刻刻紧盯不放,否则稍有不甚,加上前面提到的一降一升,后果真的可能不堪设想。
  
  投资和财政如此,企业难以为继甚至出现一定程度的倒闭,由此产生失业率的上升,已为可能。而净出口由于国际形势的不确定和国内效益的波动,负面影响很难跑得了。那就主要看消费效能了。
  
  上半年对经济的贡献率,投资、净出口、消费分别为1.2点、1.3点和3.8点。这个数据表明,下半年如果要保6,主力军还是看消费的表现,后几年也只能够如此。但看看去年,消费的贡献率为5个点。今年上半年下跌就明显了。今年上半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长8点4个百分点,同比实际回落1.2个点。另外就是人均的居民可支配收入和消费支出,也分别同比减少0.1和1.5个百分点。现在还有一些其他不明朗因素,但从储蓄存款余额看,再结合其他经济要素的运作情况,特别是人民币的贬值和经济不景气,因此这方面的形势的确也不容乐观。
  
  综上,三驾马车,都如此疲态。这是我们必须老老实实去面对的状况。毕竟,三驾马车,特别是消费效能,与养殖业的发展是密不可分的。
  
  国际上,也不见得比我们强,一样面临下行的压力。
  
  我们就是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下去开展复养的。
  
  形势背景如此,怎么样去恢复生产?我认为,恢复生产的前提是恢复信心。而恢复信心,需要的支持要件就多了。概括起来,起码离不开这几个——
  
  首先,是疫苗的尽快上市和有效可用。否则,养来养去,疫情再现,可能又束手无策,补贴无望,不但竹篮打水,弄不好又一番折腾,灭顶之灾,今生也许翻身不易。谁敢随便再去冒险?
  
  也许,疫苗今年底就可以出来面世。大家对它可以说望穿秋水也亟不可待。但,效果与可用的真实面目怎么样,其神秘面纱的撩开几乎可以肯定需时不短。所以说,好疫苗是恢复信心和生产的最重要前置条件,此关一旦拿下,其他就基本上迎刃而解,问题不大。
  
  其次,是养殖场生物安全的建设性保障。这是一丝不苟的技术活,当下而言,在疫苗没有正式推出和可用前,这是华山一条路,舍此无他。一年来的抗瘟,就有成功范例的场,值得好好地研究总结,完善提高。
  
  再有,就是政府部门必须切实履行职责。前面提到的法治与吏治,不能不动真格了。为什么其他方面我们的法治吏治都成绩斐然,偏偏在近年的非瘟防控中却显得如此迷失缺位?如果,这方面工作不得到切实的加强,依法治国,依法行政受到削弱,就是政府公信力也受到一定打击,而生猪生产的恢复,更肯定受到妨碍。
  
  对过去这方面出现的问题,怎么样给社会一个交待?皇帝新衣是否继续再穿?为什么时至今日还不敢面对事实?如此态度让养殖人怎么样恢复信心?诸如此类,都不是什么小问题,而是大问题,关键性问题。
  
  因为,现在我们还看不到认认真真的纠正改错,而且连真话许多人还不敢说,甚至不能说。我今年二月份写的一篇文章,如实记述非瘟防控过程中的反常怪像和损失,应该说是留有余地的,由于考虑一些人对真相的害怕,就投鼠忌器一直拖到媒体公开报道两个月后的上个月下旬才在朋友圈发出来。但才发出两天,就被“和谐”掉,可是仅仅一个星期,还是在被“和谐”的情况下,点看就上万,点赞过百,没有出现一个反对的声音。这个现象说明,我们社会多么需要老实话。反过来,又证明我们多么缺乏老实话。人类有史以来,我们民族曾经因为假话,付出多么惨巨的损失。为什么现在还不彻底改过来?有些地方,因为害怕真话外泄,在处理非瘟的时候,竟威胁知情人,监控电话,甚至有某部门来约你谈话。这是非常反常的,也是违法违纪的行为,必须旗帜鲜明坚决反对和制止。
  
  这些反常现象,不能再有续篇了。否则,恢复信心和生产,极可能成为空话。因为,真正恢复生产,起主导和决定作用的,绝对是政府。如果政府服务和职能淡化,法治与吏治弱化,这方面的波动和被动肯定不可避免,恢复信心和生产也就难以为继,甚至可能造成新一轮的损失。
  
  马克思说过“理论在一个国家实现的程度,总是取决于理论满足这个国家需要的程度”。重温这段话,对照非瘟侵华一年来出现的各种各样现象,并考虑今后的发展,值得反思反省和改造提高的地方,委实不少。我们太需要各种各样必要性的满足了,国家也是如此高度一致。因此,积极的探讨和实践,仍然有待全社会的努力。因为持久战就是全民战,不应该存在看客。细读了广东省政府上个月的“猪10条”和国务院昨天的“猪5条”,就知道事必可为,转危为机的机会和条件是存在的,也在逐步充实,因此我们不应该丧失信心。相反,我们完全可以响应政府号召卷土重来,东山再起去贡献国家和发展自己。毕竟,养殖的高利期到了,而且为期不短。
  
  其他问题,有空再与朋友们一起讨论。谢谢。
  
  刚生。2019.8.22凌晨。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天兆猪业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