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技术 > 非洲猪瘟 > 内容

一例传入性疑似非洲猪瘟疫病报告

中国动物保健2019-12-05 12:01:34

阅读()

为提高养殖场安全防范 ASF 疫情及其自行识别能力,本文拟从流行病学,临床症状、病理变化及综合诊断等作出综述,并就防控措施提出参考意见,现就一例 ASF 病例报告如下。
  非洲猪瘟(简称 ASF)起源于非洲,是由非洲猪瘟病毒(ASFV)引起猪的一种急性、热性、高度接触性传染病,临床可见高热、食欲 废绝、头颈及臀部呈青黑色、呕吐、便血、皮肤和内脏器官出血、高死亡率,所有日龄的猪均易感染,常年均可发病,ASFV 经口腔和上呼吸道系统进入猪体,经鼻咽部或扁桃体感染后,到达下颌淋巴结,通过淋巴和血液遍布全身;主要病变出现在脾、淋巴结、肾和心脏。该病潜伏期一般为 4~19d,最长达 21d;强毒株在 14d 内致 死率 100%,中等毒株病死率 30%~50%,低毒株可引起少数猪只死亡;目前国内流行的为强毒株。
  
  在欧洲家猪引入肯尼亚之后,1909 年肯尼亚首次发现 ASF(另一说是 Montgomery,1921 年),1957 年传出非洲进入西班 牙,在该疫情被扑灭后,1960 年重新出现在葡萄牙,然后蔓延欧洲全境(意大利于 1967 年、西班牙于 1969 年、法国于 1977 年、马耳他于 1978 年、比利时于 1985 年和荷兰于 1986 年发生 ASF),同时发生在加勒比(古巴于 1971 和 1980 年、多米尼加共和国于 1978 年、海地于 1979 年发生 ASF)和巴西(1978 年发生 ASF), 2007 年,ASF 进入格鲁吉亚,迅速在高加索地区蔓延(2007 年亚美 尼亚和 2008 年阿塞拜疆发生 ASF),并于 2007 年进入俄罗斯联邦 境内,2017 年 3 月,俄罗斯伊尔库茨克暴发 ASF 疫情。2018 年 度全球共通报 ASF 疫情 2500 多例。
  
  2018 年 8 月 1 日,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发生一起生猪 ASF疫情;8 月 15 日,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发生第二起生猪 ASF 疫情;截止 2019 年 4 月 19 日农业农村部已通报 129 起 ASF 疫情,ASF 疫情已在全国 31 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港澳台除外)发生。2019 年 1 月 13 日蒙古国确认境内出现 ASF 疫情,2 月 19 日越南 北部的兴安省和太平省已出现 ASF 疫情。
  
  为提高养殖场安全防范 ASF 疫情及其自行识别能力,本文拟从流行病学,临床症状、病理变化及综合诊断等作出综述,并就防控措施提出参考意见,现就一例 ASF 病例报告如下。
  
  1 发病情况 
  
  某县图河镇大兴沟村李某宝养猪户从事生猪养殖十余年,该户现有圈舍 3 幢,设计存栏生猪 400 头,养殖场东、南、西三面 500m 范围内无其他养猪户,北面有沟渠自然隔断,养殖环境较好。
  
  2018 年 9 月 10 日,该户现存栏 320 头(约 75kg/ 头),猪只状态健 康,此前 2 个月内未调进调出过生猪;
  
  9 月 11 日晚,该养猪户经生 猪经纪人介绍,私自从涟水县一生猪养殖户以 1.18 万元的总价购 进育肥猪 39 头(约 65kg/ 头),进栏时发现有 1 头猪轻微气喘,但其它猪只未见异常,于是未经隔离观察,将该批育肥猪直接并入已 有存栏猪只的圈舍内;
  
  9 月 12 日早晨,户主发现刚购进的猪只死亡3 头,部分猪只陆续出现皮肤潮红、耳尖发紫、呕吐、拉血等症状,期 间曾用头孢噻呋 + 双黄连混合肌肉注射,同时用氟苯尼考、磺胺间 甲氧嘧啶钠等药物分点肌肉注射,病情未见好转,且多在用药一段时间后,猪只体温降至 37℃,当天共死亡 9 头,另有数十头精神沉郁、食欲不振;
  
