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时事 > 内容

雏鹰农牧掌门人侯建芳现在的困境 难圆儿子电竞梦

商业人物2019-04-11 15:21:52

阅读()

侯建芳父与子两代人,生活在“养猪”和“电竞”两个平行的世界,然而在2014年,现实和虚拟两个世界有了交集。虽然侯阁亭不愿子承父业,但候氏父子的命运都不得不与雏鹰农牧捆绑起来。
  父亲侯建芳,从事着最传统的养猪生意,是“中国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002477.SZ)的董事长。
  
  儿子侯阁亭,玩着被认为是风口行业的电竞,是电竞圈声名赫赫OMG电竞俱乐部的掌门人。
  
  父与子两代人,生活在“养猪”和“电竞”两个平行的世界,然而在2014年,现实和虚拟两个世界有了交集。

猪好多网
 
  那一年,侯建芳希望养猪生意也能插上互联网的翅膀。按照父亲侯建芳的意思,尝试将传统养猪生意与电子商务相结合,打造以移动互联网为载体,以游戏、社交平台为主,依托粉丝经济,探索互联网商城的新型营销模式。
  
  电竞行业是一个公认的烧钱生意,OMG电竞俱乐部曾在一年半时间亏损3967万。过往几年雏鹰农牧不断地向电竞行业输血,但还未见曙光,如今自身却陷入窘境。今年年初,“中国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发出“没钱买饲料,饿死生猪”的公告,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一整年亏损30.41亿元。
  
  目前雏鹰农牧因涉嫌违法违规,正在接受证监会的立案调查。立案后雏鹰农牧开盘大跌9.47%,逼近跌停。侯建芳目前所持雏鹰农牧的12.6亿股股份被冻结,价值41.45亿元。“商业人物”通过天眼查查询显示,雏鹰农牧已经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
  
  虽然侯阁亭是一个不愿意子承父业的“富二代”,但候氏父子的命运都不得不与养猪为主营业务的雏鹰农牧捆绑起来。养猪生意兴,则候氏父子兴。

猪好多网
 
  两个平行世界
  
  侯建芳以养鸡起家,靠养猪发家。参加过3次高考,最后以1分之差与大学失之交臂,之后自费100元去郑州牧专上了为期23天的畜牧培训班后开启创业之旅,成为90年代第一批富裕起来的“万元户”。
  
  他带领公司经历过1995年的瘟疫、2003年的非典、2004到2005年禽流感,以及2006年的高热病,不仅公司发展没有受到限制,而且规模越做越大。2010年登陆深交所成功上市,成为“中国养猪第一股”。
    
  2015年新一轮大牛市里,雏鹰农牧的市值逼近300亿元。到2016年,雏鹰农牧业绩猛增至8.33亿元,同比大增278%,当年侯建芳家族以85亿元身价跻身河南首富榜的第四位,在胡润百富榜中排名第398位。
  
  虽然是个富豪,但侯建芳行事极为低调,一直强调自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就是一个养猪的,过去养,现在养,将来还会继续养。”虽然没上过一天大学,但他却精通财务会计,是国内很少见的技术型企业家。上市之后有人对侯建芳说,“我们现在不再是雏鹰了,应该叫雄鹰。”他说不行,我希望我们永远是一只雏鹰,永远在向上,在成长。
  
  养猪最怕遇上“猪周期”,连侯建芳都怕。但养殖行业想要摆脱猪周期,侯建芳认为是“不可能”的。但在最近一轮,从2014年4月到2016年年中“史上最长猪周期”里,生猪市场连年亏损,但雏鹰农牧表现依然坚挺。
  
  “低成本”是侯建芳对抗猪周期的秘籍。侯建芳曾接受《理财周报》采访时表示,“行业不景气了,就看谁的成本低。”从雏鹰农牧的战略布局上看,有两大特点,一是延长产业链,二是规模化。侯建芳还独创了雏鹰模式,即“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就是公司自己不养猪,农户在公司的养殖场养殖,公司提供仔猪、饲料、防疫、技术等,农户在同一封闭管理之下分阶段,流程化养猪。养殖周期结束后,公司按照养殖成果向农户支付养殖利润。
  
  对雏鹰农牧来说,“雏鹰模式”既实现了公司规模化养殖,又从各个层面降低了养殖成本。

猪好多网
 
  虽然侯建芳行事低调,但做事却是大开大合,近几年雏鹰农牧一直积极推动“轻资产”,而将大笔资金都投入到那些高利润的项目上。
  
  2012年雏鹰农牧启动三门峡生态猪、藏香猪的项目,计划总投资超过70亿。当时为生态猪肉取名,还特地举办了一场百万征名活动,获胜者可赢得价值50万的现金或者宝马轿车,以及游宝岛台湾。结果不到一个月时间共计收到参赛作品62722件,最后来自洛阳的杨先生取的“雏牧香”成为最佳方案。
  
