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观点 > 内容

非洲猪瘟防控,我们是否走进了“拔牙”的死循环?

求真农牧2021-05-12 14:34:01

阅读()

拔牙是感染非洲猪瘟病毒猪场采取定点清除感染猪只以保护其它猪群免受感染的一类防控技术的简称。

综述

 

拔牙是感染非洲猪瘟病毒猪场采取定点清除感染猪只以保护其它猪群免受感染的一类防控技术的简称。

 

非洲猪瘟流行三年来,“拔牙”成了一项技术、一类职业、一种现象,同样孕育了一种新市场!

 

无论与养猪业有关的什么会议,都无法绕开“拔牙”话题,“拔牙”俨然成了养猪业的热词,注定成为时代符号。

 

拔牙是一种治疗方式,凡是治疗都没有舒服的,痛苦或轻或重,正常思维的人不希望获得任何形式的治疗。如果我们整日热衷于或忙于治疗,不是方法问题,而是我们的思维走偏了,因为清除病牙以保护健康牙齿的目的未达到,我们有可能犯了方向性的错误,在为“拔牙”而“拔牙”,忽视了如何护牙而避免拔牙痛苦出现才是“拔牙”的真正目的。本是平时疏于口腔管理产生的问题,却预期拔牙解决或补救!

 

非洲猪瘟防控,如果拔牙成为了生产和炫技的手段,那么我们将陷入反复拔牙的死循环。哪怕我们的拔牙技术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拔牙”治疗带来的痛苦和损失仍是无法避免,最终行业会陷入畸形发展境地。

 

某些“善于”拔牙的上市集团企业,至今仍在公开会议中炫耀自己的拔牙创举和成果,而且不断在尝试极端的拔牙方式,比如通过人为增加应激条件促使潜伏期猪只发病以应对弱毒“隐匿性强”的特点。

 

处于行业高位的大企,其行业风向标作用难免引来上行下效之风,无疑将会加速行业和更多的中小养猪企业陷入拔牙死循环,拔牙对于猪场和大环境的副作用将会被放大,于行业发展不利!

 

那么,我们如何避免进入拔牙死循环呢?

 

猪场拔牙

 

分析

 

一、正确认知拔牙技术

 

拔牙是猪场同非洲猪瘟博弈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是被动而惨烈的。

 

拔牙防控,我们可以理解为日本侵华战争,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们以此进行论述。

 

近代中国的军阀势力割据,导致了全民组织性和管理性差;闭关锁国带来了科技落后;军阀混战令社会生产几乎停滞导致了经济萧条,民族组织性差、科技落后、经济萧条最终形成了国防力量孱弱,这是日本敢于发动侵华战争的根本原因!

 

反观非洲猪瘟防控同样如此,管理混乱导致执行力差;学习不足导致防控意识不足和方案科学性、有效性、适用性低;经济拮据造成防控投入不足,防控意识低、方案科学性弱、执行力差、防控投入少最终形成了防控能力薄弱事实,非洲猪瘟敢于侵犯此类猪场就不足为奇。

 

日本侵华战争对于当时的中国就是新问题,也称为一个问题的“初期”,再次遇到此类老问题就是“后期”,非洲猪瘟同样如此。

 

日军侵入我们国家时,我们没有足够的战争经验、人力、财力和物力在战争发生初期就将其赶出去,唯一能做的也是最简单的就是以命相博。以命相博的过程就是生命与财产不断损失的过程,诚然,我们的经验据此产生并获得,而此经验是以牺牲众多鲜活的生命和损失大量的物力、财力才获得,此经验的获得被动而惨烈,从自主选择上是最不愿意接受的方式。

 

拼杀日军就如拔牙中消灭传染源;转移群众和战略物质做隔离保护有生力量就如拔牙中的保护易感动物,过程的煎熬唯有经历过抗日战争和拔过牙的猪场才能体会。

 

无论我们如何誓死拼命和巧妙转移,我们承受巨大痛苦和损失是无法避免,也是我们无法选择的。当我们在面对一个新问题且无法通过其它方式获得有效经验时,初期我们只有通过“以身试法”的试错方式才能获得经验,哪怕需要付出巨大的物力、财力和众多的生命,因为没选择就是没选择,比如刚建国时的导弹、卫星等航天事业和现在的芯片研发及制造都是如此。

 

没选择仅仅只限于问题初期,当我们经历过初期获得了一定经验时,被动而惨烈的选择会成为过去式,后期我们利用初期获得的经验避免了“近身肉搏”的风险,主动将风险化于萌芽中,比如抗美援朝战争、国际上势均力敌的谈判、博弈等化解风险方式,都是基于“初期”抗日战争的经验而避免了日本侵华战争类新问题的重现。

 

如果我们遇到老问题还是同样选择解决新问题的方式,那不是“问题”的问题,而是我们的问题!

