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大赛
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技术 > 内容

非洲猪瘟病毒,在饲料中是否会传播?如何在饲料中降低ASFv风险?

新饲料2021-04-19 16:00:48

阅读()

自2013年猪流行性腹泻病毒传入美国以来,美国就格外意识到动物疾病通过饲料进入的风险。难怪在美国对非洲猪瘟的研究中,饲料的作用得到了重点关注。饲料在病毒传播和缓解中到底能起到什么作用?

自2013年猪流行性腹泻病毒传入美国以来,美国就格外意识到动物疾病通过饲料进入的风险。难怪在美国对非洲猪瘟的研究中,饲料的作用得到了重点关注。饲料在病毒传播和缓解中到底能起到什么作用?

 

图片

 

作为一种潜在的病毒传播源,饲料成分可能会引起特别关注。

 

猪肠道冠状病毒,包括猪流行性腹泻病毒(PEDv)和猪PDCoV,分别被认为是2013年和2014年传入美国猪群的最后一种主要跨界猪病。对新农场的引进和快速传播进行的几项流行病学分析显示,病毒的潜在来源是受污染的饲料和饲料成分。尽管将ASFv引入美国还有其他风险因素,如非法走私的猪肉制品,但植物性饲料和饲料成分由于其独特的特性而受到特别关注。

 

对此,我们有什么相关的问题要问?

 

一、哪些成分支持ASFv的稳定性?

 

确定哪些饲料成分提供了支持ASFv稳定性的环境基质是确定风险的重要步骤。为了利用越境运输模型评估这一风险,2018年,Scott Dee博士领导的一个研究小组根据进口量和在猪饲料中的使用情况,选择了12种动物源性饲料、配料或产品,以评估ASFv的稳定性。配料包括传统豆粕、有机豆粕、豆油饼、蒸馏干谷类(DDGS)、赖氨酸、胆碱、维生素D、湿猫粮、湿狗粮、干狗粮、猪肉香肠肠衣和全价饲料。

 

经过30天的跨大西洋运输条件后,2007年佐治亚州禽流感病毒在各种成分中基本稳定,75%的受检成分中检测到了传染性病毒,包括传统豆粕、有机豆粕、豆油饼、胆碱、湿猫粮、湿狗粮、干狗粮、猪肉香肠肠衣和全价饲料。

 

二、ASFv是通过植物饲料传播的吗?

 

一个世纪以来,通过口服途径传播的ASFv一直受到重视,并且很早就被认为比肠外接种途径具有更多的变异性。然而,通过自然饮用受污染的液体和自然食用受污染的植物性饲料,现代ASFv格鲁吉亚2007分离物的传播性直到最近才被描述。在这项研究中,测定了在小体积液体培养基(100ml)或完全饲料(100g)中自然摄入不同剂量的ASFv对仔猪的感染率。确诊的感染是通过饮水和进食两种途径发生的,与饲料相比,液体传播所需的剂量较低。具体来说,ASFv格鲁吉亚2007在液体中的最低感染剂量为100,50%组织培养感染剂量(TCID50),而104 TCID50是饲料中感染所必需的剂量。

 

随着时间的推移,反复接触少量(即食用一批受污染的饲料或饮用受污染的水)的统计模型显示,随着接触次数或总消耗量的增加,感染的可能性增加。综上所述,ASFv通过自然食用受污染的植物性饲料经口传播,感染概率取决于存在的病毒数量和食用的饲料量。

 

图片

 

三、饲料生物安全能否降低ASFv风险?

 

作为生物安全领域一个相对较新的专业领域,饲料生物安全已成为一个重要的和广泛认可的生物安全目标,对于防止猪病毒性疾病进入农场至关重要。当检查饲料成分作为一种潜在的病原体来源时,有几个因素会影响这种生物安全风险。

 

首先,应确认该成分的加入对猪的健康和生长是必要的,并且应缺乏合适的、成本有效的和低风险的替代品。

 

第二,应考虑每种原料来源国的疾病状况,包括在特定地区爆发的猪病或普遍流行的地方病。

 

作为第三个考虑因素,饲料成分中病毒的环境稳定性在风险中起作用。

 

最后,用于产生成分影响风险的农业或制造业实践。饲料、配料和饲料厂的生物安全对于降低猪生产各个阶段的传染病风险至关重要,而实施以饲料为重点的生物安全程序有助于解决这些风险。饲料生物安全性的违反可能导致用于猪饲料的作物在生长、收获、加工或后加工过程中受到病毒污染。目前许多养猪场的生物安全协议可以直接转化为饲料厂的环境。

 

四、如何在饲料中降低ASFv风险?

 

除了生物安全和采购方面的考虑外,对饲料或配料进行物理和化学处理也可以作为降低ASFv风险的工具。

 

实施饲料检疫,或在从高风险国家和地区进口原料后进行储存,是一项旨在使病毒衰退后再将原料纳入猪饲料的战略。

 

热处理和储存作物和植物成分已证明在降低猪病毒(如ASFv和PEDv)的传染性方面具有实验效力。例如,德国Friedrich Loeffler研究所的Melina Fischer和其他人在2020年的研究中使用ASFv亚美尼亚2008污染了包括小麦、大麦、黑麦、小黑麦、玉米和豌豆在内的大田作物,然后将这些作物在20°C下干燥两小时,在室温下储存两小时后,未加工的农作物无法分离出任何传染性病毒。

 

五、ASFv能被化学方法缓解吗?

 

随着人们对饲料风险的认识和对抗生素替代品的需求,具有抗ASFv和其他猪病毒抗菌活性的饲料添加剂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抗病毒活性的主要添加剂类别包括甲醛水溶液、中链脂肪酸(MCFA)、短链脂肪酸、有机酸和精油。从机理上讲,这些抗菌产品以不同的方式灭活病毒,各国的使用规定也不尽相同。

 

例如,中链脂肪酸MCFA被认为可以通过破坏病毒包膜来降低病毒的传染性,从而导致病毒粒子的解构和无法与宿主细胞结合进入。

 

第二个例子是水性甲醛,它被认为可以通过病毒核酸和蛋白质的烷基化和交联来降低病毒的传染性。MCFA和甲醛水溶液对ASFv的治疗效果已经被实验证实。

 

综上所述,物理和化学处理都为降低饲料中的病毒风险提供了机会;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大多数缓解方法并不能消除饲料中的ASFv DNA或其他病毒核酸,这强调了在采取缓解措施后确定病毒生物传染性的重要性。

 

图片

 

结论:预防是必要的

 

由于生产损失和市场混乱,美国猪群引进ASFv的经济损失估计超过150亿美元,因此防止进入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由于每年有数千公吨的猪饲料原料从ASF疫情活跃的国家进口到美国,因此调查和采取缓解策略以降低ASFv通过这一途径进入美国的风险至关重要。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天兆猪业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