  从天猫旗舰店可以看出,售价16999元的雏牧香藏香猪火腿确实足够高端,侯建芳也卖力宣传,“我们的高端火腿,光加工期就是一整年,整个流程是无菌操作。在产品出来之后,其保质期为五年。如此一来,未来不管市场如何下跌,在我们整个产业链当中,高端发酵火腿的利润在85%以上,这将能够很好地对冲猪周期低估的风险。”
  
  不仅如此,从雏鹰农牧近几年的投资来看,也个个都是大手笔。2013年在吉林省洮南市计划投资56亿建设生猪养殖基地。2016年耗资1.35亿元,整编6万家沙县小吃。此外雏鹰农牧还涉足了基金公司,共计投资了59.1亿,又拟以自有资金12.42亿认购了昌图农商行54000万股股票。
  
  相比90年代通过养猪富裕起来的第一批“万元户”侯建芳,“90后”的儿子侯阁亭依然是互联网时代站在潮头的人,在电竞领域玩得风生水起。
  
  侯阁亭是王思聪的直接竞争对手,比王思聪入行更早,但行事风格极为低调。唯一一次接受央视采访是以OMG电竞俱乐部投资人的身份亮相。
    
  实际上侯阁亭15岁就正式进入电子竞技圈,在郑州组建自己的电竞团队,多次获得全国乙组、丙组冠亚军。2012年带着第一笔创业基金杀进上海,组建热美(RM)战队。2014年,侯阁亭以OMG投资人的身份,用不到300万人民币收购了一支投资5000万,连续取得17届冠军的传统强队。
  
  按照2017年《体坛周报》发布的“中国电竞俱乐部品牌价值榜”,王思聪的IG电竞俱乐部排名为第二,OMG电竞俱乐部以953万元位居第十。
  
  就在去年“绝地求生”2018年首届全球邀请赛中,侯阁亭的OMG战队获得了冠军,“China NO.1”的赞誉飘满了整个电竞圈。
  
  花比王思聪更少的钱,取得这样的成绩并不简单。去年8月份,电子竞技被列为2018年雅加达亚军会表演赛项目,侯阁亭还代表电竞参赛选手,在印尼参加了亚军会的圣火传递。
  
  可以说,侯氏父子在现实和虚拟两个平行世界,在各自的领域里,都做出了骄人的成绩。

猪好多网
 
  候氏父子的交集
  
  “养猪”和“电竞”本来是两个平行的世界,但是在2014年,现实和虚拟的两个世界有了交集。
  
  那个时候流行跨界。2014年侯建芳提出了雏鹰农牧的三大战略布局,即“生猪养殖、粮食贸易、互联网”,尝试将传统农业与电子商务相结合,打造以移动互联网为载体,以游戏、社交平台为主,依托粉丝经济,探索互联网商城的新型营销模式。
  
  此后,雏鹰农牧又专门成立了微客得公司,出资1020万元持股51%,侯阁亭持股11.22%。微客得又出资255万元成立噢麦嘎(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OMG电竞俱乐部运营主体),持股比例51%,为控股股东。
  
  第二年,雏鹰农牧发布公告表示,因为考虑到互联网板块对雏鹰农牧的巨大战略意义,继续对微客得公司增资,增资金额超过5000万。
  
  雏鹰农牧多次对外表态电竞行业是一个风口行业,不过电竞行业也的确是一个风口行业。
  
  自从电子竞技被列为2018年雅加达亚军会表演赛项目后,电竞圈能看到越来越多投资机构的身影。就最为发达的美国电竞市场来看,参照福布斯去年10月发布的最有价值电竞俱乐部排行榜,C9(Cloud9)战队以3.1亿美元的估值排名第一,预计2018年营收达到2200万美元。
  
  但对不太成熟的中国电竞市场来看,电竞行业目前还处于烧钱阶段。而烧钱的程度并不像王思聪说的,“只需要花一辆跑车的钱就能养活一家俱乐部”那么简单。
  
  噢麦嘎在一年半时间亏损3967万,资不抵债。此后,雏鹰农牧将持有的噢麦嘎公司36%的股权以不超过2700万元转让给侯阁亭,所持股权下降到15%。不再纳入上市公司财务报表中。
  
  侯建芳对儿子侯阁亭在电竞产业的大力支持,还曾赢得“中国好爸爸”的称号。雏鹰农牧对电竞行业的输血也不止这些。
    
  2015年初,侯阁亭还创立了全民直播。从全民直播背后的投资人来看,都能看到雏鹰农牧的身影。根据公开消息,全民直播累计获得两轮融资,背后投资方包括竞远投资、新番资本、西藏九岭创投。
  
