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技术 > 生物安全 > 内容

杨汉春教授“金玉良言”:谈猪场生物安全升级与蓝耳防控策略重点

猪兜2020-05-27 10:53:56

阅读()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杨汉春教授在猪兜会客厅节目中表示,“把生物安全做到位,不过度;采取科学的免疫程序,把其他疾病防控好。”
  5月25日晚,谈及生物安全和猪蓝耳病防控的话题,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杨汉春教授在猪兜会客厅节目中表示,“把生物安全做到位,不过度;采取科学的免疫程序,把其他疾病防控好。”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杨汉春教授
  
  分享“金玉良言”
  
  本期猪兜会客厅节目的主题是:“效”之以理——谈猪场生物安全升级与蓝耳防控策略重点,特邀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杨汉春教授、周磊副教授和PIC中国技术服务经理刘从敏、勃林格殷格翰动物保健猪事业部市场部负责人黄念,从不同维度分享了对生物安全升级和猪蓝耳病防控的真知灼见,既有“金玉良言”,也有经验之谈,更有殷切期盼,给养猪人上了非常有价值的一课。
  
  大咖加持,让这场知识直播备受业界关注。根据第三方监测数据显示,当晚通过农兜网观看直播节目的观众超过15万人次。
 
  
  大咖加持,超过15万人次观看了本场直播
  
  生物安全是防控非洲猪瘟的有效手段
  
  非洲猪瘟发生以来,猪场的生物安全受到了空前的重视。事实上,生物安全是防控非洲猪瘟的有效手段,这也成为行业共识。
  
  眼下,我国猪场生物安全的概况是怎样的?近期,国家生猪产业技术体系、中国畜牧兽医学会携手勃林格殷格翰动物保健共同发布的2020中国猪场生物安全评估大数据报告,给出了答案。在直播节目中,4位老师对这份全国生物安全抽样调查数据进行梳理,并围绕其中的一些关键信息展开了深度解读。
  
  “报告结果来自全国范围内约1000个猪场的调查数据,是可视化、数字化的,可以系统化、标准化生物安全评估,帮助养殖场找到生物安全方面的漏洞、短板,从而完善生物安全体系。”对于行业第一份生物安全大数据报告,杨汉春教授肯定了其对于行业发展的价值。
  
  据悉,该报告是通过一款生物安全在线评估软件——“ASF COMBAT风险管家-非洲猪瘟版”完成的,分为6个版块,通过45个问题对猪场的猪只、运输、人员、管理、饲喂和位置对非洲猪瘟情况下的生物安全概况进行评估。“软件是免费使用的,未来这个软件还会不断升级和改进。”黄念补充说。
  
  随后,周磊分享了报告中猪场的猪只、运输、人员、管理、饲喂和位置等方面的抽样调查数据。比如,从猪场引入猪只的频率来看,48%的猪场选择不引入,36%的猪场引入频率大于3个月。对此,刘从敏表示,兼顾生物安全和生产成绩的办法是建议猪场在引种时以引入公猪、精液为主,同时注意做好非洲猪瘟、猪蓝耳病、猪伪狂犬病、猪流行性腹泻、猪瘟等疾病的检测,以了解种源场猪群的健康状况。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周磊老师
  
  PIC中国技术服务经理刘从敏先生
  
  调查结果表明,在车辆运输方面,58%的猪场使用专用车辆进行饲料运输,63%的场外饲料车不被允许进入猪场。“使用自有车辆进行中转是相对安全的,可以有效避免运输环节带来的非洲猪瘟病毒传入风险。”刘从敏还提醒大家,饲料厂是可能存在交叉污染的地方,建议饲料车不要进入猪场的生产区,可以在场外将饲料打入料塔或者进行中转
  
  “人”使得生物安全执行结果不同,这一点得到了杨汉春教授的认可。“对猪场人员的管控,要坚持不懈,否则稍不留神,就可能前功尽弃。”他同时指出,目前猪场在强化猪场人员管控时,甚至有过度管理之嫌,应引起注意。
  
  不仅如此,在杨汉春教授看来,在控制非洲猪瘟病毒从饲料传入方面,可以采取对饲料原料进行烘干、饲料高温制粒等措施,以防范饲料传播非洲猪瘟病毒的风险。
  
  生物安全,从选址开始。正如刘从敏所言,猪场场址的选择和评估是生物安全的第一步。他建议猪场选择建在养殖密度比较低的区域,最好选择村庄分布比较少的区域,且有天然的物理屏障,比如高山、沟壑或树林等,距离公共道路500米以上。建种猪场时,还要考虑到未来的生物安全风险,要确保3~5公里范围内不再建设任何新的猪场。
  
  “在猪场里,当人人都为生物安全负责,结果才会更好。”刘从敏的这句话指出了关键所在。
  
  “防控住了非洲猪瘟,不代表一定能防控住猪蓝耳病”
  
  非洲猪瘟发生以来,猪场普遍强化了生物安全体系,改进和提升了生物安全措施。事实上,很多猪场借此成功控制住了非洲猪瘟,同时也降低了猪蓝耳病等其他疾病的流行风险。
  
  “目前要恢复生猪生产,扩产增养,生猪交易变得频繁,有的猪场可能从多个企业引种,同时可能引入不同的猪蓝耳病毒毒株,使得猪群不稳定,从而容易发生猪蓝耳病。”因此,杨汉春教授强调,猪蓝耳病的防控不能松懈,“防控住了非洲猪瘟,不代表一定能防控住猪蓝耳病。”
  
  杨汉春教授援引多个实验室监测的结果表示,目前国内猪蓝耳病毒毒株多样性增加,但以类NADC30毒株为主
  
  疫苗免疫是控制猪病毒病的重要手段,然而,猪蓝耳病疫苗的免疫在业界一直存在争议。“猪蓝耳病的防控,如果仅凭疫苗免疫就能万事大吉的话,猪蓝耳病早就净化了。”周磊说。在他看来,理想的疫苗应该安全、有效且有足够好的交叉保护力。研究发现,目前国内的几种商品化疫苗不能完全阻止类NADC30毒株对猪只的侵害,但通过比较发现,经典毒株疫苗能够减少病毒血症时间,对提高日增重也有一定的帮助。
  
  “功夫在疫苗瓶里,更在疫苗瓶外。”黄念进一步解释道,勃林格殷格翰一直坚持以综合性解决方案来防控猪蓝耳病,他在直播节目中详细介绍了猪蓝耳病区域性控制和净化项目的进展,以及猪蓝耳病控制的五步法方案,旨在帮助猪场实现猪蓝耳病的控制乃至净化目标。
 
  
 
  勃林格殷格翰动物保健猪事业部市场部负责人黄念先生
  
  在和观众互动时,杨汉春教授也就猪蓝耳病的防控提出了中肯的建议:对于种猪场,猪蓝耳病的净化,势在必行;对于猪蓝耳病阳性稳定场,可以使用安全性相对好的弱毒活疫苗,采取一次免疫(包括母猪群、生长猪群)的方式,不要过度免疫,但疫苗免疫只能控制临床症状,降低病毒血症,减轻病理损伤,待猪场的猪蓝耳病稳定后,猪蓝耳病活疫苗的使用频率要慢慢降下来。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天兆猪业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