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大赛
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观点 > 内容

郑新平:应对非瘟要结硬寨打呆仗,联防联控做好生物安全

新牧网2019-06-10 17:30:28

阅读()

一位拥有30年实战的老兽医、养猪达人,身兼地方猪业协会会长、动保服务商负责人,对于当下非洲猪瘟防控的思考和实践,他是这样布局的……
猪好多
  南平市猪业协会会长郑新平  钟展锋/摄
  
  猪粮安天下,非洲猪瘟面前,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自2018年8月非洲猪瘟入侵我国以来,疫情席卷大江南北,猪场产能锐减,全产业链从业者焦虑彷徨,养猪业哀鸿遍野、苟延残喘。非洲猪瘟对于中国养猪业近乎毁灭性的冲击,无疑是个噩梦。如何攻克非瘟渡过难关,涉及养猪业数以百万计的从业人员的生存问题,也是波及全国人民的粮食安全问题。
  
  当下面对非洲猪瘟,没苗可防、无药可治,究竟有哪些防控工作是切实有效可借鉴推广的?未来养猪业将面临哪些重大改变?
  
  近日,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在走访养猪业一线时,专访了福建南星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星动保)董事长、南平市猪业协会会长郑新平。
  
  郑新平认为,猪场全员参与做好生物安全,政府取缔农村私宰、动员散户退养,协会献策参与区域联防联控,这是当下防控非瘟最有价值的工作,也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未来养猪业经营模式将发生众多改变,单场养殖不能太大、产业链抱团整合、分散投资抵御风险,我国养猪业将会在生物安全升级中转型,在危机中变得更强,要有信心、有策略应对。
  
  结硬寨打呆仗,生物安全需要全员参与
  
  防控非瘟,生物安全的重要性已不言而喻。郑新平认为,面对非洲猪瘟,猪场要学习曾国藩带湘军时“结硬寨,打呆仗”的做法,做好生物安全,严防死守,步步为营。南平市众多猪场这半年多来的实践证明,生物安全防控非瘟效果明显,而且对于其他疫病的防控也很有作用。
  
  郑新平指出,非洲猪瘟防控,目前来看是持久战。短期内让员工亢奋应对,很辛苦,但不能维持长久。为此,猪场防控非瘟,若不是猪场老板亲自参与,股东深入参与工作,那么防控将很难落到实处。如果猪场工作人员都是请来的,打工心态很难保持长期的抗战状态。
  
  “猪场生物安全操作手册的制定,能够落地是第一原则。”郑新平在接受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采访时介绍,针对南星动保旗下的猪场及入股的猪场,在每次请国内外专家讲授生物安全防控课题后,都会组织猪场员工逐条讨论,具体到每一条措施是否能够落地执行,不然防控手册制定得再好都是纸上谈兵。猪场非瘟防控需要全员参与,但是一定要猪场股东带头深入其中。
  
  以平时简单的卖猪为例,非瘟高压下,现在南星动保的卖猪流程是:生猪出舍 ,场内专用猪道赶猪,过地磅上车 ,中转车运猪, 中转站卸猪,中转站外出猪台装车。整个流程分段作业、多重阻断,人员不得交叉,猪群不得回头,遵循单向不可逆原则。净区作业人员不得出场,污区作业的流程安排场外负责人员完成。卖猪多半是在夜里,很多时候也比较冷,如何严格遵照流程做好生物安全?而且将这工作成为常态?这就要求股东与员工统一战线,带头参与。
  
  生物安全防控是持续升级战,需要在实际操作中不断完善,想到就做,不断改进。比如洗消中心、中转站的建设,除了投入成本,土地问题也是难题,需要政府批建,还需要反应迅速,加快推进,不然等到病毒流入了才布局已经来不及,这些工作的推进都需要猪场利益相关人即股东亲自负责。郑新平介绍,现在生物安全工作成为猪场最核心工作,都是股东或最信任的人在做,而且猪场工作人员分为两拨人,一部分在场内工作,一部分在场外卖猪、协调等,这两拨人日常都不会往来见面。
 
