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邦诚
广告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头条 > 内容

猪价难测料价高企,猪企降本“各出奇招”,中等规模夹缝求生?

农信互联 2023-01-26

阅读()

农牧业洗牌加速,产业链各个环节都在发生蜕变。2022年养殖端继续降本增效,随下行猪周期触底,养殖成本基本降至低位。上市猪企在忙着扩张产能的同时,再度打响成本战。

农牧业洗牌加速,产业链各个环节都在发生蜕变。2022年养殖端继续降本增效,随下行猪周期触底,养殖成本基本降至低位。上市猪企在忙着扩张产能的同时,再度打响成本战。

 

猪价难测料价高企,中等规模夹缝求生?

 

都说2022年养猪难,未来可能更难,究竟难在哪里?飘忽不定的猪价无疑是多数养猪人痛苦的根源,即使下半年猪价迎来反弹,但在上半年极端低价的打击下,许多养殖户早就选择清场。尤其对外购仔猪的育肥场而言,想打场翻身仗,只能被迫接受高价猪苗。但10月下旬,猪价不涨反跌,进入11月,更是呈现快速下跌的态势,累计跌幅超4元/斤,二次育肥群体利润缩水超千元。

 

饲料

 

同时,受到国际形势、恶劣天气等因素影响,2022年以来,国际饲料原料价格持续居高不下。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2年7月起,豆粕价格开始直线攀升,月均增幅高达500元/吨,其中11月上旬豆粕价格(粗蛋白含量≥43%)价格甚至达到5561元/吨的历史高位,相较1月暴涨1988元/吨,涨幅高达55.6%!

 

由于原料价格的上涨,饲料厂不得不高价拉货,饲料价格也水涨船高。有饲料企业高管透露,2022年猪料全价料涨幅基本在500元/吨左右。

 

农牧业如今已是高风险、高投入的行业,但利润空间将不断缩窄,降低养猪成本依旧是猪企长远发展的出路。

 

散户、家庭农场等小型养殖主体无需考虑管理、人工等附加成本,还可以灵活利用农副产品和本地资源,成本是其立足的核心优势,而如今集团猪场的“降本功力”也已不容小觑。

 

家庭农场可以根据行情灵活调控,集团猪场可以利用资本优势提质降本,比较下来,卡在中间的中小型规模猪场就显得有些尴尬,它们虽然已经具备一定体量,但养殖理念、人员配置、硬件设施等仍相对落后,几次极端行情冲击下,暴露了许多问题。

 

饲料成本普遍上涨,猪企降本“各出奇招”

 

尽管各大猪企的成本存在不小的差距,但饲料成本呈现出普遍上涨态势。早在今年7月初,牧原就表示,自2021年年初的粮食价格上升对公司单位养殖成本的影响约为1.5元/公斤-1.8元/公斤,饲料占总成本的比例亦有所上升。

 

在成本上涨压力之下,各大猪企纷纷实行了一定的降本增效措施。以牧原为例,近两年,牧原的养猪成本基本稳定在15.5元/公斤左右。牧原认为,成本降低的空间主要来源于生产成绩的提升。其大量采用智能化设备来改善养猪生产管理,将养猪机器人等智能设备应用于养猪生产中,提升养猪人均效能和降低成本。据悉,目前牧原PSY为27左右,育肥阶段料肉比在2.9左右,全程成活率已超85%,不少生产指标得到提升。

 

图片

 

天邦食品用数智化手段实现卓越成本。2021年,天邦食品旗下部分猪场育肥全成本在20元/公斤以上,对于非瘟前的12-15元/公斤,成本的提高,叠加行情的下滑,致使天邦食品当年归母净利润首次亏损超过40亿元。通过智能化设备、物联网手段对猪场进行管理,实现全程监管和精细化管理,可以减少猪场规模扩大对人才数量的依赖,有利于猪场取得更加优异的经营效益,因而数智化是实现卓越成本的一大重要手段。天邦食品披露了2022年度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计划募集资金总额(含发行费用)不超过27.62亿元,其中有20亿元打算投入到数智化猪场升级项目上。数智化将助力天邦食品打造优质猪源。

 

生猪养殖

 

温氏是养猪降本的“佼佼者”,其成本在一年时间内实现了超过6元/斤的降幅,并朝着更低的目标成本前进,2023年目标成本15.4元/公斤。2022年温氏共计出栏1791万头生猪,能繁母猪140万头。通过调整养殖结构、提高产能利用率、调整日粮配方等措施,商品猪成本下降了1元/公斤。在过去一年,温氏通过调整日粮配方结构,发挥集采优势;优化种群结构,提升产能利用率,完善生物安全防控体系等措施,把综合成本从年初17元/公斤,持续稳定地下降至16元/公斤。通过及时有效的降本措施,让成本在2022年原料价格飞涨的情况下,逆势下降1元/公斤。2023年进一步极限降本至15.4元/公斤。

 

傲农集中发力改善育肥空间。2022年全年,傲农出栏生猪518.9万头,与上市当年的21.9万头相比,在5年时间里,实现了近23倍的增长,被称为饲料界的“黑马”。5年增长近23倍,说的是傲农养猪扩张的快速。而快速扩张遇上猪价低迷,也给傲农带来了成本升高等不利影响。傲农2022年二季度育肥成本约19.5元/公斤,目标到2022年底降至17元/公斤左右。对比第一梯队的养猪企业,傲农的养猪成本竞争优势不足。

 

傲农认为育肥成本的改善空间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其一是降低仔猪成本、改善仔猪品质。其二是提升育肥产能利用率和优化育肥资源配置。为此,傲农在2021年开始全面转入育肥配套,并力争已投产猪场的达产、满产。其三是降低饲料采购成本。傲农是我国饲料龙头企业,目前拥有700多万吨饲料产能,在全国布局饲料生产基地超过50家,支撑傲农饲料原料的采购。

 

神农集团总部在云南,当地饲料原料成本并不占优势,但通过实施精细化的养殖管理和生物安全防控,神农集团充分保障了猪群整体健康水平,提升猪场生产成绩,PSY能够达到27,使得养殖成本控制17元/公斤以内,处于行业上游水平。

 

在这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有些确定性的变化已昭然若揭,养猪业的竞争本质仍是成本的竞争。只有清晰地了解未来格局,把握猪业发展核心,我们才能更加理智的布局,抵抗不确定的风险,在激荡的猪业进程中逐浪而行,稳步发展。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国药动保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