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观点 > 内容

张利庠:复工复产急需破解“六大难”,养殖企业面临生死考验

新牧网2020-02-20 10:07:49

阅读()

为了更好地贯彻国家领导人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和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了解基层畜牧饲料企业的困难,推动畜牧业高效复工复产。
  病毒赶跑,经济不倒!
  
  为了更好地贯彻国家领导人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和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了解基层畜牧饲料企业的困难,推动畜牧业高效复工复产,2020年2月16日,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畜牧饲料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全球农商联盟总顾问张利庠教授电话调研了AWA山东秘书长、山东昱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韩作臣、亚太中慧人力资源总监薛兆营、天普阳光策划总监邱纯义、益客副总裁刘家贵、山东省饲料工业公司总经理任相全、蔚蓝生物李志明等同志。
 
  人物
 
  总体来看,复工并不意味着复产,更不意味着产业生态的恢复!山东的复工率达到80%,但是产能的恢复连50%都没有,产业生态更是遭到严重破坏!企业面临着“产品销不出、饲料供不上、原料运不进、用工回不来、资金要断流、产业生态差”等六大问题,结合电话访谈,我们给出了积极的建议。相信这些问题在党和国家的关怀指导下,会大大改观!
  
  当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形势仍然严峻,截至2月18日24时,全国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4279例,累计死亡病例2006例,累计治愈出院14387例。全力做好疫情防控与推进企业复工复产,已成当下第一要务。应该说,国家各部门和农业农村部采取措施得当、精准,就在2月15日农业农村部、国家发改委、交通部联合发文《关于解决当前实际困难加快养殖业复工复产的紧急通知》。由于种种原因,基层畜牧饲料企业复工复产还是面临很多困难。
  
  一、产品销不出,畜牧养殖业遭受重创
  
  原本预计有望超4.5亿人次出游消费的“春节黄金周”变成了“全民防疫窝家月”,酒店、餐馆、影院、旅游区等消费大跌,消费的大量减少,冲击最大的就是餐饮和提供餐饮原料的养殖业,导致大量的产品积压在养殖场。受冲击最大的是家禽业,家禽业估计损失在160亿左右。
  
  AWA山东副会长任相全介绍说,“山东是全国的肉禽大省,但是现在是“吃不到、运不走、销不掉”这么个局面。现在好多养殖场饲料进不来,活禽出不去。养殖户应该出栏的大鸡、大鸭卖不掉,原因就是两个,一个是交通管制运不出去,另外一个是部分屠宰场不允许复工。另外一方面毛鸡、毛鸭价格下降,鸡苗价格也下降,鸡苗、鸭苗局部时间没人要。据我们估计鸡苗投放量下降40%左右,鸡苗现在大概在1块5到1块7。鸭苗投放量下降50%左右。鸭苗现在0.5-0.6元。疫情对肉禽影响非常大,现在屠宰场复工大概80%,甚至也就百分之五六十左右。并且开工的屠宰场也不容乐观,政府管理非常严格,量体温,必须在工厂内住宿并且因为不允许员工来回流动。”大量养成的鸡鸭积压在养殖场,出现了很多“大鸡、大鸭”现象;益客副总裁刘家贵说,大鸡、大鸭“食量大、经济效益差,很难卖掉”。
  
  AWA四川副会长、科苑农牧集团董事长乔志军说,“ 四川肉兔养殖量占了全国近百分之五十市场,消费量占了全国百分之七十五以上份额!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餐饮酒店等第三产业停业,导致四川以及全国达到出笼体重肉兔近亿只滞销,无价无市,仅5%左右的成交价格也多在10元/kg左右,养兔业全行业亏损且部分资金链断裂,广大养兔户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短期内看不到好转!”
  