 

非洲猪瘟,2018年、2019年对于行业来说是新问题,我们用被动而惨烈的拔牙方式解决是合情合理的,此时我们用什么样的方式试错和研究都不为过,比如反饲、自家苗、抗体、疫苗、神药等极端方式,因为我们没有任何可借鉴的成功经验又急需成功;

 

非洲猪瘟,2020、2021年及以后对于行业来说是老问题,因为我们在“初期”已经用被动而惨烈的方式获得了成功经验,“后期”需要的就是不断优化和完善,哪怕新出现的变异株和疫苗毒同样如此,原因就是传染病的三要素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以前获得经验仍然有效,利用新问题获得的经验完全可以避免新问题出现。

 

当然,我们不能狭义的理解“拔牙”,狭义的拔牙是一项单独的防控技术,而广义的拔牙是通过拔牙获得一整套系统的非洲猪瘟防控数据和技术。我们应该用广义的拔牙避免狭义的拔牙出现,而不是平时的疏忽和不努力寄希望于狭义拔牙解决li

 

非洲猪瘟防控是老问题,如果我们仍然想着用解决新问题的方式解决,那是我们的“拔牙”认知出了问题,陷入拔牙死循环将无法避免!

 

二、正确认知拔牙的副作用

 

猪场管理团队

 

每一次拔牙对于管理团队就是一次煎熬!

 

过了首次煎熬获得成功,他们获得信心犹如蜕变重生;两次以上的拔牙形成的反复煎熬,成功的短暂性、不可控和不确定性令他们信心丧失,每次煎熬对于他们只是煎熬!

 

无论养殖设备和系统如何先进,在可预见的时间内最终还是由人员来管理,而管理团队的信心出现问题,整个养猪系统就出了问题,预后终是不良。

 

养猪大环境

 

猪场小环境

 

病毒自身没有代谢的酶系统,无法在自然环境中像细菌一样繁殖或复制。

 

猪场中具有感染能力的病毒,在没有感染猪只和外源补充时,数量是随着时间延长逐渐减少的,直至全部消亡。

 

每一次拔牙过程就是在向猪场环境补充病毒的过程。病毒补充分有意和无意,死猪填埋至猪场周围是有意补充,拔牙过程污染的道路、工具和人员向环境散毒是无意的,哪一个都无法避免。

 

如此反复这般,猪场小环境是在不断恶化,也为进入拔牙死循环埋下了隐患!

 

猪场大环境

 

拔掉的死“牙”,被集中或自己处理了,那拔掉的活“牙”去哪里了?

 

大家,应该有答案吧!

 

活“牙”在没被统一扑杀时,只有三个渠道:

 

1、拔牙失败时,留在场里自生自灭;

 

2、通过不法二手猪贩流向市场,继续污染下一个猪场;

 

3、被不法或不明原因屠宰企业收走,由屠宰企业和肉商向大环境更广泛的散毒。

 

拔掉的活“牙”,最终威胁的还是初期通过被动而惨烈拔牙技术获得经验的猪场,他们难免为此进行再拔牙,最终进入拔牙死循环!

 

总结

 

我们生活在当今的盛世中,肯定不希望再次回到水深火热的抗日战争年代,我们用初期牺牲了众多的鲜血和生命、损失了大量的财力和物力换来今天强大的国防力量,这是敌人不敢觊觎我们的国家,我们能够安心生产、生活的真正原因;

 

我们经历了2018、2019,也走过了2020,正在经历2021 ,未来还要走向更远的前方。无论是北方的2018 ,还是南方的2019 ,恐怕大家都不希望再次经历那种境地,而避免此问题最好的方式就是从拔牙死循环中走出来,用初期拔牙获得数据和经验依据传染病三要素进行科学防控,让拔牙事件不出现或少出现!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天兆猪业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