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内 > 内容

防新冠还是保民生?进口冻肉到底该禁止还是该扩大?

猪好多网2020-08-29 10:36:06

阅读()

能繁母猪能快速恢复的原因之一是大量的三元母猪转能繁,母猪的淘汰量大幅缩减。从时间上看,2019年10月份是能繁母猪存栏的低点,其对应的也正好是母猪淘汰量的一个最低点。
  近两年国内生猪行业充满了戏剧性。从非瘟刚入侵时养猪人被搞得灰头土脸,到猪价一路飘红“二师兄”被奉上神坛,到近期国内猪企频频牵手国外猪企“土猪不够洋猪来凑” ……再到最近进口肉话题频频惹争议:
 
猪肉
  
  扩大进口冷冻肉,是猪不够吃了?
  
  国外疫情这么严重,吃进口肉安不安全?
  
  进口肉会不会对本土的养殖业造成很大的冲击?
  
  防新冠还是保民生?进口冻肉到底该禁止还是该扩大?
  
  下面小编就为大家细细道来:猪是不是不够吃?
  
  猪够不够吃,首先绕不过的就是生猪产能恢复如何。在18年生猪养殖元气大伤之后至今,产能究竟恢复如何?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
  
  农村农业部8月17日更新动态新闻,称7月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增长4%,同比增长20.3%。这是非洲猪瘟爆发以来,连续第二个月同比正增长,7月增幅表观上很大,主要是因为去年能繁母猪存栏在逐渐降低,同比基数比较低的缘故。从绝对数量来看,7月能繁母猪存栏量估算有2600万头,大致与2019年4月份的数量相当(非洲猪瘟暴发的上半场),自今年4月份以来能繁母猪存栏进入恢复平稳期,每月环比增长在4%左右,如果以4%环比推算,到今年年底能繁母猪存栏恢复至3100万头以上,与非洲猪瘟暴发前的存栏水平相当。
 
猪
  
  表面看来,似乎我们的产能已经恢复到非瘟疫情发生前,似乎是大可不必担心猪不够吃,但实际来看呢?
  
  7月增幅表面上很大,主要是因为去年能繁母猪存栏在逐渐降低,同比基数比较低的缘故。能繁母猪能快速恢复的原因之一是大量的三元母猪转能繁,母猪的淘汰量大幅缩减。从时间上看,2019年10月份是能繁母猪存栏的低点,其对应的也正好是母猪淘汰量的一个最低点。能繁母猪能快速恢复的原因之一是大量的三元母猪转能繁,母猪的淘汰量大幅缩减。从时间上看,2019年10月份是能繁母猪存栏的低点,其对应的也正好是母猪淘汰量的一个最低点。
  
  今年以来,从4月份开始,母猪的淘汰量开始逐渐走低,7月份淘汰量同比减少了80%,这其实也说明了今年的三元杂母猪比例大幅提高,一些本该淘的母猪留了下来。但这些母猪性能是不如二元的,一是胎龄,二是生育效率,这些低效的产能会在未来快速地去化,而且很可能会集中地大量淘汰,因此,生猪产能恢复虽已步入正轨,但后续存忧。所以是为防控新冠,禁止冻肉进口?还是为保障老百姓吃肉,扩大冻肉进口?相关部门终究选择了后者。
 
冻肉
  
  冷冻肉到底安不安全?
  
  我们先说结论:人们通过食品或食品包装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性极小。COVID-19是一种呼吸道疾病,主要传播途径是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以及直接接触感染者咳嗽或打喷嚏时产生的呼吸道飞沫。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表明导致呼吸道疾病的病毒是通过食物或食品包装传播的。冠状病毒不能在食物中繁殖,它们需要动物或人类宿主才能繁殖。且并不是随便什么肉都可以进入进口冻肉的范围,国际进口肉类质管水平远比你想的要高。
  
  1.并不是任何国际加工厂都可以输华。经过海关总署批准输华的企业是从国外的众多屠宰场中严格筛选的。
  
  2.并不是国际加工的每一批肉都可以卖到中国。这里需要提到我国超高的进口检疫标准,多高呢,简单来说,比日本和欧盟还要高:日本对含有促生长激素的美国和澳洲牛肉是允许的,但中国是零容忍。
  
  3.每一批卖到中国的进口冻品,都经过国外和国内双重检疫,食品的健康安全得到双倍保障。
 
冻肉
  
  可以作为佐证的是:本次海关发布了对进口肉类、水产品、蔬菜、水果、水生动物、短时或低温运输工业品等货物及其包装和操作环境取样实施新冠肺炎病毒监测,共检测样品32174个,其中货物样品8274个,内外包装样品20833个,环境样品3067个,结果均为阴性。
  
  但仍有疑问啊,那北京新发地不就是冷冻三文鱼再传染吗?
  
  对此,小编再次温馨提示:任何病毒的传播都是有媒介的,且此媒介一定是活着的,任何食品都不能传播病毒。我国即使是在疫情最严重的的时期,也从未发生过任何因进口肉感染病毒的案例。
  
  进口肉会不会对国内生猪养殖业造成影响?
  
  我国城镇化的发展越来越快,消费结构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对猪肉以及肉类加工制品有了更大的需求量。但是受我国土地资源贫乏的限制,我国的生猪养殖与生产成本是相对大的,在很大程度上使得我国的猪肉价格不断的提高。且我国生猪养殖常年受“猪周期”影响,虽说生猪上架生猪期货有望摆脱此种负累,但见成效还有一段路程。
  
  尤其是2019年以来启动的本轮猪周期猪肉价格上涨,速度快、幅度大,还带动了相关食品价格上涨,成为推动我国CPI指数上涨的重要因素,对居民消费及国民经济发展造成一定负面影响。
 
冻肉
  
  对此我国要适当对猪肉以及猪肉制成品进行进口来平抑物价,适当对国外猪肉进行进口,能够使得我国的猪肉价格保持相对的稳定。在国内的猪肉生产过剩,使得猪肉的价格较大幅度的下降,大量猪肉生产商遭受损失时,就要压缩进猪肉进口的规模,从而使得我国的猪肉的生产趋于稳定。也就是说,利用进口这一杠杆来对国内的猪肉市场进行平抑,使之保持相对稳定的生产,本就是一项贸易措施。
  
  我国猪肉进口本身就有自身特点:私营企业占据我国猪肉进口主导地位,猪肉进口市场化程度高。从海关总署统计数据可见,2019年我国从事猪肉进口的企业主要有以下四类,进口数量从高到低依次为:私营企业、外商独资企业、国有企业、中外合资企业。
  
  其中,私营企业进口占比70%,外商独资企业占比16%,国有企业占比7%,中外合资企业占比7%。另外,集体企业也有零星进口,数量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从私营企业、外商独资企业和中外合资企业的进口占比,基本可以说明我国猪肉进口还是以国内需求为主导的市场化行为。
  
  所以担忧进口猪是否会影响国内生猪养殖业的想法大可不必。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已标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删除!
天兆猪业
广告