猪好多
  
  取缔私宰+散户退养,让大环境更可控
  
  当下非洲猪瘟防控,生物安全无疑是猪场工作核心。在郑新平看来,做好生物安全仅仅做好内部环境管控是不够的,还需做好养猪大环境或区域环境的改善,但这项工作离不开政府牵头取缔农村私宰、规劝散户退养、协会参与联防联控。在这些外部环境管控的关键工作支撑下,猪场做好生物安全才有了价值和尊严。
  
  郑新平分析,取缔私宰,散户退养,这都是政府牵头才能做到的。具体而言,在省农业农村厅党组成员、总畜牧兽医师梁全顺的指导下,南平市政府下最大决心打击私屠滥宰、取缔农村私宰,同时部署各级政府做好散户退养的工作。
  
  政府层面有几个在做的重要工作值得点赞:1.规范屠宰企业,取缔农村私自宰杀,布局每个县区都有屠宰点。如果农村屠宰不取缔,私宰现象就难控制,病死猪流入防不胜防,非瘟防控也就捉襟见肘。当下南平在这块工作已经做得很好。2.政府主导,协会配合,让散户退养,建立规模猪场生物安全隔离带。本地规模猪场出部分资金,政府出部分补贴,让当地散户在非瘟环境下退养,也是对散养户的一种保护,不至于得了非瘟全盘亏损,还能稍微体面退场。这里劝退的散户是指未经政府批准的小散猪场和农村散养。在劝退过程中,散户也存在不理解或认为疫情并非那么严重的情况,这就需要政府、协会、规模场合力充分沟通,在理解认可之下才能更好推进工作。
  
  取缔农村私宰,小散户退养,在如此环境下构建联防联控,区域内的猪场做好各自生物安全才能守住大门,将非瘟拒之门外。由此,区域生物安全才能更科学构建,身处其中的养殖户才能更踏实养猪。
  
  防控的重点在生猪主产区,猪在哪,最该保护的地方就在哪。政府下决心,对生猪主产区生猪保护就更有效。郑新平分析,还有土地政策方面需要当地政府大力支持,如洗消中心、中转站、隔离舍等建设,非常时期,审批要快,政府尽力协调。
  
  南平市作为曾经非洲猪瘟疫区,其中防控非瘟多样举措中就有了取缔私宰、劝退散户的做法,目前为止仍具有较好效果,可供同行借鉴,根据区域特点优化执行。
 
猪好多
  
  2018年12月30日,福建省农业农村厅党组成员、总畜牧兽医师梁全顺在南平市农业农村局范小龙付局长等人陪同下到南平市猪业协会指导工作,对南平市防控非洲猪瘟工作做了重要指示。
  
  区域联防联控是产业抱团存活的可行模式
  
  防控非洲猪瘟,猪场单兵作战做好生物安全是不够的,环境中的病毒量太大,防控的风险就很大,单打独斗没法长期存活下来。郑新平认为,联防联控是趋势,区域联防联控是产业抱团存活的可行模式。
  
  郑新平指出,区域联防联控要有组织架构,整合全产业链资源。政府部门组织引导,协会参谋作用,各个规模场是防控主体,此外还要整合上下游产业资源,如整合饲料企业定制送料,动保企业确保产品安全,还有下游猪中介、屠宰场,需要专车运输指定区域的猪,不能一车多地共用。
  
  以南平市为例,南平本地养猪供过于求,销售层面商品猪只出不进是可以做到的,包括小猪、大猪只出不进都能做到。这也要区域内养殖户约定,不能从市外调仔猪进来养。南平本地养殖户要有自觉,卖给本地的猪不能价格过高。养殖户可以从外地引种,但是要严格做好生物安全,要有隔离场,专门运输种猪的车辆,洗消独立。现在多数养殖场还没有专门的种猪隔离舍,这是做区域防控要改善的。猪业协会内部约定,规模猪场不得将商品肥猪卖给私宰户,不得将仔猪、后备公母猪及其精液卖给退养户,否则将有一定的处罚。
  