  实际上,竞远投资是雏鹰农牧2016年4月参与投资的公司。雏鹰农牧认缴出资5亿,占总出资的99.01%。而在同年的9月份,也就是全民直播的A轮融资中,平潭竞远以10亿元估值向上海脉淼(全民直播运营主体公司)投资1亿,持有上海脉淼10%股权。这是全民直播的A轮融资。
  
  而西藏九岭创投与雏鹰农牧的关系更加复杂。2016年年初,雏鹰农牧发起设立了深圳泽赋农业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企业。之后,泽赋基金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投资汇生通,次年3月,以15.38元每股的价格共持有汇生通1,084.98万股股权,持股比例为25.21%,泽赋基金于2017年12月将持有汇生通全部的股权转让给西藏九岭。而西藏九岭正是全民直播的A+轮投资方。
  
  但是侯建芳到底向侯阁亭输送多少钱仍不得而知。通过上述数据来看,数以亿计是有的。而对于2017年净利润只有4518万的雏鹰农牧来说,“中国好爸爸”的称号侯建芳当之无愧。
  
  全民直播因风口而生,也因风口的停止而消亡。去年11月,全民直播的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官网也停止维护,有300多名主播和经纪公司开始向全民直播讨薪,累计金额超过1000万元。
  
  尽管侯阁亭是一个不愿意接管家族企业的“富二代”,但终究摆脱不了与家族企业的关系,无论是血亲关系,还是资本关系,他都必须依托背后家族企业这棵大树而存活。

猪好多网
 
  父亲的窘境
  
  今年猪年一开年,“养猪第一股”便诸事不顺,发生在这家上市公司的戏码确实让人哭笑不得。
  
  起初雏鹰农牧先是因为债务缠身,开创了“肉偿”债权人的先河,即以公司火腿、生态肉礼盒等产品偿付本息,总计2.71亿元。而后又宣布因为没钱买饲料,生猪被活活饿死。后来又大幅度调整2018年业绩报告,将2018年的预期亏损规模15亿元—17亿元,扩大至29亿元—33亿元。还不止这些,最近雏鹰农牧的公司部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核心管理人员拟终止增持计划。
  
  而雏鹰农牧最终得到的结果是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而在同一天,雏鹰农牧又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截至目前,雏鹰农牧仍在接受证监会的调查,侯建芳所持有雏鹰农牧的12.6亿股股份被冻结,价值41.45亿元。
    
  在今年年初,新京报的记者跑到河南省三门峡市渑池县段村乡中朝村,看到这样一幕:一头饿到无法站立、半蹲在猪舍里的黑猪盯着门外水泥地上的饲料。那些本是临近出栏的猪,但他们却瘦弱矮小,像幼猪一样。当地的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一般情况,育肥5个月左右,幼猪就能涨到差不多200多斤。而在这位村民的猪舍里的猪养了半年,一头猪才六七十斤。这位村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57头猪在15天里相继死去。
  
  导致生猪活活饿死的根本原因是由于合作方雏鹰农牧未能提供足量的饲料。根据新京报的报道,截至2019年1月17日,段村与渑池分公司签订协议的36名养殖户,猪舍中累计死亡肉猪约2100头。
  
  另外,据段村乡乡政府统计,雏鹰农牧渑池分公司拖欠全乡养殖户代养费约900万元,拖欠各村地租款共约325万。
  
  根据2月26日晚雏鹰农牧公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亏损30.41亿元。而后在今年的3月28日,雏鹰农牧获得了河南省政府的补助1640.02万元。但对于债台高筑的雏鹰农牧来说如杯水车薪。
  
  截至2017年末,雏鹰农牧的负债合计达到164.15亿元,应付债券22.86亿元,应付利息2.33亿元。负债率已升至71.81%。
  
  可以说雏鹰农牧遇到了上市以来前所未有的困境,侯建芳自身难保,而是否还能再源源不断支持儿子的电竞大业?这为OMG电竞俱乐部的未来前途蒙上阴影。
  
  然而侯阁亭不只有OMG一家公司。“商业人物”从天眼查发现,侯阁亭作为股东公司有21家,主要涉及电竞、文化传媒、网络科技等。
  
  不过中国是全球第一大猪肉消费市场。进入3月,猪的命运又迎来转折点。生猪价格微涨,仔猪价格大涨,能繁母猪存栏在下降,种种迹象表明生猪市场有所好转。
  
  搜猪网分析师冯永辉笃定表示,因为2019年开始母猪产能才开始大幅下降,所以2020年市场缺口会比2019年更大。2019年将处于争论周期上涨的前段。
  
  如今猪命运迎来转折点,但是未来不能确定的是,侯氏父子是否也能度过难关迎来他们的高光时刻。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于氏猪场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