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大赛
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时事 > 内容

贵在行走|好猪儿是“跑”出来的

封面新闻2019-06-28 17:09:21

阅读()

养殖区戒备森严,进入的所有人都得通过一间雾气腾腾的杀菌室。猪圈是不能进去的,只能在门缝里窥视,一排排圈舍,就像宾馆的房间;肥壮的黑猪们亲密无间地躺着,伸展着放松的四肢。
  跟一般人旅游更青睐美景不同,我对一个地方的美食比如回锅肉似更为在意;我认为,若没“管”好嘴巴,这旅游也少了很多味道。同时,我对美食的相关来源也有莫名其妙的探究欲望,我认为这是一种另类旅游。
  
  回锅肉原本四川是没有的。明清几次湖广填四川,客居异乡的人逢年过节,都要祭拜遥远的祖先。祭祖需要一刀肉,仪式结束后,又不能将珍贵的刀头一直放到发臭。他们就把刀头肉切成薄薄的片状,加些蒜苗、青椒、白菜、韭菜等一起炒,最终形成了一道家家都做的必备菜。
  
  最近十多年,我很少自己弄回锅肉了,不是忘记了,也不是不想吃。是因为肉不是以前的肉了,做出来的回锅肉味道也不再是记忆里的香喷喷。现在的肉,刚倒下锅,就像一串鞭炮,脾气特别大,噼里啪啦爆个不停,近三百度的油跳洒出来,破坏力极强,我脸上至今还有伤痕。
  
  前段时间,在我住家的新津西仓街,偶见一家生态新店,不由好奇地跨进去。打着生态的产品太多,真正的生态却比金子还少。店员兴誓旦旦保证肉的质量。冲着她们的热情,我抱着试试的心态,买了一小块回家,中午就弄回锅肉。
  
  按照老方法,把菜油烧得冒烟后,将肉片倒进锅里。我已经准备好了锅盖,要是这些肉还是鞭炮,我就用锅盖做挡箭牌,架势就像古战场上的勇士。结果,肉下锅后,象征性地爆了几声,这个很正常,毕竟肉的温度和烧开的油温有很大差距。我右手拿着铲子,离得很远,左手还拿着锅盖,挡在头部。用铲子翻几次,锅里的肉卷起来了,却像睡着似的,静悄悄地任凭我翻来覆去地铲,香味出来了。我再加上郫县豆瓣,蒜叶子,烹饪的浓香飘得很远。
 
猪好多
  
  这个味道,正是我记忆中的味道。
  
  没想到,后来一个偶然机会,我和几个朋友去“亲密接触”了这个生猪养殖场地。
  
  地方是在一马平川的安仁镇,占地四百余亩。养殖区戒备森严,进入的所有人都得通过一间雾气腾腾的杀菌室。猪圈是不能进去的,只能在门缝里窥视,一排排圈舍,就像宾馆的房间;肥壮的黑猪们亲密无间地躺着,伸展着放松的四肢。周围很安静,我隐隐约约听到猪的呼噜声。有几头猪吃饱喝足后又哼哼着撒开腿儿,快乐地跑来跑去。废水通过地下管道,输送到周围几个葡萄园,没有一点异味。基地的旁边,还有十多亩田,用塑料网罩着,下面养殖蛙和甲鱼;田的周围全是种植的各类蔬菜,绿油油一大片,看着都赏心悦目。
  
  我们又去了他们的第二个生猪养殖场地。从大邑县往西岭雪山方向的悦来镇,车开了很久才绕进去,几乎算是深山里了。人烟稀少,山连山,一眼望不到头,峦峰一片翠绿。这里有六百多亩的养殖面积,我们一行二十余人,去参观满山飞跑的几千只鸡。红彤彤的公鸡好像受到鼓舞,也好像在炫耀,一只只比拼着,伸长脖子,发出雄壮清脆的叫声。几千只公鸡的共鸣,不亚于任何交响乐团的气势。很多朋友将它们的叫声翻译出来,引起一阵阵笑声。对面山的母鸡,就很矜持,低头啄草丛里的小虫,偶尔抬头,不屑地甩一眼乱打鸣的公鸡们。
  
  山坡山沟还有各类蔬菜,长势虽然不是很良好,却是天然的。
  
  参观回来后,我深信不疑了。当前很多有识之士,都在亲力亲为进行绿色食品的种养殖和加工生产。我相信,绿色社会安全食品,不久将会进入人们的生活。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天兆猪业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