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技术 > 非洲猪瘟 > 内容

非洲猪瘟流行现状及临床中应对非洲猪瘟的认知

猪兜爱养猪2019-12-05 16:43:56

阅读()

非洲出猪瘟的对于我国甚至整个世界的养猪行业,带来非常大的挑战和损失。我国每个养猪人还在处于这种煎熬的这种过程中。
  非洲猪瘟存在有100多年的历史了,在18年国家疫病控制中心得到了确诊。非洲出猪瘟的对于我国甚至整个世界的养猪行业,带来非常大的挑战和损失。我国每个养猪人还在处于这种煎熬的这种过程中。
 
  
  临床中应对非洲猪瘟的认知
  
  对非洲猪瘟认知不足,就是不知道什么是非洲猪瘟,也没有相应的手段和工具及早发现和识别;不能早期发现和确诊(识别,鉴别,检测,监测,确诊),因为症状和很多其他的一些疾病是类似的,我们无法通过这个症状、特征来判定;不能快速应对(应急物资和应急方案);没做好隔断和流行病学防控,导致疫情的传播(生物安全,硬件条件);人员的战斗力和人员整体水平的进一步提升;只重视猪场的防控而不重视饲料厂的防控;无法精准剔除并确保稳定。
  
  百年以来,ASF首次进入我国,尽管国家前期有一定的准备,并立刻做出了很多响应。但早期人们对其的认知是不足的,应对起来有点手足无措。主要表现在不认识,人为的导致其传播加剧。无法早期识别和鉴别诊断,有个错误的案例,在一开始怀疑是PRRS,实验室又较远,导致没能及时检测,然后进行剖检,造成污染面扩大。同时需要注意:无法通过临床症状区分ASF与高致病性猪蓝耳病、猪丹毒、沙门氏菌感染、巴氏杆菌感染、猪链球菌感染、钩端螺旋体感染、香豆素抗凝血剂中毒、圆环病毒病(猪皮炎肾病综合征与断奶仔猪多系统衰竭综合征)、副猪嗜血杆菌感染、伪狂犬病、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华法林中毒、重金属毒性和其他普遍败血症或出血性疾病等。
  
  通过临床检查症状不明显,我们甚至会怀疑是经典猪瘟。后期国内的黑龙江这个实验发现病死猪依据测定Pig/HLJ/18毒株对猪半数致死剂量(PLD50)结果,病死猪每毫升血液所含PLD50病毒量达100万以上,每克组织所含PLD50病毒量达10万以上。我觉得这是一个典型的错误的做法,目前的话我们是完全的禁止剖解,而且对血液非常非常慎重的,我们会依照国家相关政策,同时也会使用血拭子的采样的一个方法。
  
  目前为止我国已报道非洲猪瘟流行只报道了全基因组基因2型的P72d的流行毒株,属于血清8型。但是野猪的非洲猪瘟间的串联是有缺失的,说明家猪和野猪的毒株是有差别的,是否有其他基因型的毒株,还需要更多的官方的数据。
  
  
  
  从炭疽、芽播、细菌消毒的难易程度来说,作为囊膜病毒的非洲猪瘟是比较容易消毒的。正常的洗消的程序,通过进行清洗、浸泡,最后再进行消毒后发现,这种情况下不能百分之百的去除病原微生物。可以使用的消毒方法是用火焰喷枪对外面进行的消毒。车辆洗消用洗消车间,物资可以用烤漆房能耐高温的物资进行烘烤的处理,然后保持一定时间的就能彻底全方位杀灭非洲猪瘟病毒。非洲猪瘟防控中的消毒剂选择要根据猪场的实际情况来定,比如猪场的地理位置、消毒剂的效果、经济性、做实验进行具体的比较等。
  
  结合非洲猪瘟病毒的特点及传播方式,每天观察异常猪只,并在做好生物安全的前提进行采样。主要观察异常猪只不同的时间是集中在一个料槽水槽,还是散在发生,异常猪只检测是否为非洲猪瘟阳性,异常猪只的比率是否超过平常,从而判定疫情发展情况。疫情持续爆发期,执行静默,除了保障水和料,禁止动猪,防止交叉;对于持续检测阴性的,考虑加强生物安全,做好消毒,在经过1~2个潜伏期后恢复生产。
  
  另外,在遵守国家相关政策的大前提下,可以对疑似猪只进行精准剔除。在合适的时机采取合适的样品(采样本身是有污染风险的)使用合适的检测方法,监督执行应急操作,避免交叉污染对“精准剔除”十分重要。在应急处置时应按照应急预案和应急清单成立应急处置小组,确定疫情报告程序,复盘和排查疫情,做好猪只的处置、持续观察和检测监测,调整阳性栋舍生产管理,做好人员物质的消毒和避免交叉污染,通过全场的消毒和生物安全软硬件的升级提升我们防控非洲猪瘟的能力。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天兆猪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