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大赛
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品牌 > 内容

新希望为何让一个“地产外行”去领导“养猪业务”呢

凤凰网房产2020-12-24 14:06:01

阅读()

刘畅的上任,陈春花除了担任联席董事长之外,还要兼任首席执行官。当时,陶煦为公司总裁,向川、陈兴垚、李兵、崔照江、吉崇星为公司副总裁。而关于最终的职权实施范围,有报道称,实际上,陈春花的威望可以直接绕过陶煦,干预山东六和的执行层面。

  “90后无法安心在养猪场工作,00后愿不愿意去做养猪的工作?”

  

  对90、00后心存不确定性的刘畅,在接手父亲刘永好打下的农牧帝国的7年时间里,正大刀阔斧地进行一次又一次的70、80后“翻新”。

  

  对此,有投资者直接提问道:这次张明贵是不是看准了?可以干个8年、10年吗?

  

  新希望作了一个极赋理论化意义的回答“投资者活动记录表中张明贵总裁的经历就是公司后备人才体系中的一个缩影。”

  

  很明显,这个答案并没有回应广大投资者的真正关切,更像是在说根据某指导框架的规划,我们所做的一切改变都是与时俱进的,并无不妥。但对于一切没有先兆和不符合一般逻辑的变动,人的第一反应往往是恐慌。

  

  新希望(SZ:000876)股价一路滑坡,截至今日收盘,仅报收21.58元/股。

  

  “权”与“财”

  

  新希望与六和的多年融合

  

  2013年5月刘永好正式退居幕后,女儿刘畅成为新任董事长。

 

新希望六和董事长刘畅

新希望六和董事长刘畅

  

  据媒体报道,基于“刘永好的提案”,为了刘畅能顺利接班,新希望直接将公司《章程》中“董事会由11名董事组成”改为“董事会由12名董事组成”,为联席董事长增加一个董事席位。并在《章程》中增加了一项内容:“联席董事长或执行董事长、副董事长、首席执行官的设置根据公司的实际情况由董事会确定。”这一举措无疑是为新的领导力量做好规则上的铺路。

  

  董事长与总裁之外,联席董事长横空出世,刘永好对此解释“刘畅需要人帮助”。

  

  这个人正是曾任山东六和总裁一职的元老陈春花,业务与履历并举。在确认“辅佐”刘畅之前,刘永好就已邀请过陈春花担任新希望的重要职务,以促进新希望和山东六和的融合,但当时的陈春花并没有立马答应。

  

  刘畅的上任,陈春花除了担任联席董事长之外,还要兼任首席执行官。当时,陶煦为公司总裁,向川、陈兴垚、李兵、崔照江、吉崇星为公司副总裁。而关于最终的职权实施范围,有报道称,实际上,陈春花的威望可以直接绕过陶煦,干预山东六和的执行层面。

  

  当时被任命为公司副总裁的陈兴垚曾由新希望派往山东六和担任财务总监,副总裁向川则在一直在新希望负责融资、地方关系协调等。两人都是陶煦背后的支撑力量。

  

  2014年12月31日,新希望董事会称收到董事陶煦的书面辞职报告,因工作变动,请求辞去上市公司董事职务。2015年1月10日,新希望发布公告,免去陶熙总裁职务和陈兴垚财务总监职务,改由副总裁李兵和牟清华分别接替相关职务。

  

  资料显示,李兵曾任希望集团深州金豆饲料有限公司销售部经理、希望集团榆次强大饲料公司总经理、希望集团郑州红门饲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希望集团河南区域片区总裁、四川新希望农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新希望总裁助理兼成都服务中心总裁、新希望副总裁等职务。

  

  2016年4月,新希望对董事会进行换届调整,陈春花届满卸任。同年5月,李兵被正式聘任为新希望总裁,邓成则被获聘为上市公司副总裁一职。

  

  2017年10月,因外出学习即个人原因,申请辞去新希望董事、总裁等职务,辞职将不再担任上市公司任何职务,牟清华也显示因工作调动辞去新希望副总裁、财务总监等上市公司全部职务。副总裁邓成随即接替总裁一职。

  

  管“权”的总裁自请辞任,理“财”的财务总监相继辞去的桥段就这样4年重复上演了3次。

  

  而其中关于新希望和山东六和的博弈,曾有媒体在采访陶煦时透露一二。

  

  作为管理日常经营管理的总裁,如何提高管理的能力,陶煦表示“首先战略思考要前瞻,然后要更多的思考人力资本和财务资本有效结合的问题”。

  

  事实上,自2005年新希望与六和合并以来,两个企业的融合并不顺利。新希望围绕具体的财务数据作为考核标准,和六和则更多的是注重人力资本。两个不同体系的融合运作必然需要长时间的磨合。

  

  “跨界”

  

  新希望六和要用“地产总”来“养猪”

  

  最新上任的总裁张明贵出生于1982年8月,曾任新希望集团有限公司团委书记、办公室主任;现任新希望集团地产事业部总裁、新希望集团四川总部董事长、新希望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党委书记等职务。今年9月正式担任总裁,并担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执行董事长。

  图据新希望六和官微

图据新希望六和官微

  

  随后,12月1日,新希望公告又称,董事会于11月30日收到副总裁韩继涛、副总裁王维勇、首席战略投资官杨守海递交的辞职报告。上述高管因个人原因,请求辞去所担任公司高管职务,辞职后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这一人事变动也被外界解读为张明贵的“高层布局”。

  

  不过不难发现的是,除了张明贵80后的身份,其在“地产”深耕的履历更受关注。

  

  张明贵大学毕业后一直就职于新希望,2014年接手新希望地产,从年销售大约20亿元突进到2019年的600多亿元,5年时间销售额翻了几十倍,其增速远超新希望集团其它板块,并让房地产有望成为新希望集团的又一个“千亿级”板块。

  

  那么,新希望何以让一个“地产外行”去领导“养猪业务”呢?

