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大赛
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观点 > 内容

非瘟周年的15字总结!“败于道、乱于瞒、破于懈、傲于骂、溃于恐”

谋易智造2019-08-04 09:58:00

阅读()

今天是非瘟疫情披露一周年。这一年,行业损失惨重,关联企业和个人也受到严重冲击,企业或举步维艰,个人或黯然转行。
  本来今天实在不想写,但还是没日忍住。毕竟,今天是非瘟疫情披露一周年。这一年,行业损失惨重,关联企业和个人也受到严重冲击,企业或举步维艰,个人或黯然转行。除了一些不良的猪贩子和明知故意卖无效神药的,大家都一样沉痛。有人倾家荡产,有人欲哭无泪,有人神情恍惚,有人情绪焦躁。尤其是养猪人,很多人损失惨重,情绪难抑。我们理解,但更希望振作起来!毕竟日子还要过下去,未来还需要自己去创造。
  
  回顾过去一年,我总结了15个字:“败于道、乱于瞒、破于懈、傲于骂、溃于恐。”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写下此文,就算是一周年的纪念吧。
  
  一、败于道
  
  这一年来,事实告诉我们,没有一个较好的生物安全大环境,猪场很难做到万无一失,能够平安度过的可能已经不再是多数。可以说,在很多大环境已经被污染的地区,平安者寥寥。
  
  新疆也曾披露多起疫情,但目前较稳定。是新疆猪场的防控更厉害吗?恐怕不是。是新疆地域辽阔、养殖密度小,且新疆猪价不高,又与严重的疫区路途迢迢,所以,很多少有疫区的猪进入。猪贩子很少去。
  
  这里讲的“道”乃是国家层面的防控大策,是关于疫情防控的顶层设计,非一人、一场,甚至一个乡县所能左右。所以,大环境被污染了,31个省市自治区乃至香港特别行政区也未能幸免。在这样的大环境中,防非保猪的难度尤其大。
  
  “道”的问题应当由谁负责?历史会给出答案。
  
  二、乱于瞒
  
  春节前基于大环境(道)的防控虽然并不完善,存在问题,但还算可控。比如四川、重庆、湖南、湖北、广西、贵州等省虽受到第一波的攻击,还算是保存了实力。但春节后的5月份开始,两广地区仿佛一击即溃。当两广出现大量死猪并被弃之路边的时候,两湖和四川、重庆也就很难抵挡了。
  
  瞒,导致了什么?导致了上面不知下面的情况,下面不敢向上面汇报,所以,打仗没了准确的情报,一下子就失控了。有些猪可能死于小飞,而更多的猪只能被抛售,成为猪贩子的囊中之物。
  
  是不是有瞒的现象已经无需争论了。国务院专门派出了多路暗访组,为什么要暗访?是因为得不到真实的反馈,那也就只能暗访了。可以说,当“瞒”成为一种现象的时候,防控的“乱”就已经成为必然了。
  
  三、破于懈
  
  非瘟刚进入中国的时候,很多人是不以为然的,对于他们,那些消息只是故事,到了自己身上才成是事故。这一点令人尤为惋惜。至今,还有很多人不知道该用什么消毒剂,而离第一例非瘟疫情披露差不多一年了。
  
  我最常听到的一句话是:“非瘟防不胜防”。这可能代表无奈,也可能是无畏。科学家定论非瘟病毒是接触性传染,而且毒性又很厉害,当然难防。我们能做的的无非是查漏洞、做切断,然后再是做好小环境的消毒,最后才是提升易感动物的免疫力。
  
  我们看到了一些猪场小心翼翼但还是中招了,但也看到有些猪场严防死守而得以保存,从而能够看到今天猪价大涨带来的红利。百密也可能一疏,但大大降低了中招的概率;严防死守虽然劳心费力,但终究是多了一份希望。
 
猪好多
  
  四、傲于骂
  
  这里讲得“傲”,是指小飞为何那么“傲气”。这次,很多地方的非瘟是“暗暗窃喜”的。开始,很多专家说无药可治;后来是神药铺天盖地,很多猪场用了药仍然中招;再后来是被骗过的和没经历过的一起骂神药。只要谁说有效,就一定是神药。送你一句:“又是一个今珠多糖”。
  
  我们没见过今珠多糖,甚至连试验一下都没机会。某省农业农村厅先是发文申请生产,后来直接拒绝申报实验。在整个防非运动中,在巨大损失下,整个舆论体现的或是充满期待,或是统统都是骗子。但据我所知,大部分大型养猪企业都想过很多办法来进行“控制”。这些办法有发酵物、有微生态,更多的是中药。
  
  因为骂,那些珍惜名声的人不敢分享自己的经验,有成果的企业不敢宣传。因为ZF不允许治,也不允许民间研究,加上舆论压力如此之大,那就只好自扫门前雪了。而不要脸的骗子则不会给顾及这些,“白瓶苗”、“试验苗”、“走私苗”纷纷出现,那些“宁可信其有”的猪场最后猪财两空。唯一笑的就是非瘟和无良的猪贩子(不是所有猪贩子)。
  
  五、溃于恐
  
  恐是恐慌,没有恐惧就没有抛售。最近,网上纷纷传闻各地有不良“炒猪团”利用无人机散播小飞病毒。这何其泯灭人性啊!就是为了一点点利益,不惜让一个个家庭,一个个猪场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对这些泯灭人性的坏人还能称之为人吗?碎尸万段又怎能解养猪人之气?当然这是气话,不是法律惩罚之范畴。
  
  有多少地方ZF在恐惧下下令大面积扑杀?
  
  有多少养猪人在恐惧下抛售甚至是抛弃?
  
  有多少猪根本不是非瘟而被冤死?
  
  有多少……
  
  说不下去了,恐惧让我们最终崩溃。
  
  非瘟还在继续,
  
  很多地方鼓励复养已经开始。
  
  可能有些掌握权利的人没有想到,
  
  昨天是你下令扑杀,
  
  而今天却被摊派任务(保供给)。
  
  这不是幽默,
  
  是因果。
  
  努力吧,猪还得养,肉还得吃,办法还得想。
  
  疫苗难道是行业唯一的期待?
  
  它又真能承担起这种期待吗?
  
  如果能,它也该出来了。
  
  这已经是什么时候了?
  
  有个朋友说:
  
  “猪价就是复养的指挥棒!”
  
  这句话够狠,
  
  只要猪价高,就一定会有前仆后继!
  
  谨以此文纪念过去的一年。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标签 : 非瘟 周年 总结
天兆猪业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