  据介绍,南平市探索实践的联防联控模式,有其特有条件,如南平市地处福建省北部,武夷山脉北段东南侧,位于闽、浙、赣三省交界处,这是地理优势;环保拆迁后整个南平市剩下282家规模猪场,南平下辖10个县市区都有猪业协会,协会功能齐全,联防联控工作开展也就更有效,这是养殖特点与组织优势;南平市生猪产大于销,可以在保障当地猪肉供给之下,猪苗、肥猪只出不进,这是市场优势。
  
  在联防联控洗消中心布局上,目前福建不少猪场自发建设区域洗消中心,有集团猪场主导做的,也有几个乡镇联合建设的,如南平市延平区就建设了8个、建瓯市7个洗消中心;未来福建省将会给予当地洗消中心适当补贴。针对产大于销的山区养殖区域,南平市非瘟联防联控模式或可供全国借鉴。
 
猪好多
  
  未来模式:单场不能太大,分点饲养,分散化投资
  
  非洲猪瘟以后,中国养猪业要有所改变,也必将有所改变。
  
  郑新平分析,首先体现为养殖模式的改变。非洲猪瘟后养猪不能单场太大,要分区分点饲养,全进全出。母猪场要放在生物安全非常好的地方,保种的保种,扩繁的扩繁,育肥的育肥,如此更好地做好生物安全,分散风险,将更有竞争力。最好的养殖模式是有独立山头,母猪饲养在山上,育肥在山腰或山脚,有自己的独立区域,小范围两点式饲养。而不是为了分点饲养而把育肥放在很远的地方,这样长距离运输反而会导致生物安全风险上升。当然,这些都要因地制宜。
  
  养猪今后能生存下来的,多数是独立规模场,股东参与严防死守的,这部分群体存活下来的比例肯定更大。非洲猪瘟持久战并非简单问题。扎硬寨,打呆仗,说起来容易,具体操作却是要实打实的去干。
  
  此外,未来猪场经营模式更健康的做法是养殖户抱团互相参股、分散投资抵御风险。
  
  应对非瘟,一般小散户或存栏几百头母猪自繁自养的猪场很难投入重金做生物安全,为此可以考虑和大猪场合作,比如评估现存猪场价值,以占股方式推倒重来,改建为专业育肥舍,融入到大规模猪场整合中,成为其中的一个生产环节,专业育肥,按资源配置占据一定股份并参与生产管理工作。
  
  郑新平感慨,现在非常理解只有一个猪场的老板精神压力巨大,他们全部身家压在一个猪场内,万一中招就很难翻身爬起来。在非洲猪瘟冲击下,养猪分散化投资成为抵御风险的重要做法。养殖端猪场互相整合,根据各自猪场适合扩繁或育肥进行专业化改造,互相入股,分散投资。如此,即便个别猪场中招,仍有多数参股猪场存活下来,这种模式将让养猪人更健康地工作。
  
  解构和重建,牵一发而动全身。是否可行?郑新平表示,南星动保这两年在做的重要项目恰是这类整合工作。从2017年福建南平市大规模环保拆猪场开始,郑新平着手入股猪场,截至目前入股了5个猪场,加上自身原有猪场,如此则个人在养猪上已基本做到分散投资,个人压力也小了很多,正因为所入股的猪场都有合作股东在一线坚守、分工协作,郑新平组织各猪场制定个性化的生物安全手册,确定生物安全经理和人员架构后,自己就不进入猪场了,由此有充足的时间开展协会工作。
 
  猪好多
  本文作者钟展锋与郑新平合影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天兆猪业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