  

  刘畅曾公开表示:“年轻化是让老企业开新花最核心的办法。”刘永好也曾在“中国企业改革发展论坛”上表示,这几年新希望集团管理层整体从50岁降到了40岁以下。

  

  刘永好认为,年轻化,是很大的进步。

  

  同时,在今年9月8日新希望发布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张明贵称生猪养殖和地产一样需要很强的计划性和管理的颗粒度,从生产建设到产品,都很强调管理。

  

  除此之外,张明贵还说,“地产以买地作为生产,作为未来效益的基础,养猪也一样,拿地很重要。其中,养猪场的布局、地区的选择会带来不一样的成本、不一样的效益,“我会把地产的选址经验带到养猪的战略布局中。”

  

  红利

  

  新希望股权激励下高管翻倍涨薪

  

  据新希望定期财报显示,2013年-2019年,刘畅薪酬从294.26万元一路涨至709.71万元;刘永好每年从上市公司取得108万元薪酬;陶熙和李兵任总裁时期,两者年薪在100万左右,其他高管则在100万以内,基本都未分得新希望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邓成的薪酬收入为59.81万元;而到了2017年薪资实现翻倍,共120.43万元;到了2019年,邓成年薪更是达到257.06万元。

  

  监事会主席徐志刚、副总裁韩继涛、财务总监王述华等10位高管薪酬也都超过百万;刘永好与刘畅一共获得薪酬817.71万元,当年度邓成与5名副总裁薪资总和则为1229.92万元。

  

  这与新希望的股权激励计划和实际业绩不无关系。

  

  2019年5月,新希望正式启动了重组后的首次股权激励计划,向24名核心高管及技术人员授予1200万股激励。股票期权激励部分,新希望的行权价敲定为16.62元/股。

  

  今年9月17日,新希望又拟以4亿元至8亿元,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公司部分社会公众股,回购价格不超过40元/股。拟回购股份将用于员工持股计划或者股权激励,回购股份的期限自董事会审议通过回购股份方案起不超过12个月。

  

  根据新希望披露的2020年中报,上市公司完成营业收入446.96亿元,同比增26.64%;实现净利润31.64亿元,同比增102.57%,基本每股收益0.76元。

  

  缺口

  

  养猪遇上机遇,种猪仍然“卡脖子”

  

  在非洲猪瘟和以及政策的双重加持下,近两年猪肉价格频频进入市场关注焦点。刘永好也曾公开表示,全国已有超过1000家房地产企业转行养猪。

  

新希望图据央视财经

  

  但作为农牧重点行业,养猪一直是新希望的主业。

  

  张明贵上任后,带头推进“做大养猪”等各项业务战略。原计划2020年出栏800万头,2021年1500万-1800万头,2022年2500万头的生猪养殖目标,迅速做出了调整。

  

  董秘胡吉指出,今年800万目标非常确定可以实现,但是很难大幅上调,因为新冠疫情也影响了一些建设进度。后面几年的目标将大幅提升:2021年确保2500万头出栏,挑战3000万头出栏目标,2022年确保出栏0万头。这一数据,直接提升了60%。

  

  从市场占有率来看,温氏、牧原、新希望一直处于博弈之中。温氏股份采用“公司+农户”的养殖方式(即农户按温氏企业标准建养猪场),让温氏一直占据市场首席。 2019年数据显示,温氏出栏量为1851万头,牧原也紧追其后达到1025万头。今年新希望在生猪养殖项目上的总投资高达43.6亿,预计今年将新增出栏生猪300多万头。

 

猪肉

  

  但育种工作仍然牢牢卡住市场脖子。

  

  据布瑞克农业数据的预测,2020年种猪的进口量或达到22000头,创历史新高,甚至未来数年还会有所增加。预计2020年国内种猪需求量约为5500万头,但国内的种猪数量仅为2万,缺口明显。

  

  相关产业人员表示,“我国种猪达到不依赖进口、完全国产化,还需要5-10年。”

  

  “10年太长,争取5年攻关。”在新希望六和育种相关负责人看来,“育种工作既是资金密集型、人才密集型的工作,更是效益滞后型的工作,因为它的价值要在商品猪端才能实现。”

  

  据悉,新希望已投入5亿生物资产,拥有10500头原种猪,还要再新建12000头,估计又要5亿资金,这样就会有2万头以上的原种猪群的基础,并且还将计划出资一亿元设立育种公司。之后还要再通过3到5年的选种选育,才有希望研发出新希望自有知识产权的“猪芯片”,这是一个长期工程。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天兆猪业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