  9 月 13 日 5:00 左右,该户户主向本镇动物防疫检疫站报告该病情,转报至县畜牧兽医主管部门。经现场解剖:腹股沟和肠系膜等淋巴结肿大明显且呈紫葡萄样、肠道黏膜弥漫性出血、脾脏梗死且肿大至正常体积的 3~4 倍、肾脏有弥漫性点状出血、 胸腔和心包积液、轻度间质性肺水肺、气管内有血色泡沫样黏液。
  
  2 临床症状
  
  观察一幢存栏 130 头育肥猪舍,表现为:精神沉郁、厌食 (83/130),皮肤潮红 (91/130),耳尖部及后腿部呈现青紫色(57/130)、头颈部及臀部呈青紫色(29/130),呕吐(17/130),灰褐 色腹泻(34/130),便血(9/130)。
  
  3 病理变化
  
  剖检 7 头,可见:腹股沟淋巴结肿大且呈紫黑色(7/7),肠道内有出血斑(6/7),肠系膜淋巴结肿胀(5/7),脾脏呈紫黑色、梗死、易碎、边缘有出血点且肿大至正常体积的 3~4 倍(7/7),肾脏呈弥漫性点状出血(7/7),胸腔积液(5/7),心包膜水肿(1/7),心包积液 (5/7),心肌出血(7/7),间质性肺水肺(7/7),气管内有泡沫样黏液 (5/7)。见图 1-4。
 
  
  4 诊断
  
  4.1 初步诊断
  
  根据发病情况、临床症状和病理变化,及药物治疗无效等特征,基本疑似 ASF。
  
  4.2 鉴别诊断
  
  4.2.1 与猪瘟
  
  急性型猪瘟与急性型 ASF 发病症状基本相似, 但国内对猪瘟实行强制性免疫政策已多年,所以现在很少发生急 性型猪瘟疫情,更不可能大面积暴发,目前常见温和型、厌食型及繁殖障碍型猪瘟(表现为喜饮脏水,体温 39.5℃,厌食、拉稀或便秘 且交替发生、母猪产仔时有死胎),而 ASF 由于在国内初流行,常见 急性型(表现为典型的特征病变),伴有呕吐、便血现象;猪瘟发病 呈散发性且发病慢,而 ASF 群内传播快且发病急;猪瘟发病病程长死亡率低,而 ASF 发病急且死亡率高。
  
  猪瘟发生后,腹股沟淋巴结肿大如蚕豆粒且呈大理石样、肾脏 偶见针尖状出血点、脾脏梗死且边缘处有出血点,但整个脾脏肿大不明显、膀胱积液且偶见针尖状出血点,而 ASF 的腹股沟淋巴结明 显肿大呈紫黑色、脾脏梗死肿大数倍、肾脏出血明显、间质性肺水 肿、心肌出血明显。猪瘟发生后,很少出现胸腔、心包积液,而 ASF发生后胸腔、心包积液明显。
  
  猪瘟发生后,可用细胞苗 7 倍量紧急接种,有一定的治疗效果;而 ASF 发生后用药治疗无效且用药 3h 后体温降至 37℃。
  
  4.2.2 与猪丹毒 
  
  急性猪丹毒发生后全身呈紫黑色,而 ASF 很 少出现,即便出现也多表现在头颈部及后臀部等局部出现青紫色;急性猪丹毒的病猪肾脏明显肿大梗死呈紫黑色,而 ASF 则没有;常见猪丹毒病变表现为躯干部皮肤呈不规则菱形斑,而 ASF 的没有;猪丹毒发生时用大剂量青霉素治疗有效,而 ASF 的用药无效。
  
  4.2.3 高致病性猪蓝耳病 
  
  高致病性蓝耳病,大小猪均可感染, 高温高湿的夏、秋季易发;而 ASF 一年四季均可发生,往往是先感染母猪、再感染肥猪、后感染小猪。
  
  高致病性猪蓝耳病多表现为咳嗽,呼吸困难,母猪产后发情推迟或不发情,母猪怀孕前期流产,后期产木乃伊胎和弱仔;而 ASF则表现为呕吐,易导致所有日龄的母猪流产、头颈部发紫。
  
  高致病性猪蓝耳病可见腹股沟淋巴结、肺门淋巴结等肿大梗死呈大理石样,胸腔有少量淡黄色液体,心包积液,肺充血、肌肉样实变、间质肺水肿显著;而 ASF 则以腹股沟淋巴结、肠系膜淋巴结等肿大呈紫黑色梗死,胸腔、心包积液明显、轻度间质肺水肿。
  
