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大赛
您的位置: 首页 > 行情 > 分析 > 内容

猪周期起起伏伏,猪价连跌下,成本更高的中小散户是否会被淘汰出局?

经济日报2021-05-03 09:32:17

阅读()

我们都知道,养猪造就了四大家族,宰杀生猪、猪肉加工也使得像双汇、雨润这样的集团赚得盆满钵满,双汇万隆常年盘踞河南富豪榜,雨润祝义财则在2004年公司上市后登上江苏首富之位。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猪肉消费国,一年要吃掉近7亿头猪,全球一半的猪是中国人消费的,这是一个稳定的万亿市场。猪,成了公开的财富密码,近年来加入养猪行业的队伍不断壮大。不少人表示养猪对于中小散户太难了,现在大型养猪场都在全面发展了,有国家补贴,而小户却经常出现污染环境的说法。有人认为,低猪价的趋势下,成本更高的养殖户们会被市场淘汰出局,这将是未来2-3年的市场常态,生猪养殖行业规模化、集中度也正在加速推进。那么猪周期下的养猪行业是否还是“香饽饽”?

 

我们都知道,养猪造就了四大家族,宰杀生猪、猪肉加工也使得像双汇、雨润这样的集团赚得盆满钵满,双汇万隆常年盘踞河南富豪榜,雨润祝义财则在2004年公司上市后登上江苏首富之位。

 

猪,成了公开的财富密码。

 

但养猪并不是件简单的事,资金和技术壁垒很高。看四大养猪家族的发家史,侯建芳和温氏创始人温北英,最初都是从养鸡开始入手,刘永好四兄弟一开始本来准备养猪,但后来觉得养猪周期太长,于是选择养鹌鹑,鹌鹑每天下一个蛋,周期很快。只有秦英林夫妇辞职创业,是从养猪开始,但最初也只养了22头。

 

养猪要想挣钱,还要穿越“猪周期”。所谓猪周期,其实就是猪肉供需关系的变化。由于养猪周期长,又容易受疫病、环保政策、土地等影响,生猪市场时涨时跌。再加上我国养猪散户多,大户少,2020年全国前10大养猪企业的市占率合计仅12.25%,散户的特点就是追涨杀跌,散户多,市场就不受控。

 

比如,2018年非洲猪瘟来袭,散户承受不住压力退出,导致生猪市场供不应求,本就开始走高的猪肉价格开始飞涨,2019年,猪肉价格三四个月内从十多块钱涨到了三四十块钱每公斤,年底涨到50元每公斤,人民开始呼唤“猪肉自由”。猪周期一般持续3至4年,扛不过去的,就倒了,扛过去的,就赚疯了。雏鹰农牧就倒在了2019行情高企之前,牧原则在这一年市值超过行业老大温氏。

 

今年1月底以来,猪肉价格下行,春节之后肉更“贱”,部分地区猪肉价格跌破每斤15元,创近19个月新低。猪企又开始坐过山车。所以业内有句话: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

 

最典型的跌落神坛的故事便是雏鹰农牧

 

雏鹰农牧是国内上市最早的生猪养殖企业,比牧原早了4年,比温氏早了5年,当年有“中国养猪第一股”之称,2015年至-2016年,雏鹰农牧净利润连年同比增长超2倍,炙手可热。河南雏鹰农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侯建芳创建的“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也很经典,在侯建芳的老家河南新郑市薛店镇,当地农民主要收入之一就是跟着雏鹰农牧养猪。规模化养猪模式分三种,一种就是雏鹰模式,一种是温氏的“公司+农户”模式,还有一种是牧原的自繁自养模式。可见雏鹰农牧在行业的地位,但挺过了上一个“史上最长猪周期”的雏鹰农牧,却悄无声息地倒在了2018年。当年11月,雏鹰农牧发公告,宣布将以火腿、生态肉礼盒等偿还公司债务的利息,总计2.71亿元,“肉偿”让人哭笑不得。紧接着2019年1月,公司又发公告称:“由于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养猪的把猪饿死了……10月,雏鹰农牧以退市收场。

 

河南雏鹰农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侯建芳反思说:“产业链太长、盲目扩张过于自信,最终成也杠杆,失也杠杆。”2018年6月,一篇质疑雏鹰财务造假的万字长文为导火索,压垮了雏鹰农牧。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雏鹰农牧总资产196.4亿元,总负债182.0亿元,流动负债为149.1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2.68%。“中国养猪第一股”就这样走下了舞台。当年身家不及侯建芳一半的秦英林,接过了“养猪大王”的帽子。

 

养猪最热的时候,有钱的互联网公司、地产公司都一头扎进来养猪。2016年,恒大投资3亿建设110个养猪基地,2018年,碧桂园开始招聘养猪事业部负责人,同样是2018年,京东、阿里、美团开始搞智能养猪。2020年,万科成立食品事业部,开始招聘猪场总经理、兽医、技术员。

 

猪周期下半场,该看什么?其实就是“成本”

 

事实上,在本轮猪周期里,非洲猪瘟就加快这一趋势。非洲猪瘟抬高了成本端中枢,一方面,加大防疫相关投入,如猪舍改造、洗消环节增加等,体现在折旧及三费的提升;另一方面,行业全程存活率下降、三元回交、外购种猪及仔猪等因素也带动了成本提升。

 

以自繁自养为代表的牧原股份来说,包括生产饲料、种猪扩繁、仔猪养肥全过程一体化都是自己做,因此,牧原股份在整个养猪行业中成本是最低的。此前饲料产能位于东北河南等粮食主产区,料罐车运输是其在饲料端的竞争优势,非瘟之后,公司饲料从生产、运输至饲喂全流程智能化控制,以及采用高温灭菌等技术造成成本刚性提升0.49元/公斤。同时,牧原对猪舍进行硬件升级,以及增加人员防疫投入,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成本。非洲猪瘟前公司商品猪完全成本约10-12.5元/公斤,非洲猪瘟后提升至13.1-14.4元/公斤。

 

图片

 

显然,非洲猪瘟带来成本上升对于龙头企业是如此,更不用说对于防控措施不到位的中小养殖场,不仅要承受更大幅度的成本提升,还可能因资金链断裂而遭遇灭顶之灾。同时,非洲猪瘟降低了整个行业的生产效率,但中小养殖场的下降幅度要明显大于头部企业。

 

散户害怕血本无归,大量退出,而大企业通过不断扩产实现规模化,从而降低成本,通过“以量换价”形式,是有可能穿越猪周期,从周期股变成成长股。

 

上市猪股差异的主要来源是仔畜成本差异,从自繁自养和外购角度来看,自己产仔猪的上市公司仔畜成本只有400元/头左右,需要去外购仔猪的成本在2000元/头左右。

 

图片

 

显而易见,外购仔猪带来的后果就是成本上升、利润率下降。如图所示,自繁自养生猪养殖利润随着猪价下降,降低至1500元/头左右,但外购仔猪养殖利润已基本抹平。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天兆猪业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