  水产行业也不乐观。去年年底鱼价不高,很多养殖户出鱼意愿不强,想过冬后博鱼价,南方多了很多冬棚鱼的养殖模式,导致年前水产品没有及时销售。湖南还有高达4-5成的存塘量,广东、湖北、河南、浙江等地的饲料企业也都反馈当地还有大量的存塘鱼。这些水产品的品种是对虾、罗非鱼、小龙虾等。
  
  生猪产业相对好些!AWA山东副会长任相全说,“我认为对猪的影响不是太大。如果有影响的话还是去年的非洲猪瘟等因素,下降了50%左右。这次新冠疫情的影响不是太大。因为第一个,猪的周期比较长;第二个春节之后本身就是出栏淡季,我认为目前对猪价影响不太大,但是3月份以后,可能猪肉价格会提升,因为去年生猪存栏大量下降,刺激肉鸡和肉鸭存栏大幅度增加,这次疫情对肉禽影响这么大,我预计到3月中旬开始,缺鸡肉和鸭肉,加上原先的缺猪肉,我认为肉价还会继续走高。这是对生猪养殖的利好。”
  
  二、饲料供不上,有些养殖场面临断供危险
  
  全国小散养殖户预存饲料都不多,由于疫情突发,交通受阻,饲料厂、屠宰场难以复工复产,有些养殖场就出现“断料”现象。疫情最严重的湖北省,就有规模猪场12133个,规模猪场存栏生猪约927万头;有规模禽场11138个,规模禽场存笼蛋鸡约14926万羽,存笼肉鸡约3668万羽。今天断料,明天就是断肉!好在农业农村部加班加点防止次生灾害的发生,春节假期为恢复饲料供应做了大量工作。目前断料现象已经有所缓解,但是个别地区还不同程度上存在。
  
  三、原料运不进,饲料涨价让养殖户雪上加霜
  
  据了解,因疫情防控需要,全国各地都实行不同程度的出行管控措施。导致原料市场陷入一片紧张,大宗原料玉米、麦麸、豆粕价格暴涨,小宗原料也因为复工和运输原因酝酿上涨;本地车运力不足,加上司机对疫情恐慌,运费也大幅上涨。企业生产成本不断提高,饲料涨价潮已经正式开始,价格分别上调50-250元/吨!任相全说,“最头疼的问题是找不到车。就以我们的情况为例,现在我们想走的就接近20辆车,但是中央、省里的政策,在各区县政令不一致,上下不贯通,特别是各个地方自己的土政策令人不可思议,例如我省有个县,外省运输车来了以后,说是车辆可以走,但司机不能走,令人哭笑不得。”
  
  四、用工回不来,企业复产难
  
  养殖、饲料、屠宰企业都属于重大民生产业,生产周期不能停顿,也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而且生产性工人遍布全国各地。由于各地都有农民工返工的要求,导致很多企业管理人员复工,但是生产一线人员难以复工。任相全说,“因为政府有管制,加上隔离14天的要求,导致生产工人迟迟不能到位!尽管中央、各省都下了各种文件,确保复工、确保运输畅通,但是实际上基层问题仍然很多。”工人不能到岗,一方面影响了民生行业的复产复工,另外也严重影响了就业。
  
  五、资金要断流,畜牧养殖企业面临着生死考验
  
  畜牧养殖企业大多没有家底。加上受去年非瘟疫情的影响,对动物的生物安全投入巨大;今年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又加大了对人的保护投入;交通受阻后,各企业加大了库存数量;消费大大减少后,养殖企业大量压栏,个别的屠宰企业趁机压价,养殖户亏损严重。养殖户欠饲料厂,饲料厂欠原料供应商,整个资金流出现了断裂。畜牧业有个特点,一旦产能下来,错过养殖时节,恢复就很缓慢。
  