  4.2.4 与圆环病毒 
  
  圆环病毒易发于小猪,常发于个体,表现为行进性消瘦,死亡率低,头颈部及耳尖很少出现明显色泽变深;而ASF 发生于整个猪群,通常先发生于成年猪只后发生于小猪,死亡率高,头颈部及耳尖常出现紫黑色病变。
  
  4.2.5 与传染性胸膜肺炎 
  
  感染传染性胸膜肺炎后,全身潮红, 胸腔常见特有的纤维素性渗出物;而 ASF 则表现为部分部位皮肤发紫,胸、腹腔及心包积液明显但少见纤维性渗出。
  
  4.2.6 与猪弓形虫 
  
  感染弓形虫病后皮下有针尖状紫黑色出血点;而 ASF 皮下无针尖状紫黑色出血点。感染猪弓形虫后,肠系膜淋巴结有米粒大小的灰白色坏死点和大小不一的出血点,肾脏呈土黄色及散在出血点;而 ASF 的肠系膜淋巴结肿大呈紫黑色,肾脏有弥漫性出血点。
  
  4.3 实验室诊断
  
  无菌操作采集 5 头病死猪的剖检病料(全血、脾脏、淋巴结)、 随机采 50 头猪全血,送农业农村部定点检测实验室(青岛),经检测,确定为 ASFV 阳性。
  
  5 结论
  
  根据发病情况、临床症状、剖检变化及实验室诊断,诊断为疑 似 ASF。该养殖户原有生猪属自繁自养,在购进该批生猪前,近两个月未发生过传染病,且该养殖户所在村也未发生猪只群体死亡报告;该县在 ASF 排查工作中,未发现县域内有疑似 ASF 疫情;疑似疫情发生后,经公安机关传讯王某某等三名相关生猪经纪人,得知该批生猪从涟水县某生猪养殖户处以 0.5 万元购进;调查也显示该批猪只与 8 月 15 日在连云港市海州区发生的 ASF 疫情无任何关联,属于典型的传入性疑似 ASF 疫情。
  
  6 防制措施
  
  6.1 疫情报告
  
  养殖业主如发现新购进猪只出现高热、头颈部发紫、呕吐、便 血,且用药无效,高死亡率的疑似病例,应立即向当地动物防疫部门报告、封锁现场。
  
  6.2 全群扑杀
  
  按照《动物防疫法》《国家突发重大动物疫情应急预案》、农业 部《非洲猪瘟防治技术规范(试行)》(2015 年)、农业农村部《非洲 猪瘟疫情应急实施方案(2019 年版)》等有关法律法规之规定,紧 急启动非洲猪瘟应急预案、封锁现场,按照职能分工开展扑杀前相关准备工作;对该户所饲养的猪只实施紧急强制性控制和扑灭措 施,扑杀所有猪只,严格实施无害化处理;同时对排泄物、被污染或可能被污染的饲料和垫料、污水等进行无害化处理。
  
  6.3 严格现场消毒
  
  对被污染或可能被污染的物品、交通工具、用具、猪舍、场地进 行严格彻底消毒;出入人员、车辆和相关设施按消毒规范进行彻底消毒。
  
  6.4 加强养殖场及其周边环境的消毒
  
  空置的栏舍、食具等先用清水冲洗,再用 2%~5%火碱全面喷 洒一次,或浸泡 2d,再用清水洗涤清洁干净,再以碘或氯的制剂喷洒一次,连续消毒 21d;由于 ASFV 随患畜的排泄物及呕吐物排出体外进而污染周围环境,所以要及时彻底地清除粪污,集中堆放发酵,定期清扫、消毒圈舍及养殖场周围环境。坚持每天消毒 2 次,连 续消毒 21d;第 22~42d,每天消毒一次。消毒时可选用火碱、生石灰、次氯酸、戊二醛等消毒剂交叉使用,浓度选择按说明书规定。
  
  7 讨论
  
  在 ASF 防控工作中,农业农村部已多次就禁止泔水喂猪排查、 严格生猪调运、加强调运车辆管理、组织政府排查、强化养殖场户主体责任等多方责职进行了布置安排,但 ASF 疫情仍在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发生、传播、流行。笔者认为,只有强化基层政府属地管理职能、养殖场户主体安全责任以及流通环节人员车辆的生物安全防护管理等三方防控责任,自觉履行 ASF 防控义务,才能打赢 ASF 防控持久战。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天兆猪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