  六、产业生态差,畜牧饲料产业生态完全恢复非常困难
  
  畜牧饲料产业涉及种苗、原粮、饲料、添加剂、兽药、疫苗、设备以及养殖、屠宰、物流、食品等各个领域,上下游企业密切关联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生态系统。新冠疫情最大的问题就是暂时摧毁了这个产业生态!这些环节只要有一个环节出现复工难,整个产业生态就遭受破坏,而且很难恢复。比如,活禽市场一刀切全部关闭,黄羽鸡产业生态就是灭顶之灾。屠宰企业一旦不能复工,养殖、饲料、种苗就全部泡汤。
  
  面对如此严峻的现实,国家领导人明确指出,“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把工作抓实、抓细、抓落地!”号召全国人民要“积极推动企业复工复产,全力维护正常经济社会秩序。要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保持生产生活平稳有序。要确保主副食品生产、流通、供应,确保蔬菜、肉蛋奶、粮食等居民生活必需品供应。要落实“菜篮子”市长负责制”。
  
  根据国家领导人的指示精神和党中央、国务院整体部署,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一、各级地方政府要统筹防疫和民生产业的复产复工,杜绝执行中的“两张皮”现象。上下政令畅通,认真执行三令五申的三部委的文件精神,形成统一、精准、高效的工作作风。畜牧饲料企业也要加强与协会、主管部门的联系沟通,形成合力,为复产复工奠定一个低成本高效率的执行系统。
  
  “将饲料产品及玉米、豆粕等饲料原料、种畜禽、仔猪禽苗、水产苗种、出栏畜禽、生鲜乳、乳制品、鲜活水产品、冷鲜猪肉、转场蜜蜂等纳入生活必需品应急运输保障范围,切实落实绿色通道政策,除必要的对司机快速体温检测外,确保“三不一优先”,便捷快速通行。尽快打通养殖业所需物资下乡和产品进城进厂的运输通道,不得拦截仔畜、雏禽及种畜禽、饲料原料及产品、畜禽水产品运输车辆。对一些县、乡、村封村封路、一概劝返等不恰当做法,要坚决予以纠正。”
  
  二、畜牧产品的消费是牛鼻子,国家应该出台紧急灾难期间的临时收储政策。各级政府领导是“菜篮子、肉摊子”的负责人,临时收储不但可以保住畜牧饲料的产业生态,而且也是可持续保证肉蛋奶供应的抓手,可以起到一箭多雕的作用。
  
  三、鉴于“养殖户卖不出、消费者买得贵”的现实,在防控疫情的非常时期,畜牧饲料龙头企业可以联系政府有关部门、上下游企业和居委会等单位以区域为单位搭建产销对接平台,打造属于自己的生态圈。
  
  四、鉴于民生和养殖业的特殊性,建议国家出台重大疫情时期养殖企业特别是种业企业的扶持补贴政策,做到临时性救急,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也就是保护了国家的产能。特殊时期,开辟农业企业金融服务“绿色通道”,保险机构免除一定时间的用工劳动保险,畜牧饲料企业也要将国家专项再贷款和贴息政策利用好,争取享受税收减免等政策。地方政府从菜篮子的角度对畜牧企业用电、用水、用气实施阶段性缓缴或免交。同时,疫情时期,企业要提升格局和政治占位,绝不发“国难财”,尽量为上下游企业提供方便,保护产业生态,就是保护自己。
  
  五、适当调节进口猪肉和禽肉的节奏,为正在从低迷走向复苏的养殖行业争取时间。错过一季度的消费黄金时期,二季度的传统淡季有可能淡季不淡,价格温和上涨,在这个宝贵的时间窗口,控制进口肉品的数量,可以为中国养殖业争取产能复苏的时间。注意到2月14日,海关总署、农业农村部解除了2013、2014、2015年对美国禽类和禽类产品进口的限制。
  
  六、畜牧饲料企业要调整战略计划,根据市场变化的形势,及时调整生产计划,合理安排产品结构,集中各种资源把优势产品、高端客户、良好生态做好!非常时期,减少机会就是规避风险。
  
  值得高兴的是,畜牧饲料企业的六大难问题正在逐步向好,明天一定更美好!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天兆猪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